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十八章太阳落山之后

猫腻Ctrl+D 收藏本站

    那名少年道士看了井九很长时间,眼里的困惑渐渐转成了然,最后多了些笑意,说道:“原来是你。”

    井九说道:“是的,是我。”

    少年道士问道:“你怎么变回了小时候的模样?”

    井九说道:“师兄,你也是当初的模样。”

    那名少年道士自然便是躲进青天鉴的太平真人,不知为何也像井九一样,变成了少年。

    “可能因为我们都是神魂的缘故,算了,不去想这些,我只是不明白……”

    太平真人问道:“我抹掉了自己的记忆,连我都记不起来我是谁,你怎么能找到我?”

    井九举起手里那根血色羽毛。

    “原来如此。”太平真人感慨说道:“我在果成寺听经多年,还做了一阵子的住持,今日始知因果之说不虚。”

    井九指着他手里的竹扫帚上说道:“还有这个。”

    他清楚青天鉴与外界的时间流速之差,看扫帚的磨损,便知道对方在这座道观里停留了多长时间。

    也就是说对方来到青天鉴多长时间。

    那么自然不会认错人。

    其实就算没有这些条件,他也不会认错人。

    就像张大公子还识得他一样。

    井九离开楚国都城的时候是傍晚,这时候天空的暮色越来越浓,远方的太阳眼看着便要落山。

    这还是道观所在的山峰足够高的缘故,低处的那些山溪早已提前进入了黑夜。

    “这座山确实很高,有些像天光峰。”太平真人说道。

    井九顺着他的视线望向山外的白云,说道:“是啊,就像千年之前的天光峰。”

    ……

    ……

    现在的青山宗被称上德峰一脉,那是因为太平真人、景阳真人都是出自此峰,但他们小时候第一次见面是在天光峰。

    因为他们的师祖和师父都是青山掌门。

    很多年前,道缘真人从朝歌城带回一个小孩子。

    天光峰顶崖畔正在踩云的那名少年道士转身望去,笑着说道:“师祖,这个师弟与我天赋差不多,让我来教吧。”

    道缘真人说道:“小太平,那你可要好好教。”

    ……

    ……

    青天鉴的天空有高度。

    如果在这方天地里呈现出来高于天空的境界,便会引发天劫,后果或者是像墨公那样死去,或者是像井九当年那样破天而出。井九想在这里杀死太平真人,便必须把自己的境界压制在破海境之下,对太平真人也是同样的道理。

    太平真人微笑说道:“现在的我们就是两缕幽魂,你不再是剑体,确定能够战胜我?不要忘记你的剑是我教的。”

    井九说道:“师兄,你的天赋确实不如我。”

