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十章这就是仙人

猫腻Ctrl+D 收藏本站

    到这个时候,很多人都已经猜到了那个看似微渺的光尘是什么,虽然真实的答案是那样的不可思议。

    那还能做什么呢?除了跪下表示臣服以及迎接。

    不,还可以迎战。

    井九与尸狗还在隐峰里,那是青山宗现在最强大的战力,而通往隐峰的唯一通道便在上德峰底。

    那粒光尘想做的事情非常清楚。

    很多青山弟子同样在那粒光尘的威压之下心神失守,无法站起,但还有些人则是一直骄傲地站在狂风中。

    比如南忘,比如广元真人与成由天,比如赵腊月与顾清、元曲,比如过南山、卓如岁还有顾寒、幺松杉、雷一惊那些二代弟子。不是他们不畏惧,而是青山宗修的是剑道,剑道如此而已。

    弗思剑的血光照亮青山群峰。

    紧接着更多的剑光出现,争先恐后向着那粒光尘而去。

    数十道剑光出现在天空里,很是壮观。

    谈真人望着这幕画面叹了口气,似乎有些同情。

    赵腊月的境界不如广元真人与南忘,但弗思剑是青山最快的飞剑,也最快飞到了天空极高处,来到了那粒光尘之前。

    咔的一声脆响,就像闪电般从高空里落下,清楚地传到所有人的耳里。

    这明显是坚硬事物断裂的声音,难道弗思剑断了?问题在于,弗思剑是仙阶飞剑,是青山宗的重宝,在景阳真人与赵腊月的手下,不知斩杀过多少强者妖魔,怎么可能一个朝面便断了?

    赵腊月喷出一口鲜血,向后一仰,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弗思剑没有回来。

    广元真人的剑,南忘的剑,卓如岁的剑,所有人的剑都没有回来。

    碧蓝的天空里出现数十道细线,那是飞剑被击飞、断裂后产生的痕迹。

    天光峰顶传来数十声闷哼,过南山喷出一口黑血,元曲直接昏了过去,其余的人也各自剑丸受震,重伤倒地。

    只有广元真人与南忘还勉强能站稳,脸色也是难看至极。

    青山宗的强者们同时出剑,竟是没有任何作用,惨败而归。

    那粒光尘继续飘落,速度渐渐变慢,但明显不是青山群剑的作用,是自身的行为。

    此时的光尘,更像是一片落叶,不,甚至比落叶还要轻,比风还要轻。

    终于,那粒光尘来到了青山群峰上空,露出了真容。

    那是一个身着白裙的美丽女子。

    那件白裙不知是何织物,柔若流云,随风而起,任意舞动。

    衣袂舞动之间,隐隐有淡金色的线条,形成的图案却没有任何规律。

    用美丽两个字来形容这个白衣女子,其实并不确实,或者说多余。

    因为任何看到她的人,视线都只会落在她的眼里。

    她的眼神宁静而温和、清澈而深远。

    像一条小河,却又有河面上映出的满天繁星。

    那女子向着上德峰顶缓缓飘落。

    看着这幕画面,过南山、卓如岁与顾清的眼里流露出绝望的神情。

    就在这个过程里,那女子忽然转头望向了天空某处,眼神微冷。

    水月庵的青帘小轿在那处。

    刚刚飘扬而起的青帘忽然落下,如冻凝的水面一般,表面的皱起都一丝不动。

    一道血水染红了青帘。

    ——只是看了一眼,通天境的水月庵主便吐血重伤。

    ——青山宗的强者们不要说阻止她落下,那些飞剑根本无法触到她的身体,便纷纷重伤,无再战之力。

    这个白衣女子到底是什么人?

    “拜见白仙人。”

    “拜见仙人。”

    天光峰上方的天空里响起谈真人的声音。

    紧接着,越来越多夹杂着兴奋、恐惧、惘然情绪的声音响了起来。

    那两个字可能是仙人可能是先人,但无论是哪个词对这一千多年的朝天大陆来说都只意味着一个人。

    中州派前代掌门、千年来朝天大陆唯一的飞升者——白刃。

    今天来参加青山宗掌门大典的各宗派代表里,有不少曾经在百余年前见过朝歌城一役的画面,但令他们感到不解与震撼的是,今天的白刃仙人明显要比百年之前的那道分身更加强大,而且更加真实!

    那道无比巨大的威压与那道高妙的气息,其实都是无比浓郁而真实的仙意。

    难道今天重回朝天大陆的并不是白刃仙人的一道神识?

    难道白刃仙人真的回来了!

    ……

    ……

    就在人们震惊地想着这些问题的时候,白刃仙人已经来到了青山群峰的上空。

    青山剑阵已毁,还有谁能阻止她的归来?

    白刃落在了上德峰顶。

    这里没有黑石,没有花树,没有碧湖,只有洁白的雪。

    她的脚落在雪地上,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哪怕是最细微的、像蚂蚁行走般的声音也没有。

    紧接着,却有无数悉悉窣窣的声音响起。

    那是雪化的声音。

    那是黑色崖石裸露在空气里的声音。

    那是青茎从崖石缝隙里生出的声音。

    那是花开的声音。

    上德峰的冰雪以难以想象的速度融化,雪线迅速地向着山下退去,露出越来越多的青松,生出越来越多的野草与花。

    整个天地都感受到了仙气带来的自然清新意味与勃勃生机。

    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那道宁静而悠远的意味,心情也变得平静下来。

    忽然。

    黑色崖石间的缝隙就此消失,青茎折断,然后向下坍塌!

    这种坍塌不是剥落,而是所有的崖石都在向着上德峰里而去,更应该说是坍缩!

    就像是鼎炉里的药材与天地灵气,骤然间凝缩成一颗丹药!

    伴着如雷鸣般的轰隆巨响,上德峰不停塌坍,震起无数道烟尘!

    不知道隔了多长时间,烟尘渐渐敛落,画面出现在人们的身前。

    高逾千丈的上德峰现在只剩下了以前三分之一不到的高度……整座山峰的体积也缩小了很多,完全变成了一座陌生的山峰。

    更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那些黑色崖石的表面异常光滑紧密,看不到任何生命的迹象,也没有任何裂纹,就像是一块融为一体的铁球般!

    天空里传来近乎呜咽的啸鸣,一道严重变形的灰剑落了下来。

    那道灰剑落在上德峰侧崖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终于承受不住,断成了两截。

    “我日你先人……”

    卓如岁脸色苍白,喃喃低声骂了一句脏话,再次昏了过去。

    那道灰剑不是元曲的,是他的吞舟剑。

    吞舟剑的层阶极高,极为坚韧,就像卓如岁的人一样,纵然在先前的攻击里被白刃仙人重创,也死命地撑了下来,死皮赖脸地也飞回了青山。

    然而当吞舟剑落在上德峰后,却直接断成了两截。

    这时候的上德峰究竟坚硬到了什么程度?紧密到了什么程度?只怕就是最高阶的法宝也不过如此!

    上德峰都变成了这样,峰底的剑狱自然早已不复存在,那些过往曾经犯下无数罪孽、凶煞滔天的囚犯自然也都变成了粉末,死的不能再死。

    无数道视线落在上德峰顶。

    修行者们看着那名白衣飘飘的女子,眼里满是惊惧。

    她轻轻地落下。

    便把青山踩到了脚下。

    原来,这就是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