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章初露

猫腻Ctrl+D 收藏本站

    铁刀仿佛被重新开锋,很多细小的破损就这样被抹掉,除了中间那处极大的缺损无法修复,其余的地方顿时变得明亮如新,一道极其清澈的刀意,像水般弥漫开来。

    “多谢。”刀圣曹园说道。

    井九说道:“不必客气,我这百年领悟了一些新的法门,你看看对你的伤势有没有帮助。”

    话音方落,一道极其精纯却又凛冽至极的剑意从他的右手里生出,落在了那柄巨大的铁刀身上,与那道刀意交汇在了一起。

    嗡的一声响,小庙里起了一场风,金佛表面那些残破的漆皮簌簌颤抖,随时可能落下。

    这是世间最强大的剑意与刀意的切磋。

    赵腊月是破海巅峰强者,依然很难承受,数缕黑发断落,只得退出了门槛。

    啪的一声轻响,小庙的门被风关了进来。

    ……

    ……

    过了很长时间,小庙的门才重新开启,井九走了出来,脸色有些苍白,破损的耳垂处隐隐可以看到血迹。

    赵腊月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在切磋,还是真的切磋……

    井九没有解答她的疑惑,如果这真的是一场切磋的话,不会有任何人知道胜负。

    小庙门再次关闭,隐隐可以看到那尊佛像表面的金漆大部分都已经剥落,但比先前反而显得精神了很多。

    井九走到崖前,望向远处的雪原,问道:“走出来很难吧?”

    赵腊月走到他身边,说道:“你会不会怪我?”

    井九说道:“如果你死在里面,我必然会生气。”

    赵腊月说道:“以后这样的事情也许还有很多,毕竟我是我自己。”

    井九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生死之间有大物,也许你是对的。”

    在雪原里,她在生死之间行走了很长时间,再次确认她的道与井九不一样。他们也许会分道而行,但她不觉遗憾,很多年前她就对白早说过,大道漫漫,能够同行一段已是福分。而且就像井九对顾清说的那样,他们此时在一起,那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

    ……

    不是凭吊,哪怕一路都在与逝者告别。

    也不是怀念,虽然路线与百年前他与连三月走的相同。

    这只是一趟简单的旅程而已,就像人的生命一样。

    井九与赵腊月行走在居叶城的街道上,戴着笠帽,仿佛回到了很多年前。

    无数的声音从四面八方涌来,进入他们的耳中,经过快速的梳理与处理,变成有用的信息。昆仑派与风刀教的较量早就结束了,五场对战里昆仑派胜了三场,获得了冷山的控制权,就连居叶城的局面都变得有些不稳。

    昆仑派掌门何渭出手极狠,最后两场重伤了风刀教主,还斩了一名风刀教的长老。

    这是春天时候的事情,因为朝歌城的那件大事,没有引起太多人注意,而事实上这非常重要。

    经过朝廷与正道宗派百余年的搜刮,冷山看似没有留存什么邪道宝物,实则还藏着不少资源。

    只说地底的那些火系灵脉,便令很多人眼馋。

    昆仑派大举进驻冷山,在烈阳峡旧址重新布置阵法,背后明显有中州派的影子。

    听完这些消息,赵腊月杀意渐盛,说道:“我要吃火锅,全红汤。”

    井九说道:“居叶城涮肉多,红汤不见得好,不如吃手把肉。”

    赵腊月盯着他的眼睛说道:“我要吃红汤!”

    井九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说道:“依你。”

    进入酒楼,吃了顿并不怎么正宗的麻辣火锅,赵腊月满意地眯起了眼睛,唤出弗思剑给他削了一个果子。

    青鸟落在窗台上,眼里毫无情绪说道:“何渭出来了,在烈阳峡。”

    赵腊月看着她问道:“你不打算变成人形了?”

    青鸟说道:“做人太苦。”

    赵腊月说道:“但可以吃火锅。”

    青鸟说道:“我吃素。”

    赵腊月想了想,说道:“那确实不需要火锅。”

    ……

    ……

    烈日当空,冷山却依然寒冷,看似荒芜的原野上,有道黑影正在高速前行,那是天空里的寒号鸟。

    昆仑派掌门何渭坐在寒号鸟上,面无表情地看着地面。

    群山与荒野上,有十几个昆仑派的附庸小派正在清理,还有两百余名昆仑剑修在前方的烈阳峡遗址处重新布置阵法。

    虽然获得了与风刀教之间的战争胜利,还有中州派的暗中支持,他也没有胆量把整个冷山都划成昆仑派的地盘,朝廷与青山宗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情,他也不会在春天的时候出手那般狠辣。

    唯有把自己的后路完全断掉,中州派才会相信他的诚意。

    他需要中州派相信自己的诚意,是因为……赵腊月还活着。

    赵腊月极有可能猜到是他动的手。

    如果青山宗来找麻烦,他自然会打死不认,但井九醒了过来……他不敢冒险,而且谁知道刀圣什么时候能养好伤。

    在那之前,他必须把中州派交待的事情处理干净,这样才有机会得到云梦后山的道法甚至是一缕仙气,看看有没有机会破境,成为真正的大物。

    寒号鸟飞到了烈阳峡的遗址上空。

    昆仑派长老与弟子们看着掌门亲临,纷纷恭敬行礼。

    看着地面那条横贯数百里、无比壮阔的大裂缝,何渭想起当年柳词的一剑之威,觉得有些心寒,沉声喝道:“动作都快些。”

    昆仑派长老与弟子们赶紧应是。

    忽然,何渭眼神微变,毫不犹豫召出飞剑,施展出威力最大的剑招,向着远方的天空斩去!

    一道明亮至极又寒冷至极的剑光出现在天地之间,杀意十足,强大的难以想象!

    荒原间的草屑被风卷起,石砾狂滚。

    昆仑派弟子们愕然向着天空望去,的邪道妖孽前来窥视?

    真是找死!

    擦的一声轻响。

    那道强大的剑光,就像遇着阳光的雪一般消融在天空里。

    有一抹极淡的剑光在何渭的身边闪过,拖出一道如残雪般的白色痕迹。

    他的右臂离开了身体,向着地面坠落,鲜血狂喷。

    剑光与白色痕迹敛没于一点,显出身形。

    井九站在数里外的天空中。

    白衣轻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