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一剑,好久不见~第四十五章一拳,一个通天

猫腻Ctrl+D 收藏本站

    我还是景阳。

    在场的大部分人听不懂井九这句话,有些人隐约明白他的意思,却又无法确定。

    “这件事情,我想解释一下。”

    元骑鲸向前走了两步,视线在四周的青山剑修与云台里的各宗派代表脸上扫过。

    那些议论声与哗然声渐渐低落下来。

    青山剑律的威严,谁敢无视?

    元骑鲸的视线最后落在中州派的云台上,就在白真人的脸上。

    “景阳师叔当年飞升正要成功之时,没想到被某些无耻鼠辈偷袭,身受重伤,险些身死道陨。”

    元骑鲸收回视线,看着方景天肃然说道:“值此大劫,师叔只得动用事先准备好的雷魂木,将神魂附在万物一剑上,借此回归朝天大陆,以剑为体,所以才会有你说的这些异征。”

    方景天沉声说道:“他自己都承认了是万物一,师兄你何必还要替这个妖物遮掩?”

    井九静静看着他,说道:“如果这样的我是一把剑,那你师父是什么?一截死木头?”

    识别一个生命,究竟是躯体还是神魂为主?

    一只拥有人类灵魂的黑猫究竟算人还是猫?

    居住在人类躯体里的魔鬼究竟是人还是魔?

    对世间的普通人来说,这是一个艰深的问题。

    前朝那些被冥界恶灵占据身体的丧尸孩童,往往会被自己的母亲哭着喊着、挥舞着菜刀、护着,不让朝廷的人靠近一步,更不准对方烧了自己还能动的“孩子”,最后却导致整座城镇变成了地狱……不就是因为这个问题难以解答?

    但对修道者来说,这个问题相对要简单很多。

    无论元婴、剑鬼或是邪道宗派的那些灵物,都是可以脱离躯体存在的独立事物。

    那么在修道者看来,判断一个人的身份当然看的是神魂。

    如果按照元骑鲸的说法,景阳真人当年飞升失败,被迫转剑生,借用了万物一剑的剑体——虽然感觉还是有些诡异——但想来无论青山宗还是别的宗派都会认同他就是景阳真人。

    刚才井九指着眉边说我还是景阳,就是这个意思。

    方景天早就算到井九会怎样应对自己的发难,冷笑说道:“问题在于,坐在椅子里的你……到底是景阳师叔夺了万物一的剑身,还是万物一夺了景阳师叔的神魂?”

    这是问题的关键,也是最难判断的事情。

    万物一是青山首剑,但数百年前便已失踪,根本没有人知道它化成妖形会是什么模样,是不是就是井九现在这样。

    如果井九真的是万物一夺了景阳真人的神魂,便自然继承了景阳真人的所有记忆甚至是修道天赋。根本无人能把他与景阳真人分开来,什么题目都没有用,什么考验也都没有意义。只要他自己不承认,这便是一个死局。

    “对啊!既然谁也不知道到底是前者还是后者,难道就凭你的这张嘴吗?”

    瑟瑟终于忍不住了,从陈雪梢身后跳了出来,冲着方景天嚷道:“什么就万物一剑了?听都没听说过,有谁见过了!”

    “我确实没见过万物一,相信大师兄与柳词师兄也没见过,所以青山才会被其蒙骗。”

    方景天的手在轮椅上轻轻拍了两下,说道:“好在现在的青山还有一个人曾经见过那只剑妖。”

    人们的视线落在轮椅里那个枯瘦老者的身上。

    从最开始的时候,众人就在猜测这名枯瘦老者的身份。

    为何此人油尽灯枯,眼看着便要死了,却被方景天推到此间?

    只是后来接连发生的事情太过震撼,让人们来不及去想这个问题。

    方景天说道:“诸位同道,这位便是莫成峰的泰炉师叔祖。”

    听到泰炉师叔祖这个名字,绝大部分人都没有什么反应,因为从来没有听说过。

    有些人则是想到,连方景天都要喊师叔祖,岂不是意味此人的辈份比太平真人与景阳真人还要高一辈?

