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章谈

猫腻Ctrl+D 收藏本站

    无论是前面两次暗杀,还是对战舰的调动、对西来与曹园的手段,都证明那个以蝴蝶为图腾的组织在军方拥有超乎想象的影响力。刚才去祭司学院调查的内务处军官,可以说是表态,又何尝不是一种震慑。

    冉东楼沉默了会儿,说道:“你是那个世界的人?”

    井九说道:“你见过别的?”

    冉东楼露出一抹意味难明的笑容,缓声说道:“李将军。”

    是的,现在星河联盟的军方统帅李将军就是一位朝天大陆的飞升者。

    “冬儿小时候偶尔偷听到我与她母亲的一次对话,对那个组织产生了极大的好奇,所以开始暗中调查,其实她根本不知道,在联盟上层这并不算什么秘密。”

    冉东楼看了眼紧闭的房门,说道:“破茧方能成蝶,既然有破茧者,自然便会有蝴蝶。”

    井九问道:“你们不喜欢这些破茧者?”

    冉东楼给出了一个非常明确的答案:“我是祭司派。”

    井九说道:“他可以直接杀光你们。”

    就算星河人类联盟里有很多原生的武道强者,甚至到了冉东楼这样境界,依然不可能是朝天大陆飞升者的对手。他非常清楚那位李将军的境界到了何等程度,还知道可能有更强的飞升者在这边,而且这些人已经与星际文明完全融合。

    冉东楼再次给出明确的答案:“破茧者们想要统治这个世界,需要那位的帮助。”

    主星的女祭司传承最为古老,境界最为高深,受到星河联盟亿万信徒的敬仰崇拜,无人敢窥视其名,只以那位称之。

    井九接着问道:“为什么是我?”

    如果说星河联盟的本土强者不喜欢飞升者,为何会选择他?为何会信任他?

    “神离开前说,会有新的神明来到这里。”

    冉东楼说道:“既然星门女祭司认为可能是你,我为何不试一下?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你很强。”

    井九说道:“好处?”

    冉东楼说道:“你为什么拒绝他们的考察?”

    井九说道:“有理。”

    冉东楼说道:“权限是我的善意,交易是以后的事情,因为那位还没有看过你,如果她认为不是你,我们只能建立私人的友谊,小女会成为你最忠诚的侍者。”

    井九想着冉寒冬的电脑水准,没有表示反对,问道:“什么时候见?”

    “就算你是候选的神明,也只能等待那位的召唤。”

    冉东楼起身说道:“不要在祭司学院住了,你杀了他们那么多人,会有报复发生。”

    井九说道:“不会。”

    那些破茧者,或者说前代飞升者不会因为那艘战舰里的死人来报复他。

    在那些人眼里,星河联盟的这些军人与蚂蚁没有任何区别。

    至于别的报复,他不在意。

    ……

    ……

    回到祭司学院的建筑里,冉寒冬没有离开,很自觉地开始整理楼下的房间。

    “这是怎么了?”钟李子问道。

    “从今天开始,她就是我的秘书,那些杂事你交给她做就好。”

    井九躺到椅子上,神情有些疲惫。

    “你确定没有事情吗?”她有些担心问道。

    离开印海星云后,烈阳号战舰用了七天的时间抵达主星,这七天里井九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是那种真正的睡觉。

    这是非常少见的事情。

    “没事。”井九说道。

    钟李子看着他的眼睛说道:“那你为什么要把帽子摘下来?”

    井九摸了摸耳垂,说道:“有些闷。”

    钟李子看着他手指的动作,说道:“你以前从来不这样。”

    在地下街区公寓的时候,她就注意到他的耳垂有些缺损,看着不像是被利物所伤,更像是石雕崩落了一小块坚石的感觉。

    她曾经问过他痛不痛。他说没有感觉。

    既然没有感觉,为何这几天他会经常摸呢?

    铁壶里的水沸腾了。

    几片茶叶扔进去,很快便泛出淡淡的清香。

    钟李子知道他喝茶就是喝个意思,不在意浓淡,但更喜欢淡些,因为那样好看。

    井九喝了口茶,发现不知道她的手艺变好,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茶水有些顺口。

    他再次注意到铁壶上的花纹有些眼熟,想了想才记起来,在星门祭堂里,自己曾经拟出过画面让那位女祭司看过。

    “老师把花纹样式都记了下来,让主星这边铸的铁壶,就是不确定铁质是不是相同。”

    钟李子现在称星门女祭司为老师,她看到井九终于注意到了这个铁壶还有小炉子,开心地笑了起来。

    井九想着那个坚定认为自己就是新神的女祭司,望向她问道:“你知道了?”

    听到这个问题,钟李子变得有些紧张,犹豫片刻后轻声说道:“老师说……你是新的神明,让我好好地侍奉你。”

    “我不是,所以你不用如此谨小慎微,但也不要想着我带你私奔之类的戏码。”

    井九揉了揉她的脑袋,说道:“就像以前那样就好。”

    红色的头发变得潦草起来,调皮的像首不安分的诗,又像是乱了痕迹的弗思剑。

    以前那样就是在地底公寓那样,在星门酒店那样,在神末峰那样。

    ……

    ……

    接下来,井九一直在这座建筑里等着“那位”的召唤。

    时间缓慢地流逝,仿佛已经过去了很久,实际上才过去三天。

    泰洋主教以及祭司学院的高层都知道那些隐情,服侍的非常用心。

    各种消息源源不断地传到冉寒冬处,再转达给他。

    军部对烈阳号战舰遇袭事件的调查正在深入,舰长被带去了内务处,战舰上的官兵被转移去了某个基地。

    祭堂方面始终保持着沉默,冉家也没有说话。

    第四天清晨天空落了一场雨,祭司学院四周的群山里生出极浓的雾气。

    井九站在露台上,看着那些浓如**的雾气,想起了青山外的云集镇。

    他忽然说道:“我要出去走走。”

    冉寒冬像个秘书一样站在他身边,听到这句话后下意识里想要反对,然后记起来自己的身份,说道:“我立刻安排。”

    “不用安排。”井九回身把茶杯放到她的手里,向楼外走去。

    所谓安排不过是通知祭堂方面,再通知冉家方面,安排相关的出行保障人员。

    他不需要这些。

    悬浮列车带起轻微的风,带着他与冉寒冬离开祭司学院,来到了首都特别行政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