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十二章醉里挑灯背书

猫腻Ctrl+D 收藏本站

    钟李子把那杯谷物烈酒灌进了肚子里,险些被呛着,咳了两声,小脸通红。

    江与夏从桌上拿起手帕,准备替她擦掉唇角的酒渍。

    宾客人群再次发出一声惊呼,甚至角落里某处传来了掌声,明显大家都震惊于这名红发少女的酒量。

    钟李子看着江与夏甜甜地笑了笑,然后身体往前一倾,脑袋重重地撞到了酒桌上,发出啪的一声闷响。

    还是没有意外或者说奇迹发生。

    就像井九曾经想过的那样,这个宇宙的修行功法不能让人无法喝醉,至少在观火境与流金境的时候。

    从这方面来说,确实有些没用。

    江与夏吓了一跳,赶紧去察看她的情况。

    一名女官走了过来,检查了一下钟李子的身体,确认没有大碍,示意江与夏不要理会,继续参加考核。

    祭堂大殿在钟李子醉倒的那一刻,发出嗡的无数声惊呼,紧接着是无数窃窃私语,某些地方还传来了抑制不住的笑声。

    不同的人对同样的事自然有不同的看法。

    夏先生收到那名女官确认无事的手式,继续面无表情地站着。

    漩雨公司总裁看着那个醉倒的女孩,却想到了更多的事情岳父大人的酒量也极差、妻子也极差,不然当年也不会被自己哄着拿了结婚证……难道这就是所谓遗传?

    电视机前的惊呼声也有着不同的情绪,大部分都是意外与同情,地下街区烧烤摊上的惊呼声更是充满了震惊与担心。

    “我就说吧!”烧烤摊老板愤怒地摘下帽子,砸到地上,指着电视说道:“就连醉倒的角度、力量、声音都一模一样!我说她明明不能喝酒,这次却要考什么喝酒,是不是上面的人故意针对我们?”

    ……

    ……

    “不止粗鲁,而且完全无自知之明,居然这样就被淘汰了。”

    莫衷唇角微翘,一抹冷笑偶现即隐,端起手里的红酒杯缓缓饮着。

    江与夏确认钟李子没有大问题,坐回自己的桌上,端起一个瓷杯认真地品味一种米酒。

    花溪睁着大大的眼睛,好奇地看着那些酒瓶,每样都往玻璃杯里倒一些,也不知道是想调出什么味道的酒液来。

    因为钟李子醉倒引发的混乱很快便平息,人们的视线再次落到这三位黑发少女的身上,心生赞叹,心想果然不愧是世家子女、这次征选的最大热门,便是喝酒如此简单的事情,也各有其美。

    没过多长时间,莫衷换了三个杯子,喝了三个杯底的酒,便第一个停了下来,露出一抹自信的微笑。

    她觉得这次的考核就是要观察候选者的自控能力。

    陆续又有一些少女放下手里的酒杯,表示到此为止。

    江与夏还在喝,举杯的速度不快不慢,非常平稳,自然有一种美感,令人赏心悦目。

    花溪还有些稚气的小脸已经变得通红,几种不同种类的酒水混在一起,味道不见得差,却是更容易让人醉。

    她忽然举起衣袖,遮着小脸,打了个酒嗝,然后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看众人,小脸变得更红。

    观礼宾客人群里响起一阵善意的笑声。

    ……

    ……

    大概半小时后,随着一位酒量最好的第三裂谷军事基地少女放下酒杯,今天的最后一项考核正式结束。

    令莫衷与某些少女不满的是,直到最后,祭堂方面都没有宣布钟李子以及另外两名醉倒的少女被淘汰。

    她们都已经醉成了那样,为什么还没有失格?

    夏先生与一位主教低声说了几句话,走到大殿中间。

    祭堂里的议论声就此消失,所有人都等着他宣布最后的结果,至少是这一轮考核的成绩。

    令人意外的是,夏先生并没有这样做,而是宣布……考核正式开始!

    随着这句话,那些教士与女官从大殿两侧的石柱后如潮水般涌来,以极快的速度把那些酒瓶与酒杯取走,同时拿回来了那些神學典籍放在了桌上。

    每个桌上放着的神學典籍都是少女们先前曾经看过的,没有任何错乱,很明显祭堂早就准备好了这一刻。

    看着这幕画面,人群再次发出惊呼,有些后面的人更是忍不住站了起来。第一项考核记忆力的时候,不管是祭堂里的人们还是电视机前的观众都觉得太过简单、没有任何意思,原来竟是在这里等着!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中间还有那位冉寒冬主持的武道考核,再加上这时候少女们喝了这么多酒……她们还能记得典籍里的语句内容吗?

