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十八章真正的新生

猫腻Ctrl+D 收藏本站

    要说女祭司苦不苦,问谁最清楚?当然是她自己。

    女祭司拥有着星河联盟最高的地位、受到世人敬仰,不需要做任何祈福之类的事,只需要偶尔出席某些重要场合,甚至可以随意选择时间度假,除了不能做那些危险的活动——比如参加恒星风暴近距离观赏旅游团。

    这听上去简直是最完美的生活。但事实上,女祭司需要學习很多远古文明的知识,然后每天不停地重复记忆,确保不会忘记,哪里有什么时间与精神享受人生?

    在普遍基因优化的现在,星河联盟的普通人都可以活一百多岁,今天井九看到的那位女祭司可能四十不到,生命力便已经虚弱到了极点,需要挑选接班人,不就是因为常年要承受这种精神损耗?

    钟李子想做女祭司,能不能承受这种压力?在漫长的岁月里,想必很多女祭司出了意外、或者选择了放弃,那一脉的远古文明知识便就此消失,她会不会成为下一个?井九本以为最重要的问题是,女祭司可以像正常人一样恋爱、结婚,只是依照规则不能留下血脉后代,却没有想到钟李子是这样想的,有些意外,不过不是太在意。

    朝天大陆的修行者,如果不是确定无法飞升都不会想着留下血脉后代。

    甚至在太平真人出现之前,修行者们收徒的**都不强烈。

    钟李子去休息了,他再次望向星空,把今天与女祭司的对话重新梳理了一遍。

    对方知道他来自另一个世界,应该是所谓神明的指示,也就是远古文明时期留下来的说法。

    看来不管是星河联盟还是朝天大陆,都应该是远古文明与暗物之海同归于尽的时候留下的后手。

    这就对了,不是这边扔出那边,也不是那边扔出这边,就是两条完全不同的道路。

    如果这是远古文明里的某个人的安排,难怪会被那些女祭司以及星河联盟的人们视为神明。

    如此手笔,确实近神。

    井九难得地对那个人生出了一些佩服。

    如果想要弄清楚这一切的原委,看来确实要去一趟主星,去看看被严格封锁的远古文明遗址,去见见女祭司说的那个她。只是雪姬还没有来,那个隐藏在星河联盟里的飞升者还不知道是谁,那些扭率空洞他还没有弄清楚路径……

    如果他只能跟着钟李子走,只怕会有些风险。

    想着这些事情,他起身来到卧室里,拿起江与夏给她的存储器,用了几分钟时间完成了读取。

    然后他运转剑元,默念两心通真言,把手放在了钟李子的头上。

    ……

    ……

    钟李子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她见到了神。

    神的脸看不清楚,就像传火塔里的那些壁画一样,看着就在眼前,转身便忘了该怎么形容。

    但她知道那就是神。

    神问她:“你愿意终生追随我,侍奉我……做女祭司吗?”

    她嗯了一声,然后才发现这非常不敬,赶紧说了声我愿意。

    神接着告诉她,祭司需要做的事情非常辛苦而且单调枯燥,虽然受世人崇敬,却是了无生趣。

    神还告诉她,那种了无生趣他体验过很多,确实不好玩。

    钟李子觉得神的言语很亲和,于是壮着胆子问了声,如果做了祭司后觉得受不了,能不能辞职?

    在人类复兴的漫长历史里,承受不住责任、选择放弃甚至是想要把远古文明知识外传的女祭司不少,但当她们产生这个想法的时候就死了。钟李子不知道这些事情,睁大眼睛,充满期待地看着神。

    神好像也没有想到她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想了想后说道:“随便你。”

    说完这句话后,神便离开了,整个空间变得非常温暖,散发着红色的光芒。

    钟李子浸泡在红光里,感觉非常舒服,滚烫的触感甚至让她生出一个有些古怪的联想,觉得自己仿佛在用岩浆洗澡。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她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梦里发生的事情仿佛还在眼前,但事实上她的眼前是酒房套房的天花板。

