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十八章燃烧的蝴蝶

猫腻Ctrl+D 收藏本站

    赤松真人死前,与井九有过一段简短的对话。

    其中有句话很重要。

    井九说喊赤松真人去接曹园的人就是想他死。

    这个推论有可能是正确的,有可能是错的,但不管是哪种,既然赤松真人要死在他的剑下,整个战舰的人也都会死去,那么他说出来有什么意义?

    因为他知道有人一直与这艘黑色战舰保持着远程联系,正在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事情。

    他杀死了赤松真人,杀死了整个战舰里的人,都可能无法让那人出来,但那句话可以。

    那人如果还要保持自己的道,就需要给出解释,对井九也是对他自己。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当初赤松愿意加入我们的事业,我没有拒绝他的道理。”

    那道平静的声音像钟声一般回荡在渐渐破碎的战舰里:“你不应该杀他。”

    以前曹园说话的声音也像是钟声,只不过有些沙哑难听,就像一口破钟。

    两者相较,井九还是更喜欢曹园的声音。

    “很明显他的刀没有放下过,不然曹园不会举刀砍他。”

    他望向战舰斜上方某处。

    战舰受毁太过严重,早已无法自主调姿,所有事物都已经飞了起来,在空中到处飞舞着。

    那里有一根线缆,连着振动式扩音阀,那个声音就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他没有问对方是李将军还是谁,继续说道:“而且他想杀我。”

    那人说道:“你应该很清楚,我们对你不可能有杀意,不然你怎么敢写那本小说?”

    井九说道:“现在看来我错了。”

    那人说道:“修道者的生命太过漫长,有时候为了寻找意义,有时候为了增强自己,总要迎接一次又一次的挑战。”

    井九说道:“你也接受过考察?”

    那人说道:“所有破茧者必须经过这个过程中,才能成为蝴蝶。”

    井九说道:“只有小孩子才会说这样的台词。”

    那人说道:“来主星吧,我们会见面的。”

    井九说道:“如果见面……”

    他的这句话没有说完,因为通话结束了。

    战舰受毁严重,所有的数据通道全部失效。

    那个线览上的通话器到处乱甩着,不像是迷路的蝴蝶,更像是狂风里的风筝,随时可能会被撕碎。

    井九飞出战舰外几百公里,转身望去。

    黑色的战舰正在慢慢解体,变成数千万块碎片,看着就像是往四面八方缓慢飞去的暴雨。

    在更远处的太空里,另一艘黑色战舰正在进入扭率空洞,大半舰身仿佛消失在虚空里,只有尾部留在外面,四周闪耀着深蓝色的光线,画面很是神奇。

    他转身向烈阳号飞去。

    数千枚核弹还在持续爆炸,有的已经烟消光散,有的还在迸发着强烈的光与热。

    凭借着太空里没有消散的仙气,他没有费力便飞回到数十万公里之外。

    看着那艘曾经参与过对自己暗杀的战舰,不知怎的,他竟然生出了一些亲切的感觉。

    烈阳号的名字与烈阳峡一样,所以对他来说很吉利?

    不,应该还是因为战舰上有亲近的人吧。

    ……

    ……

    “解除警报。”

    “全舰人员注意,战舰待命状态维持中,三分钟后再次进入数据自检。”

    烈阳号战舰里回荡着毫无情绪的机械电子合成声。

    从舰长到参谋军官再到最普通的机修兵,都怔了会儿才醒过神来,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各自的岗位上,开始进行操作。

    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为什么战舰会在星河联盟最安全的航道上、在印海星云的空间通道之前遇到两艘明显来意不善的黑色战舰。只说那两艘黑色战舰的存在便极不可思议——没有编号、没有数位标识的战舰,怎么可能瞒过联盟的眼睛?

    烈阳号战舰官兵带着茫然与紧张的情绪准备迎战,却忽然发现自己的权限被剥夺,战舰不知道落在了谁的手上。

    就在所有人准备迎接死亡到来的时候,却发现战舰的数千颗核弹被尽数投放了出去。

    数千颗核弹依次爆炸,点亮了黑暗的宇宙,变成一条通往远方的道路。

    接着发生的事情,没有任何人能够看明白。

    因为除了那个房间窗前的四个少女,没有人看到那道剑光。

    一艘黑色战舰燃烧起火,就此解体。

    另一艘黑色战舰仓惶逃走,就此消失。

    ……

    ……

    “麻烦让开,我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烈阳号舰长盯着那位主教的眼睛说道:“你在星门基地可能是大人物,但这是我的战舰!”

    “刚才发生的事情证明了,这并不是您的战舰。”

    主教看着他平静说道:“至于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想回到主星之后,祭堂与军部都会进行调查。”

    舰长沉默了会儿,说道:“冉少校呢?我要找她问话。”

    主教面无表情说道:“冉少校正在处理一些非常紧急的事务,我会转告您的话,待她结束后会去找您的。”

    说完这句话,他转身进入了房间,没有再说什么。

    舰长看着紧闭的房门,想着先前那一幕幕惊心动魄的画面,沉默了很长时间,也转身离开了。

    套房最深处的卧室里,钟李子正在替井九穿衣服。

    她看着他有些苍白的侧脸,犹豫了很长时间,终是忍不住问道:“你没事吧?”

    井九嗯了一声说道:“有些累。”

    钟李子知道以他的性情,如果说累那就是真累,而且是极累,不禁有些担心。

    推开房门,她示意江与夏等人先离开,不要打扰他休息。

    江与夏有些犹豫,终究没说什么,牵着花溪的小手出了房间。

    冉寒冬没有走,盯着井九的脸看了很长时间,忽然问道:“你真的是……新神?”

    井九没有理她,躺到了椅子上。

    钟李子望向冉寒冬,毫不客气地说道:“麻烦你出去。”

    冉寒冬有些依依不舍地看了井九两眼,只得走了出去。

    钟李子回过头来的时候,发现井九已经睡着了。

    他的脸色有些苍白。

    她坐到椅子边,有些怜惜地摸了摸他的脸。

    今天是她的生日,才会去与他说那些话,还想邀请他共进晚餐,像在公寓里那样,只是可惜遇到了这些事情。

    她望向窗外,清秀的眉眼被照亮。

    几千颗核弹有的熄灭了,有的还在燃烧。

    黑暗的宇宙里仿佛生出无数朵烟花。

    又像是燃烧的蝴蝶。

    ……

    ……

    (第八卷结束)

    附在最后的话:最近真是在写自己喜欢的东西,所以这一卷写的非常开心。谢谢看到这里的朋友,因为很明显我们的开心是一样的,后面还有三卷或者四卷内容,我也会开心地写的,下一卷的卷首词也很好看,请大家欣赏。再就是最后核弹放礼花的梗……记得好久以前有人嘲笑网络小说里的奇葩段子,说某公子为了讨小姐欢心放了几颗核弹庆祝她生日,何其可笑。我当时看着就不服。不就是放几颗核弹嘛,那算啥~想当年易天行是怎么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