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十六章飞雪

猫腻Ctrl+D 收藏本站

    覆盖青山群峰的冰雪尽数被散开的仙气融化,仿佛春天来临,却又迅速被未散的寒气冻结,变成崖侧挂着的冰柱,提醒人们冬天并没有完全过去。

    啪的一声脆响,不知何处崖下的冰柱断裂,在地面摔碎。

    这仿佛是钟声,让人们醒过神来。

    有人这时候才发出惊恐的呼喊,有人开始痛哭流涕,有人兴奋地握紧了拳头,更多的人则还是沉默不语,因为他们还处于震惊茫然的情绪里。

    白刃仙人死了?

    仙人死了!

    仙人自上界归来,这是典籍里从来没有记载过的异事,而仙人陨落……更是听都没有听说过,想都没有人敢想。

    仙躯不是更胜金身的存在,近乎不死不灭吗?怎么可能被摧毁?那仙人怎么可能被杀死?

    紧接着,人们看到了寒蝉在雪姬脸上爬过的诡异画面,身心更寒。

    那只寒蝉爬到了雪姬头顶,安安静静地做了一个佩饰。

    阿大从尸狗的毛里小心翼翼探出头来,看到这幕画面,不禁羡慕嫉妒至极,当然更多的是畏惧。

    就像所有看着雪姬的视线一样。

    只有很少的几道视线没有看着雪姬,而是看着井九的右手。

    比如尸狗,比如谈真人,比如水月庵主。

    井九依然握着洗剑溪,没有放下的意思。

    那么他的意思就非常明显了。

    ……

    ……

    白刃仙人被洗剑溪所化的银鞭所困,才无法避开雪姬带着青山剑阵的狂暴一击,就此消亡。

    整个局面陡然倒转,中州派云船上的长老弟子们震惊无语,有些甚至直接昏了过去。

    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青山宗接着向中州派发起反攻?

    不,在那之前有件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

    如果那件事情处理不好,不管是中州派还是青山宗都会成为只存在于历史上的两个名字。

    对人族而言,雪国女王比太平真人要可怕无数倍。

    太平真人想要灭世,是一直没能成功的谋划,而北方雪原的兽潮则是人族遭受过很多次的灭顶之灾。

    青山剑狱已经没有了,就算还存在,难道青山宗还能把她继续关进剑狱里?

    不要忘记,现在的她不像当年那般虚弱,更可怖的是,她居然學会了青山宗的剑法,甚至可以操控青山剑阵!

    这样一位更加可怕的雪国女王,会给人族带来多大的灾难?

    人们这时候只能指望井九有什么方法可以控制雪姬。

    可他依然没有松开洗剑溪,便可以判断出他这时候很警惕,那就是没有什么好方法的意思。

    风雪渐疾,天地更寒,青山群峰的气氛渐渐从茫然变成紧张。

    无数道视线在云海之上来回,一时望着雪姬,一时望着如山般的尸狗,满是担心。

    井九忽然从尸狗身上飞起,落在雪姬身前。

    看着这画面,人们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心想就算你是景阳真人转世,但离那位如此之近……和找死有什么区别吗?

    “你还不走?”井九看着她说道。

    他的口吻就像在送别一个特别能吃的客人。

    雪姬盯着他的眼睛没有出声。

    “你知道我出来后会抢你的承天剑,所以才会故意先毁了它?”

    “我当然不希望承天剑还存在,只不过自己一个人很难毁掉他,而承天剑落在你的手里会是最糟糕的结局,我要放你出来,就要毁了它。”

    “你跟着我出去大杀四方,有什么不好?”

    “出去自然是要出去的,但我只能作为我出去,不能作为你的剑一起出去。”

    “真是可惜啊。”

    “时间要到了。”

    ……

    ……

    对视一眼,无数神识交流。

    就像很多年前在雪原那样。

    雪姬收回视线,望向夜空。

    仙气的残留还在夜空里轻轻拂动,但已经极淡,只有她这种层次的生命才能清楚地感受到。

    满天繁星之间有一条若隐若现的黑线,正是白刃仙人归来时的通道。

    随着时间的流逝,那条黑线越来越继,表明通道正在关闭或者说崩解。

    雪姬深深地吸了口气。

    青山群峰里狂风再作,更胜先前。

    不管是松林里的积雪还是崖峰里的雪,都被这场狂风带了起来,到处飞舞,然后顺着风势去了云海之上,被雪姬尽数吸入了腹中。

    上德峰被仙家神通压平,地底的寒脉也遭受了极大损害,只听得喀喇数声,无数寒意从崖石缝隙里钻了出来,变成无数道冰晶,也来到了云海之上。

    雪姬把地底寒脉的那些灵气也尽数吸了进去,乌黑的眼瞳里闪过一抹亮光,似有些满意,腹部微微鼓起。

    上德峰的长老弟子们本就极为难过,此时更是愤怒至极,地底寒脉被这个怪物吃了,那将来雪流剑法还怎么练?