    白真人与禅子、水月庵主这样的人自然知道泰炉的大名,也还记得已经消失在青山里的那座莫成峰,不由神情微变,心想此人比太平真人还要老,居然还活着?这可真是难以理解的事情。

    消息的传播往往比弗思剑还要快,天光峰四周的修行者们很快便知道了这位泰炉师叔祖的来历,不由哗然。

    “青山宗居然还有这等辈份的师长,他怎么活到今天的?”向晚书声音微颤说道。

    白真人神情淡然看着峰顶的画面,就像看戏的看客。

    那年在黎明湖畔的墓园里,她站在德老太君的墓前,便已经预言过今天的到来。

    只不过就连她都没想到,泰炉居然还活着,太平真人居然安排了这样的剧情,着实精彩。

    白早再次低下头去,柔弱不胜风,不让人看见自己的眼眸与所思。

    ……

    ……

    泰炉倚在轮椅里,看着远处庐下的井九,淡然说道:“万物一,好久不见。”

    他的语气淡然,眼神却很复杂。

    有杀意也有憾意。

    有嘲弄也有欢喜。

    至于他的声音本身,则像他的身体一样苍老而虚弱。

    所有人听着仿佛都能看到那些枯瘦的文字即将涣散。

    没有人见过万物一成妖后的模样,那么方景天拿出再多证据也无法证明井九不是景阳。

    但泰炉在青山活的时间够长,还真的见过那把剑。

    他说的话会成为最有力的证明。

    井九知道泰炉师叔真的见过万物一剑,就在师兄把万物一逼进莫成峰的那一夜。

    但那并不重要,现在的青山没有人比他更老,便没有人能质疑他说的话。

    就像先前无人能够证明他究竟是景阳还是万物一。

    “好久不见,师叔。”

    谁都听得出来,他是在用景阳的身份说话。

    “剑妖,到了此时还想继续蒙混过关吗?”

    泰炉苍老的眼眸里隐隐现出一丝戏谑的意味。

    井九清楚地接受到了对方想要传递的信息。

    不管你是景阳还是万物一,今天都是死路一条。

    当年莫成峰被血洗,这笔债总是要还的。

    ……

    ……

    忽有风雪笼青峰。

    三尺剑破空而起,直指那辆轮椅。

    元骑鲸看着方景天沉声说道:“师弟,你过线了。”

    现在的青山正道是上德峰一脉,承自道缘真人与沉舟真人,半道被莫成峰师长所乱,直至六百多年前,才在太平真人、景阳真人、柳词、元骑鲸以及夜哮、阴凤两位镇守联手下重续道统。

    当年泰炉真人是莫成峰的天才绝顶人物,死战不降,最终被太平真人关进剑狱里。

    方景天身为上德峰嫡系弟子,太平真人三徒,今日居然私放泰炉出剑狱,甚至可以视同叛门。

    泰炉斜倚在轮椅里,看着元骑鲸冷哼说道:“你这个晚辈守了我几百年,现在我快死了,出来说几句话都不行吗?不要忘记,你师父当年可没有把我逐出山门,那我就还是你的师叔祖!”

    “不错,泰炉师叔祖当年确实有罪,但他终究还是师叔祖,说的话为何不能信?”

    方景天看着元骑鲸说道:“更何况在我看来,让一个剑妖做青山掌门,才是青山弟子最无法忍受的事情。”

    ……

    ……

    随着风雪落下,三尺剑现身,峰顶的温度急剧降低,气氛急剧紧张。

    赵腊月却知道元骑鲸不会做什么,因为方景天已经通天。

    柳词真人化作一场春雨,青山宗便只剩下一位通天大物,虽然靠着井九的设计在果成寺里打退了中州派的步步进逼,稍微缓了些气,但那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对现在的青山宗来说方景天太重要了。

    方景天的地位既然重要,便很难治罪。

    更何况把泰炉带出剑狱,现在看来他有很充分的理由,那就是避免青山让一个妖物成为掌门,继而世代蒙羞。

    不好治方景天的罪,泰炉便能说话,井九便逃不掉剑妖的嫌疑。

    这个局面怎样破掉?

