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十六章一舰西来

猫腻Ctrl+D 收藏本站

    最新网址:昨天因为失误,被迫心疼地更了两章,很多朋友说,今天我肯定会断更,哼哼,我是……这样的人,但我也不断!从四月份坚持到现在,我容易嘛我~反正下个月肯定是要停更休息的,鬼脸~一会儿就去把前面两章里的那些说明删了。)

    ……

    ……

    没人能从这台被埋在泥土里的破旧机甲上看到美与艺术,除非那人是从事相关行业的人。

    女祭司不需要靠艺术品增值来获得利益,但毫无疑问是位真正的艺术家。她看着玻璃箱子里的那台机甲,轻声说道:“如果它能动起来肯定很漂亮,就是不知道是什么颜色的。”

    “白色。”井九转身向秘密库房外走去。

    女祭司很吃惊,看着他的背影问道:“您真的确定是白色?”

    话刚出口,她便觉得这对神明何其不敬。

    井九没有停下脚步,也没有生气,说道:“确定。”

    来到博物馆门口,到了分别的时刻,女祭司行礼相送。

    她抬起头来的时候,看到那个穿着蓝色连帽衫的少年已经走过街道,汇入了人群中。

    ……

    ……

    伴着轰隆的声音,烈阳号战舰离开地面,破开大气层向上而去。

    最开始的天空是蓝色的,出去后便变成黑色的。

    那是无边无际、空旷寒冷的宇宙。

    虚拟重力需要引力场发生装置,昂贵而且没有必要,联盟舰队里绝大多数战舰采用的依然传统而廉价的方式。

    如果从远处望去,烈阳号战舰就像一个不停转动的钻头,仿佛要把黑暗的宇宙钻出一个眼来。

    无数颗燃烧的火球隔着极遥远的距离依次出现,成为视线里极小的光点。

    这个空间太过广阔,超出任何智慧生命的想象边界,于是当他们身处其间、回望自身的时候,难免都会生出一种渺小的感觉,继而生出极度的空虚与恐惧。

    对现在的人类来说,这种空虚的感觉会少一些,但恐惧感却会更加强烈而真切。

    因为他们知道,在看似空无一切的宇宙空间的另一面里,有着难以计数的暗物质。

    那片暗物之海的浪花随时有可能突然出现在宇宙里,把这个世界的光明浸染成黑暗,生出那些带着毁灭意味的怪物。上一代的人类文明发达到了那种程度,还是因此而毁灭,这个时代的人类又如何能够摆脱这份阴影,除了喝醉的时候?

    晶态引擎的嗡鸣声消失了,地板的轻微颤动也消失了,战舰进入了平稳的飞行状态,三千多名官兵解开束缚带,或者开始休息,或者开始准备接班。

    烈阳号战舰舰长离开控制室,向着通道深处的1区走去,神情有些凝重。

    军靴落在地板上,发出响亮而清楚的声音,就像军队里的阶层与权限,十几名穿着副轻型战斗装甲的战士,看到舰长纷纷行礼。来到某个房间外,他沉默站了会儿,轻轻地敲响了房门。

    房门缓缓开启,露出一张可爱而懵懂的小脸,正是当初参加过女祭司征选的花溪小姑娘。

    看到舰长的肩章,花溪睁着大眼睛,想了会儿才醒过神来,赶紧把他请了进去。

    舰长有礼貌地点头致意,在花溪的指引下,来到套房的客厅处,走到那名红发少女身前站定,摘下军帽,躬身行礼,说道:“我是烈阳号舰长安善相,欢迎您乘坐我们的战舰前往主星,路线星图我稍后便会传给主教,您有什么要求请直接吩咐。”

    钟李子还是很不适应一位舰长对自己如此尊敬,得到江与夏的提醒才流露出合适的微笑,说道:“辛苦了。”

    安善相舰长没有做更多停留,向江与夏以及三位主教点头致意,便退了出去。

    那天夜里向祭堂发起激光集群射击的便是烈阳号战舰。

    新任女祭司乘坐这艘战舰去主星,这个安排怎么看都有些诡异。

    “调查还没有结束,但那天的事件与烈阳号战舰本身没关系,而且那个嫌犯不是已经被处死了吗?不用太担心。”江与夏走到钟李子身边轻声说道。

    那位守二都市主教也是如此看法,向套房最深处看了一眼,心想如果不是确定没有问题,那位也不会同意这个安排。

    这间套房处于烈阳号战舰的舰首稳定区域,不会随着舰身转动而动,模拟重力堪称完美,与地面没有任何区别。

    套房最深处是一个极大的空间,前方是一道如墙般的透明玻璃,窗的前方便是宇宙。

    宇宙里有万千星辰,房间里有一把躺椅。

    星门大学酒店露台上的那把躺椅。

    井九躺在椅子上。

    一身军装的冉寒冬站在他的身边,看上去就像一个秘书。

    “烈阳号被调回主星接受调查,刚好顺路,不需要担心安问题。”

    她注意到井九看着窗外的宇宙,视线非常专注。

    井九忽然说道:“如果对方直接摧毁这艘战舰,能有几个人活下来?”

