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无尽暮色里落下的一粒光尘

猫腻Ctrl+D 收藏本站

    柳词走的时候,是一阵春雨。

    元骑鲸走的时候,是一场风雪。

    连三月走的时候,是一片晨光。

    裴白发与南趋走的时候,天地也生出异象。

    通天境大物离开这片天地,总会留下清楚的印迹。

    此刻的青山群峰笼罩在无尽的暮色里。

    暮光来自天际各处,色泽极深,如血一般,给人一种极其温暖、却又极其恐怖的感觉。

    于是人们知道太平真人死了。

    ……

    ……

    太平真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道缘真人死在南趋偷袭之下,沉舟真人走火入魔而死,其后的青山陷入了很长时间的内乱与虚弱境界之中。直到太平真人带着景阳、柳词、元骑鲸与尸狗、阴凤血洗诸峰,才重续青山道统,完成了复兴。

    朝天大陆的的人族也有过很长时间的混乱期,在雪国兽潮面前分崩离析,离些灭族,直到太平真人在朝歌城梅园召集各宗派定下大事,景氏皇朝重掌大权,人族始而中兴。

    如果算上景阳与冥师,他一手教出了七位通天境强者。

    冥皇因为他被关进了镇魔狱。

    他做过果成寺的住持。

    他一手创建不老林。

    这些事情里的任何一件,都足以让任何人名留青史,更不要说放在一个人的身上。

    所谓传奇人物,莫过于此。

    多年后,他忽然想要推翻自己一手建立的梅会制度,杀死世间所有凡人,创建一个崭新的世界。

    有人觉得他疯了,有人觉得他走火入魔。

    他成为了人族历史上最令人恐惧而厌憎的魔头。

    但谁也无法否认他曾经为人族立下的功勋以及曾经抵达过的地方。

    今天,这位天才而疯狂的怪物终于死在了满天暮色里。

    天光峰顶一片死寂。

    赵腊月站在崖边,看着隐峰方向,苍白的脸上没有什么情绪,心里却不停地默默念着那几句话。

    我想呼风唤雨。

    我想一瞬千里。

    我想睡在梦境。

    醒在梦里。

    这是太平真人在神末峰说的话。

    现在死了。

    可会在另一个梦里醒来?

    ……

    ……

    太平真人之死,让很多修行者怅然之余,更多的是如释重负的感觉,朝天大陆终于彻底摆脱了灭世的威胁,修行界终于不再继续生活在那个人的阴影之下。

    谈真人、水月庵主、大泽令还在被鹿国公等人护在身后的景尧,都在看着隐峰的方向,情绪则要复杂很多。

    那团云雾依然不散,在夕阳的照耀下,隐隐可以看到一道身影向着隐峰方向微微躬身,行礼致意。

    白真人在这一刻表达了自己的尊敬。

    很多青山弟子则是早已跪在了地上或者剑上,满脸哀容。

    墨池老泪纵横,一些长老痛哭失声。

    广元真人看着满天晚霞,沉默不语。

    晚霞太浓,南忘红了眼。

    ……

    ……

    无尽暮色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在天空里蔓延,很快便笼罩了整片朝天大陆。

    从雪原深处那座孤独而寒冷的蓝色冰峰,到极南处的雾岛,天空都被染成了红色。

    无论是修行者还是普通凡人,都看到了这幕异象。

    朝歌城里,几位国公与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的大臣在自家的宅院里对着暮色跪拜不起。

    果成寺、风刀教、甚至封山的无恩门里,很多宗派里都有苍老的长老与年轻的弟子对着暮色悲伤不语。

    一艘中州派的云船在被夕阳照亮的云海里穿行,任千竹不知何时离开了一茅斋,站在舟首,叹了口气。

    嗡的一声,云船撞破云海来到天空里,只见不远处还有七艘云船,舟首的光罩挡着罡风,被夕阳照成了红色。

    前方,青山群峰隐隐可见。

    ……

    ……

    在无尽的暮色里,人们感伤、释然、欢喜,情绪不一而足。

    青帘忽然微动,传出水月庵主的轻噫,她似乎发现了什么,震惊异常。

    谈真人抬头望向高空,眼神沉静如常,似乎是早就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他身边的那团云雾忽然飘动起来,在夕阳的照跃下,仿佛跳动的火焰,准备焚尽世间一切事物。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人感觉到了天空高处落下的那道威压,纷纷抬头望去,脸色顿时苍白,眼里满是惊恐的神情。

