当前位置:

第八章抬棺而战

猫腻Ctrl+D 收藏本站

    那行文字的字体非常方正,或者说没有什么字体可言,只是笔画的机械组合。

    就像是一道声音没有音调起伏,也没有情绪波动。

    阿大猜到了对方是谁,才会如临大敌。钟李子通过它猜到了对方是谁,自然也紧张无比。赵腊月却没有任何反应,视线很自然地从那行文字上移开,调出星图开始设计航线、监控雷神号机甲的各动力组数据反馈、同时把冉寒冬传过来的数据残余做了一些修复,甚至还让驾驶舱里的机器泡了杯茶。

    光幕上的那行文字在这段时间里再次化作碎片,显现出一个穿着浴衣的少女,有些好奇地看着赵腊月,似乎在猜想她这时候的真实心情,是真的不在乎自己还是在强自镇定。

    赵腊月做完那些琐碎的事情,看了眼外面已经变成小球的星门,用肉眼确定航道无误,端起精致的茶杯,望向光幕上的浴衣少女,问道:“你能进行物理操作吗?”

    井九问过相同的问题,这时候应该在主星的少女祭司微微一笑,给出了相同的答案:“我只能做我能做的。”

    “如果你能远程操控这台机甲,你就让它停下来,如果你能远程操控战舰,那就让它们开炮。”

    赵腊月看着她平静说道:“如果你什么都不能做,那就等着我来见你。”

    这位被星河联盟的祭司们以及大人物们尊称为“那位”的少女祭司,有着非常神秘的来历与背景,但她通过那份卷轴已经了解了很多。

    钟李子忽然觉得身后的双肩包有些沉重——那份卷轴就在里面。

    少女祭司静静看着赵腊月,忽然说道:“我等你。”

    说完这句话,仿佛有一阵风在光幕那边吹过,拂动了她黑色的发帘,紧接着拂动了那件单薄的浴衣,浴衣上的花瓣像蝴蝶一样振翅飞起,化作无数碎片,消失在虚无。

    紧接着,光幕上出现了一些新的数据流动,应该是冉寒冬在尝试重新连接。

    赵腊月暂时没有理会,端起茶杯饮了一口,望向窗外的黑暗宇宙。

    雷神号有着难以想象的巨大身躯,在星门基地就像是一座大山,但来到浩瀚的宇宙中便变得非常渺小,看着就像是一个玩具。

    不远处那艘战舰的残骸,看着就像烧了一半的火柴棍,更远处有两艘战舰正在沉默地后退,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没有对雷神号发起任何进攻。

    三片花瓣在清水里缓慢飘动,偶尔相遇便向着盆沿飘散,悄无声息,就像是三艘战舰。

    那些花瓣上刻着的字清晰可见,真正的信息却隐藏在剑意里,无法看到。女祭司收回视线,望向祭堂天窗外的碧蓝天空,看着雷神号机甲留下来的白色气流,想象着此刻宇宙里的场景,生出很多感慨。

    很多人都知道赵腊月在星门基地,没有人希望她去主星,但她就这样光明正大地开着雷神号去了。

    与当初井九安静等待着被找到相比,她的应对明显更加痛快。

    这大概就叫气势壮阔。

    ……

    ……

    一艘灰白色的战舰看似缓慢地在宇宙里前行,舰首指挥室的巨大光幕前站着一位将军,将军系着一件黑色的大氅,仿佛要与窗外的宇宙背景融为一体。

    巨大光幕被分割成数百个画面,每个画面里都是一个死人。

    街道上那名生化人军官已经变成了一滩浆水,在建筑天台上、小楼窗前、锈迹斑斑的悬崖上散落着数十具狙击手的尸体,别的地方还有数量更多的死者。这些人都是被弗思剑杀死的,有的身首分离,有的眉心出现一个小洞,脸上没有什么痛苦的神情,应该是根本都没有反应过来。黑暗的宇宙里也飘着很多尸体,因为受到了战舰爆炸的波及,死状就要凄惨很多。

    一名军官走到那名黑氅将军的身后,禀报道:“陈司令,第七星区新闻频道不知从哪里拿到了权限,开始播放相关新闻。”