    “没有可能……基本上。”冉寒冬想着对方的那些手段,沉默了会儿,继续说道:“权限在摩天轮里,但我要提醒小心一些,不然会被察觉。”

    说完这句话,她便转身离开了房间。

    井九静静看着窗外,手指上的戒指散发出微光,拿到了军部的权限。

    就算冉寒冬不提醒,他也不会尝试用这个权限进入军网的核心。

    那个如幽灵般的存在,应该就在那里等着他。

    他要做的事情是通过权限完控制这艘烈阳号。

    一个黑色双肩包静静搁在躺椅下。

    他从里面取出一张纸与笔。

    那张纸有些旧了,边缘微微发卷,上面写着几个词。

    “年……机器人……标准时间……日食……人工智能……”

    他看着纸上的这些词,沉默片刻后,用笔在上面又添了两个词。

    “蝴蝶。”

    “有灵魂的超算核心。”

    最后他的视线落在了标准时间这个词上。

    按照星河人类联盟的标准时间,他来到这个宇宙已经过了七十多天,在星门基地停留了一百多天。

    这段时间足够西来与曹园出来了。

    以谈真人的性情,肯定会往某处一躲,相信再难被谁发现。

    这两个家伙呢?

    雪姬没有消息,为何他们也没有半点消息?

    ……

    ……

    人类所在的星系被称为星河。

    星河系有着极常见的姿态,伸出了数根星臂。

    盘参星臂的最前端极细,只有数颗恒星,其中最为偏远的那颗恒星拥有一颗叫做林登的行星。

    这颗行星环境很是严酷,大气层很稀薄,按道理来说不适合人类长时间居住。

    但最早期的探险队在林登行星上发现了十几种极其珍稀的矿产,于是轰轰烈烈的环境改造便开展了起来。

    环境改造离成功还有非常遥远的距离,采矿则已经提前开始了很多年,行星表面到处都是采矿机械留下的巨洞,隔一段时间便会有巨型的运输舰落下。

    矿区事业部是人类生活的地方,看上去就像一个倒扣的巨大玻璃碗,在里面的人们看着就像是培养棚里的蔬菜,脸上满是无所事事的麻木神情。

    事业部的宿舍也像人们的表情一样无趣,方方正正的像无数个盒子堆在一起,因为恒星光线太弱的原因,窗户没有什么意义,所以都很小。

    某个房间的窗户被油腻的机装布完挡住。

    房间的主人不是怕太阳,而是不想房间里太亮的光芒被外面的人看到,从而引起怀疑。

    房间里有三面电视光幕,有七个电脑,屏幕都是亮着的。

    无数的文字与画面在那些电视光幕与电脑屏幕上闪过。

    一个穿着工装布的中年男人坐在角落里,身姿笔直,面无表情,一动不动,就像是座石雕。

    十道光幕上的文字与画面,尽数落在他的眼里。

    就算有人这时候进来,可能都无法注意到他的存在。

    通风恒温系统的风吹到了角落,拂起了衣袖。

    断臂的中年男人自然就是西来。

    像井九一样,飞升后来到这个世界,他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学习。

    清晨时分,一个电视光幕的画面变成了健美减肥操。

    西来知道接下来别的电视也会变成类似的节目,站起身来,直接断掉了电源,走到窗前拉开油布,望向行星表面。

    这颗行星的自转方向由西向东,远处那颗无精打采的恒星正在东面慢慢地爬起来。

    这个世界真的很大,而且很奇怪,他认真学习了几十天时间还是没有完理解。

    比如电视上的那些女人都喜欢穿紧身衣服,明明那么不舒服。

    那些工人很喜欢喝酒,明明那么穷。

    那些军人很喜欢吹牛,明明那么弱。

    他不知道这时候有一艘战舰正从林登行星的西方缓缓驶入大气层。

    那艘战舰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引发任何警报,明明那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