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二十一章天地生大物

猫腻Ctrl+D 收藏本站

    旧梅园里忽然响起一阵极其密集的噼啪声。

    就像是弓弦断了,又像是灌满了酒的皮囊破了。

    事实上是剑弦断了,诛仙剑阵破了。

    被碾压至湖底的那层薄水坚硬的仿佛砖石,上面忽然出现一个脚印。

    微风轻拂,白衣轻飘。

    井九出现在庵堂废墟上,站在顾清的身前,伸出一根手指,指向那道血影凝成的剑。

    这一刻,整个朝天大陆的时间都停止了。

    只有他的手指与那道血影凝成的剑还在向前。

    啪的一声轻响。

    血影凝成实质,那是阴三的手指。

    两个人的手指。

    两个人。

    终于相遇。

    ……

    ……

    难以想象其数量与精纯程度的剑意,从两根手指相遇的地方喷薄而出。

    就像世间最壮观的瀑布,就像那年的暴雨,就像朝阳出东海。

    宇宙锋、不二剑、初子剑感受到了笼罩在废墟上的无数剑意,避至空中。

    弗思剑索更加红亮,看着就像是地底的岩浆河流,自然脱离顾清的手,变成一条鞭子,抽向阴三的脸。

    骨笛迎风而起,呜咽作响,那条鞭子就像死蛇般垂落。

    井九左手抓住顾清,把他掷向了遥远的别处。

    呼啸破空声里,顾清变成了一个小黑点,落在了十余里外的皇宫里,在广场上砸出了一个大坑。

    平咏佳感受到诛仙剑阵被夺,有些茫然地睁开眼睛,喷出一口鲜血。

    顾清浑身是血,倒在坑底,皇城大阵也已经被井九夺了过去。

    阿飘尖叫一声,从殿前的石阶上消失,瞬间便来到广场中央,却不知道应该先去救谁。

    ……

    ……

    天空里的阴凤感知到了天地间的气机变化,生出强烈的警惕,发出一声极其暴戾的尖啸,十余丈长的尾羽再次化剑而出,强行斩开禅子的光镜束缚,向着旧梅园疾飞而去。

    旧梅园废墟上,井九左手握着弗思剑索,阴三的右手握着骨笛,无形小剑在身周游动,灵动至极。

    二人静静对视。

    对他们这种层次的强者而言,如果他们想要,一眼间便能交换无数信息。很多年前,井九在雪原与雪国女王便曾经有过这样的交流,南趋死前与他也曾经有过很长而且很重要的一番对话,今天他们会说些什么?

    “你的运气真好。”

    “是耐心,我等了你十七年。”

    “难怪你会在这时候醒来,从推演来看这是没道理的事情。你或者早就醒来,或者醒不来。所以这次我才会来。”

    “你总是喜欢算来算去,却算不到有很多事情是算不清楚的。”

    “比如顾清不怕死,还是别的什么?”

    “比如我飞升失败,但还活着。”

    “但你确实是在沉睡,不然怎么能瞒得过我的眼睛?”

    “是的,我确实继续睡了十七年,如果没有合适的时机,我可能会继续睡下去。”

    “时机?”

    “事件的触发点。”

    “我很好奇。”

    “当你准备施展出羽化的真本事时,真正来到这个人间时,我就会醒来。”