    她面无表情看着崖上的石地面,在心里默默想着,只有让这个老人死掉。

    死,便无对证。

    现在很多青山弟子们已经相信了方景天的话,认为井九就是那个剑妖。

    不要说昔来峰的长老弟子、两忘峰的顾寒等人,就连过南山明显都开始有些摇摆。

    在这种关键时刻,没有人会向泰炉动手,哪怕是吃了神末峰两顿火锅的卓如岁。

    身为青山剑律,元骑鲸也不会在这种关键时刻杀死泰炉,落人口实。

    井九也不能亲自出手,因为那落在世人眼中便是杀人灭口。

    那就只能自己来了,问题是她现在是游野上境,怎么能杀死一位高出三辈的师长?

    泰炉年老体衰,甚至可以说油尽灯枯,但怎么想都应该是位境界高深至极的强大剑修,自己怎么杀?

    更何况方景天的双手一直在轮椅上,那可是位新晋通天。

    ——必须先扔猫。

    赵腊月看着青石地板上的积水与雪屑,在心里这般想着。

    然后她开始默默运转剑元,准备施展出九死剑诀里威力最大、损耗最大、也是最凶险的第七式。

    ……

    ……

    当方景天说出井九不是景阳,而是剑妖时,顾清便抬起了头。

    他看着庐下的井九,脸色有些苍白,眼神有些茫然,微微张着嘴,看着就像一个受到极大精神冲击的孩子。

    有些人注意到他的神情变化,不禁有些同情与感慨,心想遇事从不乱的顾清今天也终于乱了。

    没有人知道,那些都是表象。

    看似紧张惘然的神情下,是一颗依然平稳跳动的心脏与较诸平日更加冷静的大脑。

    顾清比赵腊月想的更多。

    方景天为什么能从剑狱里带出泰炉真人?

    夜哮大人为何没有阻止,它是什么想法?

    这是不是表明元骑鲸师伯有可能被方景天说服,相信师父真的就是那只剑妖?

    当前的局面怎么破掉?

    泰炉真人必须死。

    不能让师父亲自动手。

    自己才是游野初境,怎么才能杀死对方?

    几年前在冰风暴海的时候,他就已经可以破境,却一直强行压制着,那么就在今天吧。

    破境时会引发天地灵气的暴发,那时候的第一剑会拥有成倍的威力,出剑者肯定会受到反噬,但值得冒险一试。

    更何况赵腊月肯定也会出手,还有那个家伙。

    当然,方景天师伯就在轮椅后面,那么……只有请白鬼大人动一动了。

    顾清看着趴在井九怀里的那只白猫,再次快速推演了一番所有细节,觉得成功有几分可能。

    那么便开始吧。

    想着这些话,他已经悄无声息来到了小庐的侧后方。

    第四十五章一拳,一个通天

    赵腊月向前踏了一步。

    数道剑光自她的衣裙里散出,发绳无声而断,黑发散开,便如泼墨。

    同时,顾清向侧方踏出了一步,散发出来的气息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提升。

    宇宙锋无声而起,便要伸向井九怀里的那只白猫。

    从始至终,他们两个人没有对视一眼。

    这种默契存在于所有的青山弟子之间,更何况是神末峰上的人们。

    当年在桂云城,赵腊月与柳十岁杀洛淮南时,也是如此。

    没有人想得到,赵腊月与顾清会忽然出手,或者说没有人敢这么想,尤其是后者。

    在所有人看来,顾清脸色苍白,神情茫然,明显已经被发生在他师父身上的事情震住了。

    感受到他的气息狂暴提升,人们才震惊发现,他竟在破境!

    破境是修行里最重要、也是最艰难的事情,稍微受到打扰便会失败,修行者往往需要做很长时间的闭关准备无论丹药还是道法或者意志然后在师长或者阵法的保护下开始。

    像顾清这样当众破境,真是极其罕见的事情,难道他就不担心出问题?当然更没有人会想到,他的真实目的是借破境之时的天地灵气异动杀人,都以为他今天受到的惊吓太多,走火入魔了。

    人们之所以想不到顾清会选择当众破境,那是他们不知道神末峰闭关以及破境的光荣传统。井九这个异数不提,顾清与元曲以前破无彰境的时候便很随意,赵腊月甚至是在追杀太平真人的过程里破了游野中境!