    认识井九以后,她的睡眠质量便变得好了很多,前些天变得更好,但都没有今天这样好。

    她感觉身体里充满了生命的活力与一种未知的力量,甚至隐隐觉得脑海里多了很多东西,却不知道那些是什么。

    清水汨汨流出,冒出热雾,她站在浴室镜子前,看着自己微有红晕的脸,觉得真好看。

    紧接着,她发现了些什么,伸手把银发拔开,有些愕然地发现发根处变黑了很多,看着有些斑驳。

    电动牙刷发出嗡嗡的声音,她一边刷牙,一边想着自己身体的变化,觉得好生奇怪,匆匆洗漱完毕,对着水管喝了两大口水,便去了露台。

    “我总觉得你一直都在对我做什么。”她看着躺在椅上的井九说道。

    她当然知道井九有问题。一个从来不肯上床睡觉、只愿意在露台椅子上呆着的少年,一个哪怕落着雨,也要躺在草坪上的少年,如果不是极少见的变态,那就肯定不是普通人。

    井九看着她的脸说道:“牙膏沫。”

    钟李子下意识里伸手擦了擦,发现什么都没有。她知道他不是捉弄自己,而是不想对自己解释,有些无趣地扁了扁嘴,转身说道:“放學后我要去理发厅,你在草地上等我。”

    井九有些不喜欢,说道:“怎么都要剪短发?”

    钟李子美滋滋说道:“新头发长出来了,要去补染一下。”

    因为生病以及基因优化失败的缘故,她的头发从小都有些偏灰,而且是斑驳的那种,很不好看,所以上初中后,她便用节约下来的钱给自己染了银发,一直到现在。

    染发不属于政府福利,需要自己出钱,这些年一直是她最大的支出。

    今天她的新发又生了出来,却是极其健康的黑色,她确认自己的病可能是真的好了,心情自然也极好。

    井九说道:“换个颜色。”

    钟李子有些意外,问道:“那……你喜欢什么颜色?”

    井九说道:“红。”

    钟李子忽然想起昨夜那个梦里的红光与岩浆,心里已经同意,却不想这么简单地答应下来,想要为难他一下,眼珠微转问道:“有很多种红呢。”等于普通人上三年,不知看了多少有用没用的知识,随意回答道:“红色天鹅绒。”

    ……

    ……

    那个家伙什么都不关心,居然会关心自己头发的颜色,难道……钟李子想着这些事情,视线望向窗外远处,看着濛濛细雨里的草坪,看着那个醒目的蓝点,浮想连翩,喜不自禁。

    这节课是古代史,讲的是星河联盟初创时期的事情。

    女教授面无表情地讲着,學生们面无表情地听着,整个教室都满溢着无聊的困意。

    星门大學的學生都是极优秀的學生,家庭条件也都极好,绝大部分在小时候都接受过基础知识输入,对这些古代史可以倒背如流,自然没有听课的兴趣,女教授也没有讲课的兴趣,但当她注意到连钟李子这个来自地下街区的交换學生也如此心不在下焉的时候,还是有些不悦。

    “纳美王朝在北固原的最后据点平野州拥有三台重型激光炮,联盟军方是用什么方法突破的防御?”

    女教授的视线落在窗边,面无表情说道:“钟李子同學,你回答一下。”

    教室里的沉闷气氛忽然变得活跃起来,十余道视线落在钟李子的身上。

    换作以前,就算她不会回答这个问题,也没有人会在意,但现在情形有了变化。

    所有人都知道她报名参加了女祭司的征选,私下议论过很多,很想知道这个地下街区的交换生从哪里来的信心。

    那些视线里充满了质疑、好奇还有一些敌意。

    钟李子怔了怔才醒过神来,心想怎么了?

    江与夏在她身边轻声把老师的题目重复了一遍。

    钟李子心想这难道不应该是军事历史系才學的内容吗?说道:“老师,教材上没有写到北固原战役的这些细节。”

    那名女教授依然面无表情,说道:“如果只需要把教材上的东西背下来,你们还来星门大學做什么?比如你的这些同班同學,难道他们都可以不来上课了?”

    钟李子有些无奈,正准备说声抱歉便坐下,忽然脑海里闪过一道亮光,出现了几行文字,下意识里跟着念道:“因为新m激光炮基台的承载式结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