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零四章顾清的故事

猫腻Ctrl+D 收藏本站

    顾清静静地看着她,没有出言安慰。

    他就像他师父一样,哪怕连三月死了,也不会哭。

    你哭你的。

    与我有什么关系呢?

    直到他觉得脸上有些异样,伸手摸了摸,发现已经被泪水打湿了,才醒过神来。

    自己不是师父啊。

    ……

    ……

    他当然不是井九。

    井九是神皇的儿子,出生便住在皇宫里。

    他的父亲虽然也是顾家的大人物,但他从出生便住在那个偏院里,院子很是狭小简陋,甚至比那些有脸面的下人还不如。因为他的母亲不是正妻,最开始的时候连妾都算不上,不是通房丫头,就是一个被男主人随意用了的丫环而已。

    顾家能发展到今天,自然有可取之处,所有子弟,无论嫡庶远亲都会拥有受教育的机会,会被查看有没有修行天赋,不会有任何遗漏。幸运的是,顾清在很小的时候,就展现了自己的修道天赋,但不够幸运的是,他还有一个兄长,天赋比他更好,而且是嫡生子。

    顾家做了些准备,几年后便把顾清送进了青山。

    那名叫做顾寒的兄长,对他自然很冷淡,但也谈不上坏,把他带去了两忘峰,做了青山首徒过南山的剑童。

    如果他的生命按照这样的轨迹运行下去,承剑之后,他会正式加入两忘峰,努力修行杀敌,凭着年资与功劳,换取珍贵的丹药与剑法,然后看有没有希望在两百年后成为哪座峰的长老。

    问题是在承剑的那个夜晚,他遇到了井九,从而生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的飞剑就像破铜烂铁一般,被井九砸到了远处的山里。

    那一刻除了愤怒与羞辱,他的心里更多的是茫然情绪。

    他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下意识里问了井九一句。

    请教刚刚击败自己的对手,这本身就很莫名其妙,更莫名其妙的是,井九居然认真地回答了。

    因为在承剑大会上提前用了六龙剑诀,他被停了一年的修剑资格。

    顾寒有些不悦,也没有说什么,让他再等三年承剑。

    修道这种事情,停滞三年,往往便意味大道无望,就在顾清心生绝望的时候,柳十岁对他说了一句话:“你要不要去那边试试?”

    顾清想了很长时间,终于做出了决定。

    这个决定肯定会得罪顾寒,甚至会让顾家放弃对他的培养,但他还是那样做了,并且在做出决定的那一刻,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因为从那一刻开始,他终于离开了顾寒与顾家。

    他去了神末峰,井九与赵腊月表示不需要执事,但这座山峰如此大,你随便住就是。

    他在神末峰里住了下来,与猴子们修了一间木屋。

    三年后,井九与赵腊月从海州归来,他参加承剑,自然成了井九的弟子,得授天光峰的承天剑法。

    这些经历确实精彩,放在别的故事里,往往都是男主角的待遇,但他很清醒地知道,自己的修道天赋不如两位师长,也不如柳十岁以及后来认识的卓如岁等人,见过童颜之后,更知道自己绝对算不上聪明。

    他只能用更多的时间修行,而且在别的方面付出更多心力。

    他细致地处理着所有的事情,成为了神末峰真正的大管家,继而成为了景尧的老师,做了几年的青山代理掌门,现在更是成了监国。

    治理国家当然很难,他最开始的时候也有些不自信,但这一百年里他把景尧辅佐的很好,没有任何人能挑出半点毛病。

    在皇城里的日子太长,他已经很难记得起当年顾家那个狭小又潮湿阴暗的小院子。

    他的母亲早就从那个院子里搬了出去,成为整个家族最敬重的老太君,七十年前平静而满足地离开了人世。

    对凡人来说丹药的延寿作用有限,大限到时谁也避不过去。

    母亲去世的时候,顾清离开朝歌城,回了一次家,那是他在人间最后的连线。

    父亲死时,他没有回去,顾家自然不敢有任何意见。

    无论谁来看,顾清的修道生涯都很顺遂,令人羡慕甚至嫉妒。

    他遇到井九之后,只在天光峰顶出现过一次需要拼命的机会,还没有拼成。

    “你这辈子有没有为谁拼过命?”

    他知道有人问过师父这个问题,师父没有回答。

    在他想来,师父是愿意为连三月拼命的,因为他见到过那天师父倒下之前的眼神。

    那自己呢?除了师父,我还愿意为谁拼命?

