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十五章再一次离开

猫腻Ctrl+D 收藏本站

    接下来,井九的表现证实了钟李子的猜想。

    他站在窗前望向夜空里的星河,忽然说道:“我想睡会儿。”

    哪怕是铁打的人,不眠不休地连续玩了九天游戏,肯定也会很累。

    钟李子这般想着,却吃惊地发现井九走进了卧室,躺到了床上。

    她吃惊的原因当然不是因为那是她的床,而是因为井九向来只躺在露台的椅子上,没有进过卧室一步。

    更令她意想不到的是,井九躺到床上没过多长时间,竟然真的睡着了。

    没有鼾声,也没有磨牙声,但她知道他是真的睡着了。

    这与在地下街区公寓里、在露台上,他闭着眼睛的时候并不一样。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钟李子打开游戏舱,有些庆幸地发现井九没有完全退出互动系统。

    她按照说明书,选择了第三者体验模式连上系统,开始回放。

    一个崭新的世界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青翠的山峰,无尽的云海,暮色中的海洋,所有的一切都显得那般真实,却又那般虚假。

    之所以说虚假,那是因为比想象还要美。

    说真实,是因为人类想象里的仙侠世界大概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可以想见漩雨公司为了《大道朝天》这款游戏投入了多少资源。

    她当然看过原著,好奇看着眼前的画面,猜测那是书里的何处。

    渐渐的,那些陌生的风景与书里的那些地名一一对应起来。

    原来这里就是青山群峰。

    原来这就是朝歌城。

    原来这就是果成寺。

    原来这就是三千院。

    远方那片茫茫的白色就是雪原?为什么看不到那座孤峰呢?

    除了风景,更重要的当然是人。

    钟李子跟着井九的角色去了很多地方,看到了很多人。

    她这时候才发现,井九居然选择的是单人模式,没有与内测玩家进行一次互动。

    他去那些地方看到的那些人,全部都是游戏里的角色。

    而且,他没有与那些角色说话。

    按照游戏内测的程序设计,玩家不主动与游戏角色互动,游戏角色只会静静地看你几眼,便不会理你。

    井九似乎不在意这些。

    他只是要在这个世界里找到那些人,然后在他们的身边坐会儿。

    这样就好。

    他在三千院听琴。

    他在果成寺听钟。

    他在青山听了一夜的猴子叫。

    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他的身边都会有不同的人。

    血色的飞剑染红了天空。

    翠绿的青竹幽静了洞府。

    云海之上,一双大长腿不停地荡着。

    风雪不歇,道殿的窗户开着。

    紫色的花也在太常寺里开着。

    骨笛声声残。

    这些时候,他的身边也有人。

    钟李子睁大眼睛看着那些人。

    她知道那些人是谁。

    她生出一些不好的想法。

    这个时候,晨光照亮了三千院。

    ……

    ……

    游戏舱门打开。

    晨光落在远处的海子上,也照亮了酒店的窗户。

    钟李子揉了揉眼睛,有些微红。

    她用一夜时间看完了九天的回放,有些疲惫,也有些动情。

    手环微微振动,弹出光幕,那是一封来自漩雨公司的邮件,由总裁先生亲自签发。

    她看完那封邮件,走回套房时发现井九已经醒了。

    他像往常一样,躺在露台的椅子上,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也没有在卧室里睡一觉。

    “漩雨公司那边说你做的初设太完美了,内测玩家很激动,问你愿不愿授权给他们。”她轻声问道。

    井九心想如果涉及肖像权,应该问那些人才对。

    有些人已经死了,更多的人还活着,只是……离开朝天大陆已经一百多年,不知道又死了几个。

    钟李子见他有些走神,轻轻嗯了一声。

    井九醒过神来,说道:“随便用,将来有麻烦,别怪我。”

    钟李子心想这有什么麻烦,你这几天真是怪怪的……犹豫片刻后说道:“你还好吗?”

    井九看着快要跃出地壳的朝阳,嗯了一声。

    钟李子鼓起勇气说道:“我知道那个故事是你写的,你对里面的人物都很有感情,但是……你也不要太过执着,入戏太深。”

    井九回头看了她一眼,问道:“你想说什么?”

    “我担心你分不清楚真实与虚假。”

    钟李子有些紧张地搓了搓手,说道:“就算再真、再有感情,那些人也是你想象出来的,不是真的。”

    现在的游戏舱做的越来越好,尤其是新型的游戏舱,各种体验非常逼真。那些精神方面本就有缺陷的人,在游戏里停留的时间过长,很容易分不清楚现实与虚拟世界。

    井九面无表情说道:“我又不是疯子。”

    “可是你在里面和那些角色坐着也不说话,看着好怪。”钟李子低声说道。

    井九说道:“也许在这个世界里他们是虚假的,但在别的世界里他们是真实存在。”

    钟李子听不懂这句话,好奇问道:“你和前代神皇坐了一天,和柳词坐了一天,和元骑鲸坐了一天,和太平真人坐了一天,和禅子坐了半天,和神末峰的弟子们加上卓如岁坐了半天,还和一个不出名的老和尚坐了会儿,最后和连三月坐了三天……可是书里的井九与赵腊月关系最为亲近,你怎么不与她多坐会儿?”

    井九心想小腊月肯定是要出来的,到时候在这个世界里自然会相遇,着什么急?

