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章你我皆通天

猫腻Ctrl+D 收藏本站

    题记:迷神引金朝:王哲

    偶暇追游,无凝碍。独望锦波青岱。回头处、忽见荒林外。

    一堆儿,骷髅卧,绿莎内。孤惨谁为主,与排赛。空衒双眸阐,上尘塞。

    雨洒风吹,日晒星光对。转业增添,重重载。异乡域,甚方客,何年代。

    遭遇迷神引,怎生奈。

    (王哲好像就是王重阳……呃……)

    ……

    ……

    天光峰顶很安静。

    飘向别峰的云重新聚拢回来,苍白的就像赵腊月的脸。

    她败在了方景天的剑下。

    准确来说,方景天没有出剑,因为她也没有出剑。

    没有人觉得赵腊月是不自量力,也没有人敢轻视她就算弗思剑不在身边,她依然展现出来了极其强大、甚至可以说可怕的剑道修为,那就是后天无形体剑的可怕之处。

    换作任何一名破海巅峰的修行强者,都不见得是那一刻她的对手。

    问题在于方景天是通天境的大物,已然超凡脱俗,凌于云海之上。

    峰顶的血渍不多,因为前些天在雪原赵腊月已经流了太多的血,也因为方景天不可能全力出手。

    首先是身份地位使然,这是应该有的风度,其次更重要的原因是……碧湖峰上一直有双眼睛在盯着他。

    那双眼睛很幽冷,但一旦疯狂起来,必然极其疯狂而嗜血。

    事实上,地面那些血渍大部分都是卓如岁的。

    在赵腊月之前,他便抢着出了剑。

    吞舟剑确实强大,他的境界实力确实傲视同代修行者,但他败的比赵腊月还干脆,或者说,他认输的更干脆。

    打不赢方景天这样的人物,不丢人。

    他受的那些小伤,是方景天施加的一些薄惩罢了。

    但他这时候表现的就像重伤将死一般,靠在过南山的怀里,不停哎哟哎哟的叫着。

    就连雀娘都有些看不下去。

    这就结束了吗?

    当然不。

    元曲已经召出了那把灰色的、七转八折的、怪模怪样的、表面还有些反光晶石的无名怪剑。

    他当然也会输,但接着还有玉山师妹,还有迟宴长老,还有雷一惊、幺松杉、还有无数依然记得井九的年轻弟子。

    想着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他便觉得极美。

    童颜说的没有错,方景天其意不正,更需要在意服众二字,必不敢随意杀人。

    打不过你,难道还不能拖着你?

    只是有些可惜小师弟与阿飘不在,顾清师兄也不在,不然今天才叫热闹。

    想着这些事情,元曲已经来到了场间,对着方景天恭恭敬敬行了一礼,说道:“弟子……”

    按照童颜的规划,他这时候应该说很长一段话,隐晦表明自己乐浪郡元家弟子的身份,然后再如何如何……却没有想到自己接下来的话根本没有被人听见,便淹没在了一片惊呼里。

    元曲有些意外,顺着众人的视线向着天空望去,也不禁吃了一惊。

    青山九峰间的云海是平静的,如白色的羊毛毡,但在青山大阵外的真实世界里,还有随风流动的云层。

    那些云层正在逐渐分开,露出后面的天空,看着就像是十余道蓝色的车辙,要通往未知的地方。

    如此画面,必然不是天地自然造化,那是源自何处的伟力?

    人们震惊地看着天空的异象,议论纷纷。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哪家宗派的法舟经过?”

    “不可能,世间哪有这么快的法舟。”

    “难道这是什么征兆?”

    方景天银眉微飘,广元真人有些困惑,青帘小轿的轿帘无风微动。

    越来越多的人接近了真相。

    如此异象,极有可能是天地生大物的征兆。

    天地异兆发端于北方,难道是中州派哪位大人物进入了大乘期!

    想到这种可能,青山弟子们神情有些凝重。

    “不……不对,这……是剑……剑啊。”墨池长老忽然说道。

    众人更是吃惊,心想西海剑派已灭,无恩门封山,世间用剑的宗派不多,能出通天大物的更少,青山宗……有谁在北方?