    ……

    ……

    隐峰里。

    尸狗静静看着那边的山野,眼里有着淡淡的悲伤。

    方景天的神情有些茫然。

    阿大沉默不语。

    忽然。

    尸狗抬头望向天空的最高处,眼里生出难以想象的狂野战意。

    便是当年青山剑舟围云梦的时候,它在云端盯着麒麟时,战意也未如此强过。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那是它发现从天空里落下来的那位要比麒麟强太多,是它此生未见、甚至无法想象的的强大对手。

    青儿在青天鉴旁,想着太平的离去,不停流着泪,根本没有发现隐峰外的变化。

    井九伸手擦掉她睫毛上的泪珠,说道:“我有件事情出去办,就在这里,不要知走。”

    隐峰的远方是一道山脉,崖壁皆石,正是通往剑狱的地方。

    忽然,碧蓝的天空里传来恐怖的吱呀声,紧接着大地震动不安,青岭变形!

    轰的一声巨响!

    那道山脉消失了,变成了一条线。

    ……

    ……

    无尽的暮色瞬间消失。

    碧蓝的天空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在遥远而高远的某处,出现一个空洞。

    空洞里没有雷域的漩涡,也没有风暴的迹象,除了漆黑一片,什么都没有,仿佛可以通往另外一个世界。

    那个黑色的空洞里缓缓落下一个光点。

    那个光点向着地面飘落,因为距离的原因,看着有些缓慢,给人一种轻飘飘的感觉,就像是一粒尘埃。

    但就是这样一粒微渺的光尘,却有着难以想象的的威压与无法形容的高妙气息。

    地面的人们根本无法看清楚那个光点是什么,却能清楚地感受到这些。

    那是怎样的存在?竟能把威压与气息穿过雷域与虚境,落在如此遥远的地面?

    事实上,那个光点能够在虚境与雷域之外存在,这便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要知道就算是通天境大物能在虚境来去自如,却也只能偶尔进入雷域。

    雷域之外……那难道不是仙人的世界吗!

    那道巨大的威压与气息越来越清楚地落到朝天大陆,落到每个人的心间,也落在每件事物之上,包括空气。

    狂风呼啸而起,吹断了崖间的无数棵青树,飞沙走石之间,猿猴奔逃惊呼甚疾。

    很多境界稍低些的修行者,根本无法在大风里停留,纷纷驭剑避去各峰。

    如果是以前,感受到如此巨大的威压,青山大阵早就已经自主开启,剑阵甚至已经开始迎敌,但……承天剑已经毁了,青山剑阵没有了。

    那粒光尘继续向着地面飘落,看似缓慢,实则极为迅速。

    很多人也已经猜到了那粒光尘的来历,或者说可能的身份,脸色苍白,浑身颤抖,根本说不出话来。

    数息后,那个光点离地面更近了。

    这次人们确定它的目标就是青山群峰,只是不知道会落在哪座峰上。

    狂风更加恐怖,就像是虚境之下的罡风一般,修行者们四处躲避,很多人跪在地上,瑟瑟发抖,根本不敢抬头。

    “是上德峰!”

    南忘的衣衫被狂风撕开了两道口子,露出雪白的小臂。

    她眯着眼睛,盯着天空里的那粒光尘,眼里无惧意,只有近乎疯狂的战意。

    听到这句话,广元真人神情微变。

    一道血色忽然照亮青山群峰。

    仿佛无尽暮色重至。

    弗思剑以最快的速度杀向天空。

    紧接着,数十道青山飞剑先后破空而起,杀向那粒光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