    钟李子见他再次沉默,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转身去了洗手间开始洗漱。

    热水带起的轻雾再次朦胧、美丽了那张脸。

    她一边刷着牙,一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终于下定了决心,转身便出了房间。

    “过些天我就要去主星了。”

    刷牙的时候说话,总是会显得很含糊,不容易被听清楚。

    很明显,她是想用这种方式掩饰自己的情绪。

    这些天,她的紧张与不安也与这件事情有关。

    如果就此分别,不知何时再见。

    想要问问你今后的打算,你却在玩游戏,唉。

    井九说道:“一起。”

    钟李子怔了怔才醒过神来,确认自己听的没有错,眼里满是惊喜,拿着牙刷说道:“你也要去主星?”

    井九嗯了一声。

    钟李子知道他去主星肯定不是为了陪自己……至少不可能全部是为了陪自己,好奇问道:“你要去做什么?”

    “找一个人。”井九说道。

    钟李子知道他一直在寻找谁,吃惊说道:“那人居然在主星?你真找到他了?那接下来怎么办?”

    井九想着在广场上的那一枪,祭堂前的暗杀,毫不犹豫说道:“杀了他。”

    钟李子想到九天前的那场对话,险些又把嘴里的沫子喷了出去。

    井九及时说道:“不要。”

    钟李子赶紧闭嘴,竟是把那些沫子咽进了肚子里。

    ……

    ……

    守二都市的博物馆和美术馆今天忽然临时闭馆,所有参观的民众都被极有礼貌、却又不容拒绝地请了出去。

    据说是管理局某个部门要做消防演习,所以没有提前通知。

    看着广场上那些有气无力的泡沫,被赶出来的民众们纷纷摇头,满腹怨气,心想肯定是什么大人物来了。

    有人听着四周的抱怨,说道:“能用消防演习做一下遮掩,表明他们也知道不妥,我们还能有什么不满呢?”

    是的,不要说这些被浪费了半天时间的参观民众,就连博物馆和美术馆的馆长以及所有职员都被赶了出来,也不敢有任何不满。因为他们知道,今天来参观的是女祭司。

    守二都市的博物馆与美术馆在星河人类联盟里拥有极重要地位,甚至不在主星之下。

    因为星门女祭司负责传承的便是艺术。

    这两家馆直到今天仍然属于祭司公共财团所有。

    “与权力相对应的是义务,很多前贤都这么说。”

    女祭司站在井九身边,轻声说道:“有时候我也会想,女祭司们为何不能把记得的远古文明知识都传出来,这是不是对人类的一种不负责任,毕竟在某些人看来,女祭司的这种行为更像是为了维护自身地位的一种要挟。”

    这个话题并不深刻,但很深入。人类社会很多學者讨论了无数年,争论了无数年,女祭司一脉承受着极大的道德压力,却从来没有给出过解释。现在看来,甚至就连女祭司自己都不知道这条规则的来源。

    她很想得到神明的教诲。

    井九没有这种兴趣,从那幅向日葵的油画里收回视线,说道:“真迹在主星?”

    “是的。”女祭司很自觉地没有再问,说道:“应该是在某处远古文明遗址里,只有那位知道。”

    不管是星门女祭司或者是别的任何星球的女祭司,提到主星的女祭司时都会用“那位”这个代称,听着有些奇怪。

    井九转身向博物馆那边走去。

    ……

    ……

    博物馆比美术馆更加幽静,可能是因为这时候已经深在库房厚墙之后的缘故。

    看着那台被装在巨大玻璃盒里、被泥土埋葬了一半身躯的远古机甲,女祭司的神情很平静。

    她当然知道这件博物馆最重要的藏品,对井九能够找到它也不意外,轻声介绍道:“每个祭司传承都会有一个最重要的远古遗存,这台机甲便是星门祭司序列的。”

    井九静静看着那台机甲,看了很长时间。

    他觉得这台机甲很像一朵花,只要养在泥土里,某天给些水份便能重新盛放。

    相反,美术馆里的那幅向日葵更像是一台机甲,带着一些蛮不在乎的狠劲儿。

    “发现这台机甲的远古文明遗址在三凌星域,通过年代判定至少是二十三万年前的工业产品,机甲表面损毁严重,漆皮掉完了,在没有特别合适的保存方法之前,只好连同周边环境一起屏蔽,就是您现在看到的这个玻璃箱子。”

    女祭司继续轻声说道。

    井九问道:“就发现了一台机甲?”

    “远古文明与我们现在相隔太过遥远,再耐腐的合金也很难保存到现在。”

    女祭司看着巨大玻璃箱子里沉睡的机甲,眼里流露出同情的神情。

    井九有些不解。这台机甲损毁的确实很严重,但能看出外形,里面的构件也都还算完整,如果真是二十三万年前的产品,为何能够坚持到现在?要知道漫长的时光连聚魂谷底的大妖骨骼都能轻易地变成粉末。

    女祭司说道:“发现这台机甲的远古文明遗址有些特殊,据猜测应该是一位皇帝陵墓,极其宏大,深在地底,与外界隔绝做的非常好。”

    井九看着玻璃箱子里的机甲,更加不解。

    远古文明比现在的星河联盟科技水平要高很多,这台机甲则非常落后,用的还是湍流多引擎设计。

    要知道就算是星河联盟,也早在两千年前完全放弃了这种落后的设计。

    为何远古文明的皇帝会让这台落后的机甲陪葬?

    而且为何这台机甲会由传承艺术的星门女祭司一脉保存??

    “当年在主星的时候,那位对我解释过,她说……”

    女祭司看出他的不解,想着三十年前的那段往事,轻声说道:“这台机甲本身就是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