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十五章杀仙

猫腻Ctrl+D 收藏本站

    洗剑溪变成了一根银鞭。

    它从青山群峰间飞出。

    穿过风雪。

    打碎星光。

    破开虚境。

    落在数千里之外的浊水上空。

    溪水为鞭,至柔至胜,无形亦无意。

    白刃就算是仙人,也无法避开。

    银鞭打中她的脚踝,柔软地绕了三圈,系了一个死结,然后把她拖回了青山群峰之间。

    衣裙微破,金光飘落,此刻的仙人看着有些狼狈。

    她盯着井九,沉声喝道:“这是什么鬼东西?”

    井九说道:“你飞升之前给云梦山留下六道仙箓,青山宗历代祖师飞升的时候当然也会留下些东西。”

    他的声音回荡在风雪以及群峰之间。

    场间一片哗然,接着是死一般的沉默。

    是的,洗剑溪就是青山祖师留给弟子们的镇山法宝。

    若真有仙人级别的强者,来到青山放肆,这鞭子可以用来打人,也可以用来捆人。

    “青山宗太阴险了!”

    白刃的脸色有些苍白,眼里有些痛楚的意味,更多的是愤怒。

    飞升之前,她是中州派的掌门真人,是白家的先人。

    飞升之后,她是真正的仙人。

    哪怕是先前与雪姬战斗的时候她受了些伤,也不像此时这般狼狈。

    一道难以想象的威压,从她的身体里生出,带着仿佛实质般的金光,向着群峰间落下。

    衣袂轻飘,无风而动。

    那道银鞭,在夜风里被绷的极直,仿佛随时会断裂,却又始终没有断裂。

    冰晶与雪花落在那根银鞭上,渐渐把颜色变白。

    “就凭这根鞭子想留住我?”

    白刃看着井九沉声喝道。

    井九的手在风雪里握着虚空。

    那根鞭子若隐若现。

    “我说过,我的目的是杀死你。”他说道。

    白刃说道:“仙人不死的道理,难道你不明白?”

    井九平静说道:“上次在朝歌城你是怎么死的?”

    白刃神情漠然说道:“那不过是我的一道分身,而且青山剑阵已经被你们自己毁了。”

    承天剑在太平真人与井九的手里变成了无数块废铁。

    青山剑阵就此崩解。

    虽然那些剑还在。

    但没有了承天剑,没有了阵法,还有什么力量能够带动那些剑?

    那不是属于人间的力量。

    此时的局势无比紧张。

    就像那根洗剑溪化作的鞭子般紧绷。

    没有任何人敢发出声音。

    风雪群峰,异常安静。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很奇怪的声音响了起来。

    “嘤嘤。”

    人们望向声音起处,发现这声音竟是雪国女王发出来的,不由很是吃惊。

    这位朝天大陆最可怕、最强大的生命,居然就像牙牙學语的小孩,或者是不会说话……

    “你吗?”

    白刃看着雪姬嘲弄说道:“你徒有一身蛮力神通,连交流都不会,又如何懂得如何使用神通?”

    雪国女王的神通足以震撼天地,想要杀死天地之外的仙人,却需要某种方式把神通变成更加有效的攻击手段。

    对人族修行者来说,那种方式便是剑道或者道法。

    在她漫长的生命里从来没有學过道法,可能是没有必要,因为朝天大陆没有什么生命能威胁到她。

    在很多猜测里甚至认为,因为天道至公,雪国女王也许根本无法學会道法。

    可真的是这样吗?

    ……

    ……

    卓如岁没有看着夜空里的白刃仙人,也没有看着雪国女王,而是盯着悬崖边某处。

    那里的积雪半掩着半截灰色飞剑,那是他可怜的吞舟残骸。

    他盯着那里,不是心疼不舍,而是因为他发现……吞舟剑正在微微颤动,渐渐从雪地里钻了出来!

    嗖的一声,吞舟残剑破空而去!

