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一招从天而降的剑法

猫腻Ctrl+D 收藏本站

    井九的声音如剑鸣般从高空来到地面,然后传播开来。

    朝歌城一片哗然,所有人都惊呆了。

    诛仙剑阵那不是神话里的东西吗?就像朱鸟一样早就已经没有了传承,为何却在井九的手里重现天日?

    中州派的弟子们的情绪还要更加复杂一些,诛仙剑阵……这名字对他们来说实在是有些不祥的征兆。

    各宗派的真正强者,更吃惊的是另外一件事。

    那就是白刃仙人刚才居然没能摆脱这座看似简陋的剑阵。

    这固然是因为井九摆出来的诛仙剑阵非常强大,但那也需要主持剑阵的人能够看穿白刃仙人的行踪。

    你在山里看着天空里的太阳,如何能够知道太阳离你究竟有多远?

    如果连距离都无法知道,又如何确定对方的位置?

    连三月今天展现出来如此匪夷所思的境界与战力,堪称朝天大陆最强者,却依然在与白刃仙人的战斗里全无胜机,便是因为这个道理,井九凭什么可以做到?

    人们忽然想到他有可能就是景阳真人,隐约明白了一些什么。

    是的,井九曾经飞升成功过,虽然被白刃偷袭,被迫回到朝天大陆,现在境界不算高,但他曾经也拥有过超越这个世界范畴的意识在意识层次方面,他是朝天大陆唯一可以与白刃相提并论的人。

    “你觉得这样就能杀死我?”

    白刃看着剑阵外的井九平静说道,然后轻轻挥了挥衣袖。

    一道难以形容的强大威压,随着那些极淡的金风向着四野而去,从天空里垂落下来的几道云丝,瞬间便变成虚无。

    朝歌城上空一片澄静,只有无边无际的阴云,像块大铁板般压着所有,给人一种极其难受的压抑感受。

    这道极淡的金风,看着很是令人沉醉,却比高空里的罡风要可怕无数倍,所过之处,万物不存。

    弗思剑的血红剑芒瞬间变得黯淡了很多。

    宇宙锋的剑身开始熊熊燃烧,不再那般清寂。

    初子剑上蒙上一层灰垢,不再那么清冷。

    不二剑最是不堪,竟是在金风及体之前便提前开始闪避,却又没能完全避开,无比光滑的剑身上出现了斑斑锈迹,看着极为难看。

    四道仙阶飞剑瞬间灵气受损,诛仙剑阵自然也不复先前那般强大,杀意被减弱了很多。

    很明显,白刃只需要再出手数次,便能破阵而出。

    因为这不是诛仙剑阵的完全体。

    还需要一把剑。

    井九来到诛仙剑阵里面。

    他的身法如仙似魅,隔着十余里出现一次,如一颗闪烁的星辰,连续占据了十七个星位,来到白刃身前,一指点向她的眉心。

    他才是朝天大陆最锋利、强大的剑。

    随着万物一剑斩开星路,诛仙剑阵重新变得稳定起来,甚至更加强大,杀性更是不知道提升了多少倍。

    弗思剑等四道飞剑随他而动,剑意凌然而出,直指白刃。

    白刃没有任何惧意,双手如莲花般绽放,释出无数仙气。

    四道凌厉至极的飞剑到了,落在了那层仙意上,只留下了四道浅浅的痕迹。

    那四道剑痕组成了一个乂字。

    井九的手指便点在了这个乂字的正中间。

    无比刺耳的切割声响声,天空里溅起无数火花,向着地面垂落,如火瀑布一般,只是落不得数十丈,便消失无踪。

    隔着满天火花,白刃看着井九说道:“就凭这几把剑是不够的。如果你没有把仙气给她,或者还有些机会。”

    井九收回右手。

    那道仙意只有半尺厚,却仿佛是天地间最强大的屏障,根本无法突破。

    他说道:“是有些不够,那么再多些。”

    ……

    ……

    白刃仙人降临之后,越千门等四名谷主便停止了追杀太平真人,听从白真人的命令,回到了各自的云船上。

    天空里的战斗画面令人震撼,即便他们已经是炼虚境的大强者,也有些神思恍惚。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收到了白真人的最新命令,不禁有些吃惊,越千门更是难得地提出了反对意见。

    白刃仙人很快就会杀死井九,然后接着便是连三月、景尧以及中州派所有的敌人。

    在她的震慑之下,布秋霄与禅子都不敢动,即便青山宗在朝歌城里藏着什么强者,也必然不敢动。

    为何要在这种时刻背信弃诺,让云船强行进攻朝歌城?

