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九十六章笛声再起

猫腻Ctrl+D 收藏本站

    修行界公认白真人是朝天大陆最强大的数位大物之一,但奇怪的是修行者们私下对她的评价并不高。

    大概就像阴三与井九以及刚死的寇青童都曾经说过的那样,她做事总是有些小气。

    但直到此时,人们才真正地看到了她的强。

    那是真强。

    白刃仙人在高空里化作光点,就此死去。

    中州派云船在青山剑阵的打击下,变成碎片,至少数百名长老与弟子,就此死去。

    她的女儿脸色苍白,坐在连三月的身边,明显情形也不对劲,很可能就此死去。

    在这样的局面,她却还是那样的冷静或者说冷漠,就像天下的大局还是在自己的控制之中。

    这不是伪装,而是因为从始至终,她都还没有出手。

    很明显,现在连三月与井九都已经没有再战之力,那么谁来呢?

    “五场三胜,青山宗已经赢了。”

    天空里响起布秋霄的声音,沉稳而坚定。

    白真人看了苦舟一眼,说道:“二打一也算?”

    连三月与井九迎战白刃仙人,不管是车轮战还是合击,总之确实是二打一。

    “云梦山也是两个人。”

    一朵莲云自南方飘来,送来禅子的声音。

    白刃仙人降临在白早的身体里,从某种角度来说,中州派也确实是出了两个人。

    不过谁都知道,不管白真人还是布秋霄或者禅子的话都是借口。

    中州派毁了三艘云船,死了三名谷主,十余名强者,数百名弟子,已然与青山宗结下血海深仇,在这种时候,井九与谈真人的那份赌约还有什么意义?

    看着淡淡薄雾里白真人面无表情的脸,便知道她今天绝对不会就此罢手,中州派的攻击还会继续,在场所有人都可能会死。

    一道若有若无的威压从苦舟里落到皇城广场上。

    一道清丽的光线经由镜面折射后也落在了广场上。

    布秋霄与禅子已经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你们想陪着一起死,无妨。”

    白真人理都没有理他们,向大殿走了一步。

    一步。

    皇城皆雾。

    天空里响起恐怖的呼啸声,剩下的十艘云船向着皇城而来,越千门等炼虚境大强者站在舟首,警惕地看着四周。

    白真人走到殿前,看着石阶上的井九说道:“青山剑阵确实厉害,但现在你还能再用一次吗?”

    是的,井九不能再打了。

    忽然皇城前方响起一道清扬的笛声。

    那笛声仿佛来自溪边,来自牛背,来自青山。

    一个红衣少年横吹竹笛,从皇宫正门处缓缓走了进来。

    笛声飘扬在皇城广场上,那些插在地面的剑仿佛感受到了某种召引,开始颤动起来。

    伴着清脆的摩擦声,十余道剑离地而起,化作厉光,杀死了一名试图进入皇城范围的中州派高手。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飞剑离地而起!

    青山剑阵似乎有了再起的迹象!

    眼看着不对,中州派的长老与弟子们纷纷自云船里飞落,御起法宝与道法,攻向着那名红衣少年。

    红衣少年仿佛无所察觉,只是神情专注而平静地吹着笛子,缓步向着殿前行走。

    笛声悠扬,随着他的脚步移动,越来越多的剑颤动起来,然后离地而起。

    嗖嗖嗖嗖!

    无数道飞剑在红衣少年的身周飞舞着,穿行着,然后如线远行,将那些中州派长老与弟子斩杀于天空!

    越千门自天空里踏落,发出一声暴喝,手里的法宝散发着白色的光毫,向着红衣少年镇压而去!

    数百道青山飞剑破空而起,变成一道缎带,直接把那件法宝缠在其间。

    如暴雨般的密集的切割声里,那件法宝竟是被直接斩成了碎片!

    飞剑没有停止,继续向着天空而起,穿过越千门的身体。

    越千门发出一声蕴着怒意的痛呼,右臂离体而飞,瞬间被剑意斩成粉末。

    身受重伤的他,再不敢作任何停留,用天地遁法回到云船之上。

    那些正在向着皇宫进发的云船,感受到了天地间森然的剑意,也不敢再往前一步。

    ……

    ……

    那名红衣少年来到皇城广场中间,终于放下了手里的竹笛,静静看着白真人。

    少年眉眼清秀,透着股亲切的味道,眼神却是那般的淡漠,就像是整个世界毁灭于眼前,也毫不在意。

    所有人看到这幕画面都惊呆了,猜到他就应该是太平真人,也就是阴三。

    “青山剑阵我还能用。”阴三看着白真人平静说道。

    他是青山的前代掌门真人,自然能用青山剑阵。

    前提是,拿着掌门令牌的井九不阻止他。

    很明显,在这种情况下井九当然不会这样做。

    白真人看着阴三面无表情说道:“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活到了现在,但我看得出来你还很弱。”

    阴三微微一笑,说道:“就算是个小孩子,只要能拎起铁锤,还是能砸死几个人的。”

    白真人面无表情说道:“你拎给我看看?”

    ……

    ……

    对于中州派来说今天是最好的机会,而且他们付出了一张仙箓与白刃先人一道分身的代价,如果就此离开朝歌城,岂不是前功尽弃?

    谁都能想到,白真人不会放弃。

    太平真人用笛声调动的青山剑阵,明显与先前井九召来的青山剑阵有区别。

    阴三看着她微笑说道:“我不觉得你有机会。”

    话音方落,天空里忽然传来一声雷鸣。

    这声雷鸣并非来自高空的阴云,而是来自天际,来自西北方向数百里外。

    那里是云梦山。

    那是麒麟的怒吼。

    听到这声怒吼,皇城四周的人们很是畏惧,心想难道这只远古神兽要出山了?胡贵妃脸色苍白,心想这可如何是好?景尧与鹿国公等人也是神情严峻,心想如果青山宗再不来人,今日看来还是必输之局。

    谁都没有想到,听到麒麟的怒吼,白真人深深地看了阴三与井九两眼,化作一团云雾从广场上消失。

    十余艘云船也以最快的速度撤离,很快便离开了朝歌城,竟是连那些死在广场上的弟子都没有管。

    人们看着天空,震惊想着这是怎么回事?

    ……

    ……

    十三艘青山剑舟破云而出,围住了朝歌城西北方向的云梦山。

    春深时分,天空里落下一场风雪。

    元骑鲸、方景天、广元真人、南忘、成由天、伏望六位峰主,墨池等十余名破海境长老,都在云海里看着下方。

    青山宗竟是强者尽出!

    最前方的那艘青山剑舟已经开始了攻击,无数道剑光不停从舟上飞落,向着云梦山斩去。

    淡青色的光泽不停闪现,表明云梦大阵正在进行防御,看着应该没有问题,但不知为何,总显得有些辛苦。

    童颜站在那艘青山剑舟的最前方,神情淡漠而平静,不停计算着云梦大阵的薄弱环节与运转规律,偶尔伸手一点,于是满天飞剑便会转了方向,随之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