    ……

    ……

    这番对话是在神识里进行的。

    与此同时,这场时隔数百年重新开始的战斗也在继续。

    一心二用乃至百用,对他们来说都不是难事。

    井九动念。

    宇宙锋、初子剑、不二剑再次落下。

    阴三动念。

    小剑破空而起,碎。

    两根手指相遇的地方,落下一滴血,殷红至极,没有任何杂质。

    那是阴三的血。

    骨笛破空而起。

    呜咽声起。

    阴三的左臂断脱,瞬间成灰。

    井九手指再出。

    红衣如蜕,阴三从原地消失。

    一只通体殷红的小鸟,从废墟上飞起,避开剑阵,飞向高空。

    红鸟表面的羽色有些斑杂,那是因为染着血。

    井九也来到了天空里。

    红鸟扇动翅膀。

    这便是朱雀振翅。

    无数道剑意破开云海,斩出无数滴雨来。

    皇城大阵骤然碎裂。

    朝歌城笼罩在雨中。

    红鸟消失无踪。

    井九转身望向地面,再次消失。

    下一刻,他来到了西城外。

    城墙外一片鬼哭声,阴风俱散。

    柳十岁与苏子叶靠着城墙,凭着最后的真元,抵挡着满天鬼火。

    满天鬼火里忽然出现一张极恐怖的血盆大口,便要把他们吞了进去。

    恰在此时,井九从天空里来到这里,化作一道剑光,进入了那张大口里。

    满天鬼火瞬间消失,绿柳重现生机。

    玄阴老祖站在河面上,神情骤变,厉啸一声,身体以难以想象的速度缩小,魔躯变得更加坚不可摧。

    啪的一声轻响,玄阴老祖的胸口微微突起,然后破开,溅出数道如墨般的浓血。

    井九落到地面,手里拿着那颗还天珠,珠子表面残着一些血迹。

    满天雨丝里,阴凤厉啸而至,尾羽如剑,在地面画出一道笔直而深邃的痕迹。

    井九弹指向空,无数道剑意并着赶过来的宇宙锋三剑,破天而去。

    擦擦数声响,阴凤身体表面出现数道伤口,不敢停留,伸出利爪,抓住玄阴老祖的双肩,带着他向远方飞去。

    朝歌城的上空,回荡着玄阴老祖愤怒而痛苦的声音。

    “我要杀了他!我还能战!我是不小心吞了他!不然他怎么能是我的对手!”

    ……

    ……

    看着消失在天际的阴凤,井九安静不语,没有追击。

    下一刻,他的身体微微摇晃了两下,白衣上出现数道裂口。

    “公子!”柳十岁掠了过来,顾不得自己的伤势,赶紧扶住了他。

    井九摆摆手,示意自己无事。

    一根数丈长的黑色细羽缓缓从天空里飘落,落在了他的脚边。

    他挥手把黑羽收了进去。

    看到这幕画面,柳十岁确认他真的没事,终于放下心来,再也压制不住伤势,直接跪坐到了地上。

    苏子叶对玄阴宗的功法极熟悉,境界不见得有柳十岁高,受的伤要轻很多,走到井九身前长拜及地。这些年他一直在西海那边活动,靠着朝廷与青山宗某些势力的暗中支持,发展的颇为不错,虽然还不敢重新打出玄阴宗的旗子,却也收了不少门人。他不知道童颜为什么要自己来朝歌城,今天看到了这么多事情,更加不敢询问,行礼之后便准备离开。

    “如果你猜到什么,也不准告诉童颜。”井九忽然说道。

    苏子叶恭敬应下,直接地遁离开。

    天空里的云本就极淡,只是被井九与阴三的不世剑意逼出了雨水,无根无源,此时自然渐渐停了。

    从皇城里散出来的剑意则是早就停了,满天阳光不再被切割,颜色渐明亦渐淡,不复晚霞之美,却多了些春日之好。

    井九望向朝歌城,问道:“真的一百年了吗?”

    柳十岁说道:“是的,公子。”

    井九从袖子里取出一根骨笛,静静看了片刻,凑到唇边吹了一首曲子。

    那根骨笛中间有道殷红的血线。

    随着他的吹奏,血线颜色渐淡,直至全无,骨色如玉。

    朝歌城墙下忽然生出很多野花。

    先前落过一场春雨。

    天光如晨。

    碧空里出现无数道剑痕,向着四面八方而去。

    这是天地生大物的征兆。

    “给你了。”

    井九把骨笛扔给柳十岁。

    柳十岁接过骨笛细心藏好,心里很是震惊。令他震惊的事情不是太平真人的骨笛被公子所夺,也不是公子把这根骨笛给了自己,也不是……公子沉睡百年,就此破境通天,而是公子什么时候學会了吹笛子?

    ……

    ……

    (第六卷千秋岁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