    ……

    ……

    窗边,胡太后在默默流泪。

    顾清默默想着,我愿意为你拼命。

    是的,虽然别的做不到。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顾清已经记不清了。

    他的话不多,更不像卓如岁与元曲那般喜欢唠叨,但可能是因为小时候那个院子太过安静的缘故,其实他很喜欢热闹。

    火锅他吃的也不多,但其实那些事情都是他张罗的。

    他喜欢这种像家一样的感觉。

    大概就像井九喜欢看他们吃火锅一样。

    他不想离开神末峰,一天都不想,却偏偏被师父扔到了朝歌城。最开始的时候,他是真的很不习惯,甚至带着一些怨气,直到后来发现,每天夜里都会有热乎乎的宵夜搁在自己的桌上,不管自己吃不吃。

    那时候的她还是胡贵妃,想要稳住青山这个强援,对他自然十分客气热情。

    但他一直对她很冷淡,守着规矩,保持着距离,甚至很少正眼看她。

    原因说来很简单……胡贵妃生的太好看了,他很想看,但知道会看出问题。

    这是个道行高深的狐妖,就算穿的再整齐、哪怕穿着农家的大棉袄,也比普通女子不着寸缕更诱人。

    更麻烦的是,他发现胡贵妃也经常在看自己。

    她的眼神里没有什么**,只有好奇与讨好。

    可是,你看我做什么呢?

    你难道不知道这么看下去,会出事吗?

    顾清很是郁闷,自然不会给她什么好脸色看。

    胡贵妃应该是误会了他的意思,以为这个正道弟子瞧不起自己的出身,对他也冷淡了下来。

    那已经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情了。

    后来。

    神皇离开了这个世界。

    他从青山回到了朝歌城。

    皇宫里一片安静。

    景尧红着眼睛,强忍着悲痛,在大臣的辅佐下处理着政务。

    殿里安静的像座坟墓。

    他站在窗外,远远地看着她。

    那时候的她,就像被人抽掉了魂魄,脸色苍白,就那样木然地坐在榻上。

    所有的宫女与太监都被她赶走了。

    忽然,她哭了起来,便再没有停歇。

    她泣不成声。

    她肝肠寸断。

    夜空里飘来阴云,遮住星光,仿佛星星都不忍听下去。

    顾清甚至怀疑,如果让她再继续哭下去,会不会直接哭死。

    他没办法就这么看着,走进殿里,来到她的身前,想要安慰她几句。

    但神末峰的人都不会安慰人,他不知该说些什么。

    胡贵妃有些茫然地看了他一会儿,忽然扑进他的怀里,抱着他痛哭起来。

    顾清吓了一跳,想要挣开却发现无法做到,这时候才知道她的境界修为原来比自己高多了。

    胡贵妃就这样抱着他哭了一夜,泪水湿透了他的衣衫。

    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发生。

    ……

    ……

    第二天,一切回复了正常。

    她开始做太后娘娘,他开始监国,依然保持着距离,关系很是冷淡,从不对视。

    十年后的某一天,他到了破境入游野上的关键时刻,来到那道宫墙上,看着上面的自然裂纹,剑心渐宁,只是总还差了些什么。

    忽然,他感受到一道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转身望去,只见窗内她正看着自己,脸上满是嘲弄的神情。

    因为那一眼,他破境了。

    她知道这件事后,开心地笑了起来,从那之后便经常盯着他看。

    当然是没有外人在场的时候。

    就算顾清有些恼怒地回视过去,她也不会退缩,依然笑嘻嘻地看着他,就像个贪玩的小姑娘。

    可能是因为恼怒回视的次数太多,他也不再害怕看她,当她没注意的时候,也会盯着她的侧脸看。

    真的很好看。

    爱美之人,人皆有之,世间那么多人都能盯着师父的脸看,我为什么不能?

    就这样又过了十年,终于发生了一件事情。

    与书里的那些言情故事不同,那天没有出什么大事,他们也没有谁生病,更没有谁伤重将死。只是一个寻常秋日,可能是因为天气太好,可能是因为殿里无人……

    好吧,是因为那天水月庵结束了轮守,甄桃要随庵主回东海,他专程出宫去送了一趟。

    回到宫里的时候,他发现气氛有些不对劲。

    她把所有太监宫女都赶走了,自己在殿里喝闷酒,地上已经空了十几个酒坛。

    顾清走过去,把她手里的酒坛子抢了过来。

    她很生气,盯着他的眼睛,一言不发,满是恨意。

    顾清有些害怕,又有些高兴。

    她说自己喝多了。

    他说要不要去园子里逛逛。

    园子里没有人,花树间的草地有些不平,她喝了太多酒,有些走不稳,险些摔倒,下意识里抓住了他的手。

    他们牵着手在无人的御花园里走了很长时间,没有说话,没做别的,就是牵着手不停地走,走到额头冒汗,手心更是汗出如浆。但他们没有松开手,一次都没有,从始至终都紧紧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