    紧接着,先前那些散落在各处的飞剑,都受到了某种无形力量的牵引,纷纷自雪地里、崖缝里飞了出来,向着某处而去。

    云行峰顶,平咏佳的双脚忽然离开了地面,惊慌失措之间,发现身周那些剑意凌乱而混乱的飞剑,忽然间振奋起来,成群结队向着夜空而去!

    无数道飞剑离开青山弟子,离开群峰,向着夜空而去,在星光照耀下,如万道银鳞。

    青山剑阵在这一刻,仿佛重生了!

    ……

    ……

    无数道飞剑向着夜空而去。

    万剑所指之处,是仙人。

    比这些飞剑更快的是雪国女王自己。

    她背着双手,看着越来越近的白刃,眼里没有任何情绪。

    无数道飞剑在身后。

    此时的她就像是一位剑道万古未有的大宗师!

    學不会人族的道法?当年在大原城外的三千院里,她只看了两眼,便學会了承天剑。

    在青山剑狱的这一百多年里,她借着那条通道里的千里冰封剑阵,更是學会了井九的所有剑法!

    这就是朝天大陆最高阶的生命。

    不管是景阳还是白刃,都没有资格在她面前谈什么修道天赋。

    ……

    ……

    白刃的双眼无比明亮,生出强烈的警惕,想要避开这片剑雨以及雪国女王的锋芒,却被井九手里的鞭子系住,无法分离。

    擦擦两声轻响,雪姬来到她的身前,双手落在她的肩上,高度刚好平齐。

    看着那双幽黑眼眸里的冷酷意味,白刃知道不妙,发出一声愤怒的清鸣。

    这一道仙音如箫如笛,更如风雷,在夜空里连环炸开。

    无数道金光从她的衣袂间射出,毫不留情地穿过雪姬的身体。

    嗤嗤嗤嗤,密集而可怕的穿透声音里,雪姬的身体上出现数千道极细的小洞,溅出无数道清水。

    那些清水刚刚离开她的身躯,便被强大的仙识震碎,变成一片雾气。

    雾气被剑影所乱。

    剑鸣当空。

    无数道青山飞剑飞入雾气之中,穿过了白刃的身体。

    雪国女王神情漠然松开双手,向着地面飘落。

    夜空里,白刃仙人望向自己的身体,微微挑眉,似乎有些不理解发生了何事。

    下一刻。

    满天繁星忽然变得极其明亮,夜色骤无,仿佛来到白天。

    无数仙气从白刃的身躯里喷涌而出,如金色的气浪向着四面八方而去!

    这一刻的她,就像是太阳。

    ……

    ……

    通天境大物离去,天地都会生出感应,更何况是一位仙人。

    狂风呼啸,仙气横流,夜如白昼,万物复苏,冰雪消融。

    不知道隔了多长时间,天地间的巨大震动才渐渐平静,青山群峰间那些垮塌的山崖表面生出了很多新草,断折的苍松林里生出了很多蘑菇。

    夜空里繁星如前,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仙人不在了。

    那些金色的光点,那些威压与仙识,都消失在了风中,只剩下一片虚无。

    青山群峰死寂一片,如无人看守的巨大坟墓。

    人们茫然地看着夜空,心里也只剩下一片虚无。

    ……

    ……

    满天风雪再起,雪姬从夜空里落下,落在了重新聚拢的云海之上,散发出来的寒意,瞬间把她脚下的云层凝成实质,结出无数冰晶。

    仙气在她的身上留下了无数道细洞,不停地淌着水,伤势看着极重,她的眼神却是极其冷漠骄傲。

    亲手杀死一名仙人,便是她也有些得意。

    这时候发生了一幕很诡异的画面。

    一只甲虫忽然出现在雪姬的脸上,然后慢慢从左至右爬过。

    只有神末峰的人与卓如岁知道,这只甲虫的名字叫做寒蝉。

    随着寒蝉的爬行,雪姬的脸上出现一条血线。

    那道血线缓缓裂开。

    就像咧嘴。

    “呵呵~”

    一道声音从那道咧开的血线里飘了出来。

    那声音很稚嫩,就像一个小女孩。

    却又无比冷酷而强大,像那座最高的冰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