    少女们听清楚了夏先生的话,受到了极大的精神冲击,加上先前的酒精影响,有好些人再无法保持恬静的模样,脸上流露出紧张的情绪。有些少女更是忍不住向看台望去,想要找到自己的家人或者學校,从他们那里得到一些信息。

    莫衷看着四周的混乱景象,唇角再翘,露出一抹自信的微笑,心想自己记忆力超群,而且刚才根本没有喝什么酒……

    就在她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站在她面前的那名教士面无表情问道:“浅理篇第四条第二行之东山教士解释,对神明的三定义为何?”

    ……

    ……

    别的少女们也在接受这样的询问。

    在第一项考核的时候,她们刚刚看完分给自己的那本神學典籍,记忆非常深刻,回答的毫无凝滞,这时候却纷纷卡住了。

    冉寒冬的威压打击与酒精的双重作用,对她们的记忆唤醒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没过多长时间,便有几名少女因为连续答错了三次被宣布淘汰。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少女离开了座位,甚至在长道那边隐隐传来了一些哭声。

    ……

    ……

    江与夏微低着头,神情平静,睫毛不眨,不知道在想什么。

    有些人以为她像别的候选少女一样,忘了典籍里的内容,不禁觉得有些遗憾。

    她抬起头来,望向身边还醉倒在案上的钟李子,在心里发出一声叹息,开始轻声回答身前教士提出的问题。

    李子看来是不行了,那就还是自己来吧。

    她自幼受的教育、唯一的理想便是成为女祭司,虽然随着年龄的增长,出于某些方面的逆反心理,与这个理想渐行渐远,但依然视其为不容染尘的珍珠。

    她不想当女祭司,但更不愿意这个圣洁而庄严的位置,落在那些人的手里比如莫衷。

    江与夏的答案非常准确,一个字都没有错,如泉水一般极其顺畅地从她唇齿之间流出,落在所有人的耳中。

    那位考察她的教士,眼里流露出赞叹的神情。

    花溪答的也很顺利,虽然因为喝了酒的缘故,语速变得有些慢,声音有些奶声奶气,却也找不到任何错处。

    负责考察考察她的女官,眼神越来越柔和。

    有些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最自信的莫衷反而一开始就错了一个字。

    浅理篇东山教士的神明三定义本就极为偏门,她在之前的准备里也没有看过,这时候又过于放松,一开口便把“神明并非一切事物的源头,而是一切事物的对焦。”这句话的前后半段给背反了。

    好在要错三次才会被淘汰,她收敛心神,认真回忆先前背好的内容,终于没有再犯什么错。

    随着时间流逝,只剩下了十几名黑发少女通过了考核,留在了场间。

    除此之外,便是那个一直还在醉着的红发少女。

    那位守二都市的主教走了过来,看着站在红发少女桌前的教士面无表情说道:“怎么还不开始?”

    那名教士无奈说道:“人都没醒,怎么考?”

    那位主教走到钟李子身前,把手指伸到她的鼻前。

    人们看着这幕画面,很是无语,心想难道还怕她醉死过去吗?

    这个时候,钟李子悠悠醒了过来,一身酒气,满脸茫然,完全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主教把最后一项考核的内容告诉了她,转身向远处走去,悄无声息擦掉了右手上涂着的秘制膏药。

    钟李子醉意稍减,头痛未去,捂着额头,愣了会儿才想起来主教说的内容,不由发出一声惊呼。

    那名教士也不能再拖时间,直接开始了询问。

    钟李子哪里还顾得上江与夏提醒自己的那些仪态问题,盘膝而坐,高举右手,左手捂额,大声喊道:“等会儿!等会儿!”

    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整个星球的人们都在看着她。

    漩雨公司总裁再也无法安坐,身体微微前倾,脸上流露出来紧张的神情。

    无数电视机前,不知多少民众在给她加油。

    地底街区的夜市烧烤摊旁,围满了人,人们紧张地握着拳头,不停地喊着:“醒醒!”