    ……

    ……

    千年前,少年太平是青山天赋最高之人,直到他多出来一位叫做景阳的师弟。

    他对景阳没有任何嫉妒的心理,也没有排斥,对景阳悉心教导,绝不藏私,除了那座烟消云散阵。

    他相信自己的剑道天赋不比景阳差,更相信景阳这一世都会听从自己的意志。

    所以他把自己会的所有剑法都教给了景阳。

    ……

    ……

    深山道观前,两名少年道士相对而立,就像是一千年前。

    他们用的还是当年的那些剑法。

    剑光照亮青树与渐深的暮色,在天空里写下并不壮阔、有些秀气的痕迹,与隐峰里的那场剑争无法相比,却更有一种真实的感觉。

    承天剑法、雪流剑法、苍鸟剑法、无端剑法、六龙、七梅、八方……就像是当年那对师兄弟练剑一样。

    可能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无数九峰秘剑先后出现,再没有别家宗派的道法出现。

    有趣的是,井九没有用过承天剑,太平真人却最喜欢神末峰的九死剑法。

    也和当年一样。

    ……

    ……

    当师祖与师父死后,他们在上德峰相依为命,太平变得更加沉默,开始收徒,开始交友,开始喂鸡喂狗。

    景阳木讷如前,暗底里练剑却是更加勤奋刻苦。

    他们吃完火锅,就去杀人,然后一统青山,继而威震天下。

    太平真人出面多,景阳暗底里杀人也不少。

    直到最后,又是一顿火锅,景阳带着柳词与元骑鲸走向了太平真人,一剑刺向他的后背。

    ……

    ……

    一道剑光穿胸而过。

    一道剑光也是穿胸而过。

    看似无甚区别,无论是剑光入体的位置还是角度。

    伤势似乎也是差不多重。

    道观早已在满天剑光里化成粉末。

    井九与太平真人靠着两棵大树,身上满是血迹。

    只不过那些血不是真实的,正在随着山风渐渐飘散,融入暮色之中。

    “我真的天赋不如你吗?不然怎么可能这次又输给你了。”

    太平真人年轻的脸上露出一抹痛楚的意味,声音有些干涩。

    “你没有输给我,而是输给了这个世界,因为你的对手是世界本身。”

    井九说道:“当然,如果这个世界没有我,也许你会赢。”

    “真的很无趣。”

    太平真人看了眼胸间的伤口,带着些无奈的情绪说道:“我想过无数次自己会怎样离开这个世界,包括进入青天鉴之前都在想,我想过自己可能被你留在这里的某个棋子一闷棍敲死,想过可能被那些无知的村民像野兽一样咬死,想过喝醉看着水面的繁星淹死,甚至想过溺死在粪坑里……现在这种死法真是了无新意。”

    井九扶着大树慢慢站起身来,没有说话。

    太平真人抬头看着他说道:“当然我想的最多的是你找不到我,我在这里过个几百年,然后忽然被钟声惊醒,想起那些前尘往事……总之就这样一剑过去了,着实无趣。”

    井九说道:“死亡这种事情不管用何种方式出现,都很无趣。”

    “我最不喜欢你的就是这点,永远无趣,但我不得不承认,可能像你这样的人才有希望长生。”

    太平真人笑着说道:“因为正义的胜利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必死无疑。”(注)

    井九说道:“师兄,有件事情我一直没忍心告诉你。”

    太平真人神情专注道:“什么事?”

    井九说道:“那年你从冥界归来,决意要做救世主,从那之后你就变得很无趣了。”

    他只喜欢那个喜欢吃火锅、打麻将的师兄。

    虽然他不喜欢吃火锅、打麻将。

    太平真人沉默了会儿,说道:“是吗?也许吧。”

    说完这句话,他闭上眼睛,身体渐渐虚化,变成无数光点,如萤火虫般散开。

    那些光点是红色的,聚如火焰,散如暮光。

    井九看着空无一人的大树,沉默了会儿,向着天空里走去。

    天空里没有阶梯,他却越走越高,直至来到苍穹之上,只有在这里还可以看到没有落山的太阳。

    阴云无由而至,雷暴落下,便是天劫。

    他挥了挥手,破天而出。

    ……

    ……

    隐峰里的青草依然清新如前。

    青天鉴静静躺在草地里。

    井九睁开眼睛,右手落在胸口上停留了会儿。

    那是被太平真人最后一剑刺穿的地方,还有些疼。

    青儿问道:“怎么了?”

    井九说道:“没事。”

    他伸手在野草里拾起那根骨笛。

    青儿说道:“要吹首曲子吗?”

    井九说道:“不用。”

    他望向天空。

    那里在隐峰之外。

    是真实的天空的最高处。

    “太阳落山了,她要来了。”

    ……

    ……

    (注:这句话来自来自英式没品笑话百科的读书评论g源少,用在这里其实有些硬,但想了半天没舍得不用,因为当初看到后便想把这句话写给太平,我写大道唯一的遗憾就是给太平的笔墨太少,我原本是想把他写成那种变态有爱有趣的邪恶少年,当然还有个重要的原因是,真正邪恶的东西现在没办法写,章节比较难通过,所以相对应的,有趣的成分我也减少了很多,不然担心会产生误解,太平当然是这个故事里除了井九最重要的人物之一,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他可是本书第一个出场的人,等写完这一大段情节再来和大家聊吧,接下来还有两个**情节,希望大家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