    谈真人、水月庵主等人的神情则是非常凝重,因为他们隐约猜到雪姬要做什么,也明白了井九为何敢把她放出来。

    某处忽然传来一名修行者惊恐的呼喊声:“天上是怎么回事?

    人们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只见满天繁星忽然消失,夜空里出现一道极大的漩涡。那道漩涡里隐藏着无数道雷电,蕴藏着难以想象的威压,隐隐散发着气息,就像是一只恐怖的巨眼,无情地注视着大地上的生命。

    那是虚境之上的雷域。

    那道雷暴漩涡是天劫的前兆!

    “天劫!”

    “是谁人要渡劫!”

    谈真人等的视线落在雪姬的身上,有些震惊与释然。

    要渡劫的不是哪个人,就是她。

    天空里那道黑线越来越细,已经隐隐有了断开的迹象。

    “走。”井九说道。

    雪姬知道这是最好的机会甚至是自己最后的机会,毫不犹豫把寒蝉吞进嘴里,破空而起。

    大风落在她的脸上,没有拂落半点雪星,她的眼神也没有任何变化,只有无比的坚定。

    数息之间,她便穿过了罡风来到了虚境之中。

    天地生出感应,那道雷暴漩涡变得更加恐怖,旋转的更快,不停闪射出蓝色的光线。

    “这天劫怎么这般可怕!”

    青山群峰里响起无数声惊呼。

    在场的不少人曾经看见过景阳真人飞升时的天劫,有人也见过西海畔中州派用那道仙箓引落的天劫。

    和今夜的这次天劫相比,那两次天劫要显得温和太多!

    那道雷暴漩涡竟是占据了一半以上的天空,给大地带来了难以想象的威压。

    没有修行者敢停留在天空里,站在山间看着仿佛就在眼前的雷暴漩涡,恐惧的无以复加。那道雷暴漩涡里至少有着数万道雷电,任意一道都足以将一名通天境大物轰成青烟,如果同时落下会是怎样的画面?

    “太强了……”

    南忘看着天空,声音微颤说道。

    雪姬这时候已经变成了一个小白点,在那条狭窄的通道里不停向上飞着。

    看到这幕画面的修行强者们,都有与她相同的感慨。

    赵腊月的眼里满是向往。

    人族强者们感慨的不是天劫,而是雪姬的境界与生命层阶。

    飞升者的境界越高,天劫的威力便越大。

    在修行界的记载里,所有的天劫都不如今夜这场天劫可怕。

    这也就说明了,雪姬的境界实力要超过人族历史上所有的飞升者。

    她能承受这场天劫吗?

    人们带着各种各样情绪与期待,看着天空里的恐怖景象。

    天空骤然变白!

    数百道雷电同时从雷暴漩涡里落下,在地面看着就像是一座由明亮光线构成的巨山,向着雪姬镇压而去!

    碧湖峰顶的湖水狂摇不静,道殿自主开启,里面供着的一根未成熟的雷魂木,瞬间形成完美的焦色。

    那数百道雷电在半空里便消失了,只是一些余韵落到地面,居然便有如此大的影响。

    那身处雷暴之中的雪姬呢?

    耀眼的闪电敛没。

    轰隆巨响抵达地面,却压不住无数声惊呼。

    雪姬还在天空里。

    她向着更高处而去。

    那些恐怖的雷暴竟似乎避开了那条通道!

    雷暴不停落下。

    风雪已然变成了大雨。

    人们站在暴雨里,抬头看着天空,看着她越飞越高。

    那条黑线越来越细,眼看着便要断了!

    就在最后的时刻,雷域里忽然出现一次极恐怖的放电。

    数千道闪电在高空密密织着,发出嗤嗤的响声,绽放出耀眼的光芒,看着就像是被阳光照亮的巨大雪花。

    那条黑线如棉线般颓然断裂,在闪电里分崩离析,化成灰烬。

    通道就此断绝。

    “我再也不回来了……哈哈哈哈哈。”

    天空里忽然传来雪姬的声音。

    她的声音越来越远,越来越小。

    但所有人都清楚地感觉到了她声音的快活味道。

    那是自由。

    那是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