    钟李子忽然深深地吸了口气,收回双手,从手腕上取下发绳把满头红发束起,然后伸手在青瓷钵里捧了一把水淋在脸上,用力地搓了两下。

    水珠在青春的脸上滑落,就像刚刚闯过一场暴雨,一片花瓣留在上面,很是好看。

    她看着那名教士,就像看着自己过去的人生,大声喊道:“来吧!”

    ……

    ……

    看到这里的时候,井九就没有再看了,起身向着灰色幕布的那边走去。

    他知道故事的走向会是怎样。

    这与他曾经写过一本两百万字的小说无关,只不过是因为正在发生的这个故事与他有关。

    他留在这里看了这么长时间,主要是担心钟李子喝的太醉,直接吐了出来,晚上回酒店不好处理。

    祭堂里的宾客、候选的少女还有电视机前的观众不知道这个故事会怎样发展。

    无数人怀着各种情绪看着那个红发少女。

    钟李子的声音有些沙哑,明显是酒精的作用,开始的时候有些不顺,经常说几个字便会卡一下,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不知道是酒劲儿下去了些,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她回答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流畅,竟是表现的非常出色。

    江与夏在一旁看着她,眼睛明亮至极,满是惊喜与骄傲。

    莫衷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花溪的大眼睛里则充满了佩服的情绪,在她看来,这位红发姐姐能背出这些难懂的句子倒不算什么,关键是她居然想着用青瓷钵里的花瓣水洗脸,真帅气啊……

    随着问答的进行,祭堂里的惊呼声越来越大,观礼的宾客们是真的没有想到,这个来自地下街区的女孩居然真的做到了!

    漩雨公司总裁微微点头,很是欣慰,心想果然不愧是董事长的……看中的孩子。

    祭堂外的草原上传来阵阵欢呼声,无数个家庭里的电视机前,那些因为各种原因选择支持钟李子的人们兴奋地挥舞着拳头,孩子们不停地跑来跑去。

    新世學院的食堂更是乱了套,钟李子那些曾经的同學们不停地拍打着桌子,发出意味不明的喊声。

    地下街区那位游戏厅老板盯着电视光幕,忽然一脚踹了过去,把那个小偷踹翻在地,吼道:“给我滚!”

    夜市烧烤摊旁到处是麦酒瓶,烧烤摊老板拿着酒瓶不停与人碰着,就连不怎么喝酒的丹先生也拿了个小瓶蒸馏酒缓缓饮着。

    他常年在不见天日的操作间里蹲着,身体不怎么好,没喝两口便已经有些眼神迷离,喃喃说道:“了不起啊了不起,不愧是教授的女儿,只是那个教授也太蠢了……”

    ……

    ……

    确认自己答对了所有的提问,没有一处错漏,钟李子稍微放松些,被强行压下去的醉意再次上涌,被水浇冷的脸颊也再次开始发热。

    考核至此似乎就结束了,那些祭司家族的女官与教士来做最后的问话,好像是要做什么登记。

    那些女官与教士的声音很轻柔,却像是有某种魔力,可以让人觉得异常亲近,恨不得把什么事情都告诉他们。

    现在场间还留下了十来名少女,大部分都是酒意未褪,在这些声音的引导下,便开始回答对方的问题。

    莫衷知道这才是真正的最后考核,不管女官问什么,她都只是微笑不语。

    江与夏也在微笑,却是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说,那位女官没有得到任何想要的答案。

    钟李子酒劲儿又上来了。

    她不停地掐着大腿,强自保持着清醒,心想可不能倒在最后一步。

    询问她的是一位教士,那位教士看着她温和问道:“你可以不回答我的问题,但我建议你回答。”

    钟李子有些含混地嗯了一声。

    那位教士轻声问道:“你最好的朋友是做什么的?”

    钟李子心想井九有那么多秘密,说不定还背负着血海深仇,这怎么能说,非常坚定地摇了摇头。

    那位教士接着问道:“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

    钟李子心想井九有那么多秘密,说不定还背负着血海深仇,这怎么能说,非常坚定地摇了摇头。

    那位教士又问道:“你最大的秘密是什么?”

    钟李子心想井九有……噫……为什么自己好像刚刚才想过这句话。

    那位守二都市主教给她用的药效渐过,她这时候醉意渐起,神智有些不清,傻笑着摇了摇头。

    那个叫做花溪的小姑娘也喝多了,对着面前的女官傻笑。

    观礼的宾客们看着这两个傻笑的少女,觉得好生有趣,忍不住也笑了起来。

    一时间,空旷而庄严的祭堂里充溢着欢馨愉快的气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