    只有白真人知道,那是因为仙人被连三月从白早的身体里逼了出来,无法在朝天大陆停留太长时间,便要离开。

    如果仙人离开,场间局势必然会再生变化,中州派必须趁着现在的大好时机,拿到皇城大阵的控制权,杀死景尧,让一切成为定数。

    不管越千门与那些长老们如何想,谈真人已经离开了朝歌城,中州派便由白真人一言而决。

    十余艘云船再次缓缓启动,向着朝歌城而来,速度越来越快,带起了无数大风。

    布秋霄最先注意到了城南的动静,生出极大愤怒。

    谈真人便与井九约定过,中州派与青山宗五战三胜,现在才打到第三场,就算白刃仙人不可战胜,但你们这算什么?

    作为一茅斋的斋主,他哪里会允许这种背信弃义的事情发生,拿起龙尾砚,便准备带着弟子们进入皇宫。

    ……

    ……

    中州派的云船前一刻仿佛还在天边,下一刻便来到了朝歌城里。

    最前面的三艘云船甚至已经进入了皇城范围。

    在满天阴云的背景下,画面显得极其可怕。

    正在关注高空那场战斗的人们,直到此时才发现了异象,纷纷惊叫出声。

    城墙上的神弩缓慢地抬头,向着天空发出弩箭,在云船腹部炸开,激起一阵阵清光。

    中州派弟子们施出法器拦截,遮天蔽地而下。

    金牛两位供奉对视一眼,没有说话。

    皇城大阵已经被连三月与白刃仙人的战斗给摧毁了,再无法把那些云船拦在外面,皇宫眼看着便要被占领,除了死战,他们别无它法。谁能想到白真人行事竟然如此狠辣而且无耻?

    酒楼里,青儿看着天空里的那些云船,紧张说道:“现在怎么办,怎么办?”

    阴三忽然转身望向南方,微微挑眉,说道:“居然比我还疯?”

    ……

    ……

    满天阴云平静如毡。

    忽然里面生出一道极细的云线,远远看着就像翘起的发丝。

    只有眼力极好的那些修行者才会发现,那根云线的前端是一把剑。

    那把剑非常普通,没有任何特殊之处,普通到出现的时候,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那把剑从云层里落下,落下了最前方的那艘云船,直到快要接近云船的时候,才被中州派的弟子发现。

    中州派以为是青山弟子终于到了,精神一振,舟首阵法启动,便是一道清光迎了过去。

    只听得啪的一声轻响,那道飞剑直接被震飞了出去,然后像石头般落在了宫墙废墟间。

    如此轻而易举便挡住了青山弟子的进攻,云船上的中州派弟子们反而怔住了。

    那位谷主嘲弄说道:“什么破铜烂铁,也敢来丢人现眼。”

    就在这个时候,平静的云层下方再次生出一道细线,细线前端还是一把很普通的飞剑。

    紧接着,十道、百道、千道、无数道细线从平静的云层下方生出。

    每道细线之前都是一把飞剑!

    这时候的云层就像是一块用了很多年的灰色毛毡,上面生出无数个线头。

    无数道飞剑穿破云层,自天而落!

    ……

    ……

    看着这幕画面,那位谷主脸色苍白,厉声喝道:“防御!”

    云船把阵法催动至最大,中州派弟子顾不得侧后方射来的神弩,祭出所有的法宝向着天空落下的无数道飞剑迎了过去。

    朝歌城里响起无数惊呼,人们恐惧到了极点,在他们的眼里,天地间再没有别的任何东西,只剩下了剑!

    剑!到处都是剑!

    无数剑落,密集如雨,四处都是剑啸与剑鸣。

    森然的剑意甚至仿佛要把天地都刺破一般!

    这就像是一场狂暴的雷雨,伞怎么可能遮得住!

    只是瞬间,那艘云船的阵法便靠崩溃,灵帆裂成碎片!

    一道飞剑深深刺入船板里,斩开一道裂缝,紧接着便有更多的剑飞落下来,把那块船板斩成粉碎。

    云船里到处都是木屑与铁片在飞舞,其间夹杂着血水与惨号。

    中州派弟子们不停死在剑雨里!

    那位谷主发出绝望的怒吼,激发全身修为,向着空中轰了过去。

    满天剑雨感觉到他的强大,就像被风拂动,稍微偏了一些方向,于是他这里的雨便大了些。

    轰!数百道飞剑从他的身体里穿行而过,发出一声沉闷的怪响。

    瞬间,这位炼虚境的大强者便变成了一蓬血雾!

    短短数息,那艘云船便被满天剑雨弄得千疮百孔,逐渐崩解,像死去的巨鲸一般落向地面。

    ……

    ……

    极高处的天空里。

    阴暗的云层下方。

    嗖嗖嗖嗖!

    无数飞剑争先恐后地钻出云层,擦着井九与白刃的身边,向着朝歌城而去。

    白刃看着这幕画面,眼神微冷,问道:“这是什么?”

    井九说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招从天而降的剑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