    “难道是顾清师兄?”有人不敢确信地问道。

    “不可能。”卓如岁早就忘了呼痛,嘲笑说道:“就他那天赋,再修三百年也没可能。”

    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云海里的那些车辙变得越来越宽,散发出来的气息也越来越清楚。

    卓如岁神情微变,想到了某种可能,紧接着,越来越多人想到了。

    忽然间,云行峰上终年不散的雾气消失无踪,无数道剑与剑胚自崖间现出身影,对着遥远的北方微微伏首行礼。

    百余年之前,青山宣读柳词遗诏的时候,曾经出现过类似的画面,但今天的盛景更胜当年。

    这幕画面证明了人们心里的猜想,所有人都震惊无比。

    难道掌门真人在朝歌城醒了过来?

    不,不止是醒了过来,而且他晋入了通天境界!

    雷一惊、幺松杉等青山弟子惊喜异常,对着遥远的北方、朝歌城的方向跪拜行礼。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青山弟子跪了下来。

    云海里的那些车辙,原来是剑的痕迹。

    震惊没有就此结束。

    无数道更加细微、却同样高远的剑意从青山群峰之间生出,向着天空而去。

    众人震惊回首,发现那些极细的剑意来自清容峰。

    梅里师叔眼神明亮,脸色微红,很是激动,那些少女们更是高兴地跳了起来,不停地喊着什么。

    那些极细的剑意来到高空之上,与自北方而来的那些剑笼罩住了整座青山。

    这是无端剑法的剑弦。

    方景天望向清容峰方向,神情有些复杂说道:“恭喜师妹。”

    剑弦微动,发出清脆如剑鸣般的动人声响,那是因为有人落在了上面。

    南忘从清容峰那边走了过来,赤足踩着剑弦,银铃随之而鸣,没有什么出尘之意,更像贪玩的小女孩。

    剑弦动而无端,根本无法确认位置,她的身形也是如此,一时在十余里外的峰顶,一时在云头,如醉酒一般。

    这就是通天境界。

    啪的一声轻响,她落在了天光峰顶,微微仰着小脸,对方景天说道:“师兄,现在你还想争这个掌门之位吗?”

    峰顶一片安静,所有人都等着方景天的回答,却已经猜到了他的答案。

    南忘刚刚破境,想来不是他的对手,问题是那个人已经醒了,而且一步便踩到了最高的天空上。

    剑意组成的折梅再次出现在天空里。

    方景天回了昔来峰。

    看着天空里残留着的数十道剑光,南忘撇了撇嘴,转身望向赵腊月说道:“值得吗?为了这么个男人。”

    卓如岁心想我才是第一个出手的人啊……却不知道赵腊月今天真存了必死的念头,也要阻止方景天成为青山掌门。

    南忘很清楚这点,才会提出这个问题。

    赵腊月说道:“在你的眼里他是男人,在有些人的眼里他是一把剑,在我的眼里他就是他。”

    卓如岁越发听不懂她们在说什么,对南忘说道:“师姑,你早些出来,我们也不用受这么重的伤。”

    “你们倒是想把我用的如意。”

    南忘冷哼一声,负手走到崖畔,望向云海远处的朝歌城方向。

    如果不是井九忽然醒来,一步登天,她不想低他一头,想要通天只怕还需要几十年的时间。

    赵腊月大概明白这番因果,没有说什么。

    ……

    ……

    天地生大物,自有异象生,再加上旧梅园、皇城、西城墙外的动静,整座朝歌城都被震惊了,人们涌到街上,看着被整齐分开的云海,激动地议论着什么。

    井九带着柳十岁走进朝歌城,出现在的所有人的视线里。看到那张绝美不似人间能有的脸,朝歌城的民众很快便猜到他的身份,如潮水一般分开,让出街道,视线里充满了敬畏与好奇,还有很多人已经跪了下去,不停磕头。

    人间不见井九百年,传说依然在。

    柳十岁跟在他的身边,感受着无数道炙热的视线,隐约猜到了一些事情,难免有些紧张。

    那场春雨洗去了朝歌城里的灰尘,乌黑的太常寺檐角终于恢复了些生气,更加醒目地指明了方向。

    看着太常寺而行,没用多长时间,二人便来到了井宅。

    这里现在是朝歌城的禁地,那些跟过来的百姓被阵法挡在了外面,街巷变得清静了很多。

    井九望向街对面的那座佛殿,说道:“辛苦。”

    禅子坐在佛殿深处,伸手把身前的木棍抓起,吩咐僧人收拾好,说道:“赶紧去白城,我不想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