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同一片岩浆,不同的池塘

猫腻Ctrl+D 收藏本站

    井九静静看着深渊。

    不管深渊有没有看他,有没有回应。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曹园的声音终于再次响起:“为何要问这个?”

    井九说道:“那天我想讲讲你的故事,所以要先确认真假。”

    那个故事是连三月讲给他听的,她肯定不会对他撒谎,但陷入爱恋里的小男生会不会替自己吹嘘出一个传奇的来历,他无法保证,所以专程来冷山地底问曹园一声。

    “是真的。”

    曹园的声音又消失了很长时间才再次响起。

    “你走的时候,我来送你。”

    ……

    ……

    井九与赵腊月从岩浆河流的下游来到了上游。

    炽热的岩浆在岩石间缓慢地流淌着,表面覆着一层灰,并不如何明亮。

    因为有不少岩浆流进了冥界,河面比当年要矮了些,露出了更多的缓坡,想来躺上去会更舒服。

    井九脱下白衣递给赵腊月,走进了河里。

    赵腊月把白衣很随便地搭在手臂上,看着他的背影问道:“他一直在冥界不肯上来,为何要来送你?”

    井九走到岩浆河流里,破开岩浆表面,带出明亮至极的光芒。

    “大概是不想我瞎说。”

    他把身体都淹进了岩浆里,只露出了脸,闭着眼睛,仿佛很享受的样子。

    赵腊月不知道那个故事,所以不理解为何刀圣会如此紧张,走到河边蹲下,好奇地望向他的脸。

    “看到没有?我能够感受,所以不用同情我。”

    井九闭着眼睛说道。

    赵腊月问道:“……这样舒服吗?”

    “很舒服的,你要不要试一下?”

    继柳词离开那段时间之后,井九再次变得话多起来。

    他的情绪弱点便是离开两个字?

    赵腊月看着被他破开的岩浆表面迸出的火花,摇了摇头,说道:“我的身体承受不住。”

    井九睁开眼睛,看着她说道:“不要忘记你是后天无形剑体。”

    赵腊月明白了他的意思,眼睛变得明亮起来,有些跃跃欲试。

    井九说道:“来吧。”

    赵腊月轻轻咬了咬嘴唇,把他的白衣放到坡上,解下自己的衣衫,把断成两截的弗思剑搁到上面,又想了想,把扎小辫的发带解了下来,这才小心翼翼地踮起脚尖,向着炽热无比的岩浆河流里伸去。

    绷紧的脚尖在快要接触到岩浆的那一瞬间生出一道剑意,然后如风般缭绕而上,在她的身体表面形成一道极薄的屏障。

    岩浆被踩破,没有发出流水的哗哗声,更像是一脚踏进了泥里。

    她适应了一下那种触感与微痛的灼热感,慢慢地向着岩浆里滑去,學井九一样躺了下来。

    接下来发生了一个意想不到的问题。

    她的身体不像井九那般沉重紧密,竟在岩浆里慢慢地飘了起来。

    明亮而炽热的岩浆,从她的曲线上滑落,泛起十余朵火花,画面看着极美。

    井九看着这幕画面,眼里流露出欣赏的神情。

    如果是别的女子,哪怕是南忘与白早,这时候也会生出一些羞意。

    赵腊月却是毫不在意,伸出手指蘸了些岩浆涂在身上,就像贪玩的小姑娘。

    只是无法完全泡在岩浆里,不免有些遗憾。

    井九取出青天鉴递给她。

    她把青天鉴抱在怀里,慢慢向着岩浆里沉去,感受着无所不在的压迫感与灼热感,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河流缓慢流淌,没有任何声音,便是那些被岩浆带走的石块,沉没的时候也悄然无息。

    二人泡在岩浆里,闭着眼睛,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赵腊月忽然说道:“如果这时候能有一杯冰酒就好了。”

    井九伸手在虚空里一抓,抓出一个黑色的盒子。

    这是用来装冥皇之玺的盒子,在那个寒冷的世界里停留了很多年,寒冷至极。

    即便在干燥的岩浆河流上方,也只用了很短的时间里,便凝出了很多颗水珠,汇在一起。

    赵腊月接过黑盒,把盒角凑到唇边,缓缓饮了一口。

    那些凝出来的清水自然没有什么味道,但路过唇舌、滑入咽喉的感觉却是无比美妙,仿佛仙宫里的玉液一般。

    井九意念微动,唤来坡上的两截断剑,眼里剑光一现即隐,对准缺口,然后紧紧握在手中。

    无数道剑火从指缝里喷涌而出,短短数十息,便让断剑缺口处变软,开始融化。

    毕竟是弗思剑,想要重新修复需要很长时间,井九把手收回岩浆里,闭上眼睛,说道:“我歇会儿。”

    剑火还在他的手指间喷涌,带动岩浆微微颤动,看着就像是快要沸腾的粥。

    赵腊月看着他的脸,心情也是如此。

    她知道他的神魂去了青天鉴里,一时不会醒来。

    眉眼如画,美不能言。

    想到以后再也看不到这张脸了,她好生不舍,想要做些什么。

    ……

    ……

    青天鉴里是秋天。

    昨夜一场秋雨,叶落不知多少,寒意骤生,楚国故都的人们都换上了厚衣裳。

    谁能想到,今天清晨的朝霞竟是那样的红,随后的天空又是那样的蓝,阳光白的令人心慌,整个世界都忽然变得热了起来,仿佛回到了夏天,就连那些消声匿迹多日的青蛙都活了过来,开始放声歌唱。

    整个庭院里都是呱呱的声音,水面的青萍都在微微颤动。

    “吵死人了!你也不说管管!赶紧喊人把这些青蛙都给我抓走!炖汤!红烧!再这么吵下去我怎么睡觉!”

    那只红色的鲤鱼破开青萍,浮到水面,圆圆的鱼唇一张一合,如射箭般喷出无数脏话。

    楚国故都的人们都知道,张老太爷这几年有些老糊涂,命人在院子里挖了一个极大的池塘,在里面养了一条怪鱼。

    所谓怪鱼就是妖怪,因为很多人都听到过那只红色鲤鱼说话。

    因为这个缘故,张府里根本没有人敢靠近这个池塘,只有老太爷每天都会在这里停留很长时间。

    张老太爷颤颤巍巍地在石凳上坐下,拿拐杖指着那条红色鲤鱼说道:“你与我说话倒也罢了,不管来谁你都要和对方唠几句,把人吓死了怎么办?现在都说你是妖怪,我死了你怎么办?你就不能忍忍?”

    这条红色鲤鱼自然便是中州派曾经的预备神兽火鲤大王,它被白真人以极残忍的手段杀死,以灵血献祭通天杀阵,只不过运气极好,被井九找到了一缕神魂,放进了青天鉴里。

    听着张老太爷的话,火鲤很是生气,喊道:“能忍得住说话的我还是我吗?你们这儿的老天爷尽tm瞎来,昨儿是秋天,今儿是夏天,难道明天又要下雪?这么乱来怎么能行!”

    张老太爷听着它对老天爷的不敬,神情微变,压低声音警告道:“小心你的嘴!仔细让他老人家听到!”

    火鲤大声喝道:“我命由我不由天!就算他来……啊!”

    风过青天,真有人来。

    井九出现在池塘边。

    火鲤带着哭腔喊道:“真人您终于来了!我好想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