    当顾清吸引了所有人注意力的时候,赵腊月已经准备斩出九死剑诀里威力最大、也是最为凶险的那一剑。

    自衣裙里飘出的微暗剑光、随黑发轻飘的剑意,那都是后天无形剑体催发至极致的征兆。

    只要白猫被宇宙锋送至方景天的脸上,她便会出剑。

    ……

    ……

    忽然有风起。

    不是罡风,却吹散了所有的气息。

    顾清散发出来的那些狂暴气息被吹散了。

    赵腊月散发出来的杀气也被吹散了,就连后天无形剑体的剑光,都被这风吹的有些黯淡,似乎随时可能消失。

    天光峰间的云海生起无数巨浪,翻滚不安,丝缕如剑,看着令人生畏。

    青山诸峰的长老弟子纷纷驭剑而避。

    八方云台也随之远去。

    云海掀起的巨浪卷向天空,隐隐化作一道剑形。

    这不是真实的飞剑,而是剑意的实质化。

    那道剑意给人一种岁月漫长的感觉,却又像刚初生的凶兽那般暴虐嗜血。

    能让天地生出感应,云海自行拟形的剑意……这已经到了怎样的程度?

    凌乱的黑发在风里狂舞着,苍白的脸上隐隐出现数道血线,赵腊月盯着轮椅里的枯瘦老者,眼里满是愤怒的情绪。

    顾清的破境被这道强大的剑意直接打断,情形更是糟糕,喷出一大口精血。

    泰炉真人看着赵腊月与顾清二人欣赏说道:“你们这两个晚辈如此弱小,居然敢动念杀我……不愧是我青山弟子。”

    云海恢复了平静,那些云台也停止了离开。

    布秋霄看着峰顶那辆轮椅,眼神有些凝重。

    柳十岁在他身后,悄悄收起了管城笔,就像是刚才什么都没有准备做。

    布秋霄看了他一眼,也没有说什么。

    “如此老朽,居然还有如此威势,当年岂不是通天上境!”

    昆仑派掌门何渭看着那边,脸色苍白,喃喃说道:“青山宗……到底有多少个通天?”

    云台距离天光峰顶有数里距离,何渭的声音也不大,泰炉真人却依然听到了。他转头望向那边,翻了一个白眼,带着暴虐与轻蔑的意味说道:“如果我不是通天上境,太平小贼不早就杀了我?为何要把我在剑狱里关这么多年?”

    云海已静,那道巨大至极的剑影却依然未散,就在天地之间,俯瞰着所有生灵。

    看着这幕画面,各宗派的修行者震惊无语。

    谁能想到这位泰炉真人死期已近,但境界依然高深至极,剑道修为更是深不可测!

    果然不愧是青山宗辈份最高、资历最老的老怪物!

    接着有人想到,莫成峰当年有如此恐怖的剑道怪物,居然还是被血洗,泰炉真人更是被囚禁在剑狱里六百多年……

    那当年的太平真人与景阳真人又可怕到了什么程度?

    ……

    ……

    天光峰顶的风雪,是随着三尺剑一道出现的。

    先前那刻,风雪被剑风吹散,转眼间便再次聚集,然后落下。

    数息时间,泰炉真人的身上便多了些积雪,脸上多了数道裂口,却没有血流出来。

    纵然他当年是剑杀天地的怪物,值此油尽灯枯之时,也不可能是元骑鲸的对手。

    “我的精血已干,活不了多久,你何必急于一时?”

    泰炉真人全无惧意,看着元骑鲸怪笑说道:“难道你担心我把这个剑妖给杀了?”

    元骑鲸沉默收剑。

    雪渐停。

    风依然拂白衣,极劲。

    井九从椅子里站了起来。

    被囚剑狱六百年,泰炉师叔果然悟出了一些新的剑道路数,如果让他临死前大闹一场,还真会出问题。

    他望向赵腊月与顾清,眼神温和而认真,然后唇角微扬,笑了起来。

    没有人想到,以赵腊月与顾清的境界,居然敢对泰炉师叔动杀念。

    就连他都没有想到。

    然后他望向了峰顶的那一边。

    “当初我就认为应该直接把你一剑杀了,但师兄惜才,觉得你能想明白,留给青山后人用用也好。”

    井九看着泰炉真人说道:“你想不明白,就应该早早死去,用如此痛苦的方法苟延残喘这么多年,不辛苦吗?”