    那名披着件黑色大氅的将军就是现任星核舰队司令陈崖,也就是那位陈屋山的石人。

    从李将军到沈云埋再到西来,现在到了他,怎么看,星核舰队司令这个职位都有些不吉利,但他并不在意。

    看着新闻画面上,巨大的雷神号机甲穿过战舰残骸的画面,听着播音员什么恐怖分子之类的话,他略有些苍老、但线条非常清楚的脸上没有任何情绪波动,淡然道:“青山出来的果然都是些猛人。”

    陈崖的身体与道心都坚若磐石,不会被这些打动,但也生出了与星门女祭司一样的感慨,觉得赵腊月此行确实气势壮阔。

    蝎尾星云的那件大事后,他这样的飞升者们回到各自的位置上,等待着井九死去、然后被发现的那一天,却没想到朝天大陆这么快又有人出来。

    从出现在地底公寓的那一刻开始,赵腊月的行踪便处于整个宇宙的注视之下。

    所有人都知道她就是井九在那个小说里提到过的女娃娃,非常警惕。

    按照安排,他离开前线准备去星门接触这个女娃娃,没想到她忽然要去主星,更没想到的是军方做出了非常激烈而愚蠢的反应,代价便是地底街区里的那些死人以及大气层外变成残骸的战舰。

    陈崖知道这里面必然有问题。

    那名军官请示道:“我们要追吗?”

    “我是石头做的,但脑袋不蠢。”陈崖面无表情说道:“转道去前进三号基地。”

    不管那个叫赵腊月的晚辈做了什么事,对井九是什么态度,终究是青山宗的弟子,他才不会如某些人的心意与她直接对上,因为青山祖师在上。

    ……

    ……

    王右一恒星有六颗行星,其中适宜人类居住、经过彻底改造的第三颗行星便是前进三号基地。去年某个时刻这颗行星上曾经出现过次元空间裂缝,一些生物被感染,导致了数千名人类的死亡。当然在这个新闻的幕后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发生,那就是当那些核弹落下的时候,曹园就在下面,然后他拔出铁刀,斩了一艘巨型战舰,然后就消失了。

    陈崖带着战舰再次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找到他。

    那天在雾外星系,他看着西来死去,生出了一些触动,决意要找到这个使刀的晚辈与对方战一场。

    问题是曹园究竟在哪里呢?别人还真不见得能找得着,毕竟曹园是新一代的飞升者,他们并不熟悉此人的行事风格,就算把井九写的那本小说翻来覆去地看上几十遍也不行。但陈崖与其他人不一样,他有人提供消息,更重要的是他修行的功法与曹园的金身天然相近,所以他确定曹园根本就没有离开这里。

    离王右一恒星最近的那颗行星极其酷热,背面也是如此,最新式的战舰都无法靠近这里,更不要说降落到地表。

    行星的大气层早已被恒星风吹走,当陈崖的双脚落到岩浆般的地表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黑色大氅也没有飘动一分。

    这里是行星背面,烤软的地表正在缓慢地凝固,就像橡皮泥一般。

    “你应该听说过我,我是陈屋山的石人,出来吧,曹园。”

    陈崖的声音就像是风过空山,嗡嗡作响,传遍整颗行星。

    没有人回答他,整个世界就像是一座空山,而且没有风。

    陈崖继续说道:“你可能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只想说井九已经死了,赤松真人也死了,过去的事情与你再无关联,你只需要思考今后的人类。”

    在某片如缓坡般的地方,半流质的地表微微突起,然后缓慢流淌,渐渐变成一座大佛的模样。

    陈崖看着那座大佛说道:“如果井九在那个故事里没有撒谎,那我想人类应该需要你。”

    如岩浆般的山石缓缓落下,曹园睁开眼睛,看着他说道:“前辈刚才说谁死了?”

    陈崖说道:“井九死了。”

    曹园说道:“你在撒谎。”

    陈崖问道:“为何?”

    曹园说道:“景阳怎么会死。”

    陈崖说道:”我给你看样东西。”

    说完这句话,他把手伸向幽暗的光线里,地表的半流质岩石瞬间凝固,形成一条通道。

    一座通体透明的巨棺从通道尽头缓缓飘了过来。

    巨棺里有繁华似锦,有锦鲤,有仙鹤,似真实虚。

    李将军静静躺在里面,仿佛沉睡一般。

    “这是?”曹园问道。

    陈崖说道:“这是纯阳真人的仙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