    泰炉真人微微眯眼,没有想到他居然知道自己的续命苦法。

    紧接着,泰炉真人闻到了一道淡淡的焦糊味道。

    那是用了数十年的老铁锅边缘火起的味道,也是火石在地面高速摩擦的味道。

    这不是因为年老体衰而产生的错觉,而是通天大物的自主感应。

    这种感应意味着杀意,也可能意味着死亡。

    “你这个剑妖难道想杀我灭口?”

    泰炉真人看着井九嘲弄说道。

    下一刻,井九从他的视线里消失了。

    再下一刻,井九来到了他的眼前。

    如此诡魅而快速的闪掠,自然带起了风,风带起了衣袂。

    衣袂里飘出了十余道剑光,比赵腊月先前的剑光明亮不少。

    “先天无形剑体!”有人惊喜喊道。

    “不!他果然就是剑妖!”有人恐惧叫道。

    ……

    ……

    修行界都流传着井九身法如鬼似仙的说法,亲眼看见过的人并不多。

    直到这一刻,人们才知道原来传说毫无虚假,有些人也因此更加相信方景天的话。

    如此诡魅的身法,如此难以想象的速度,甚至远在中州派的天地遁法之上,除了飞剑还有什么能做得到?

    井九来到了轮椅前。

    方景天没有动。

    不知道他是信任泰炉真人的意剑本事,还是有别的原因。

    泰炉真人看着他,在神识里说道:“你不该停下来,不然以你的速度,还真可能打我一个措手不及。”

    井九:“无论在何处出剑,我的剑都是一样的快。”

    泰炉真人:“可问题就在于,你不应该用剑来杀我。”

    云海里的那道巨大的意剑已经消失。

    那剑穿过遥远的距离,来到天光峰顶,在泰炉真人的身前布下了无数道屏障。

    那些都是密密织在一起的剑意。

    便是再强大的仙剑,也无法穿过。

    井九当然知道这些屏障是什么。

    他用来囚禁太平真人与雪姬的“千里冰封”,就是脱胎于莫成峰的这种诡秘剑诀。

    “就算你是万物一剑,终究还是剑。居然想用剑体杀我,你真让我很失望。”

    泰炉真人在神识里遗憾说道:“看来你果然不是景阳,他绝不会犯这种愚蠢的错误。”

    这段神识里的对谈在现实世界里只用了极短暂的片刻时光。

    在绝大多数人的眼里,井九的动作没有任何停顿。

    他从椅子上站起。

    他离开那间小庐。

    他来到峰顶对面。

    他站在了那辆轮椅前。

    他举起了右手。

    向着泰炉真人轰了过去。

    ……

    ……

    是的。

    是轰了过去,而不是斩了下去,也不是劈或斩。

    他的衣袖与手臂上也没有闪现出剑光。

    相反,他的拳头里却散发出了无数道黑光,黑光里又夹杂着一些金色。

    那些黑光极其浓郁,看着就像是冥界的夜色一般。

    那些金色极其尊贵,看着就像是朝歌城的皇位一般。

    泰炉的眼里流露出极其古怪的情绪,大概是在想,既然你是一把剑,怎么会用拳头?

    喀喀声响里,那些由剑意织成的、看似不可突破的屏障,就像是冰块一样纷纷碎裂。

    井九的拳头穿行而过,落在了泰炉的胸口上。

    轮椅散成齑粉。

    天光峰震动。

    云海骤散。

    蓝天如瓷。

    青山无声。

    ……

    ……

    泰炉真人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井九,似乎在问,难道你是一直在等着我离开剑狱来这里?

    井九嗯了一声。

    清风拂过泰炉真人的身体,把他变作了无数粒光尘。

    光尘随风而去,渐渐变得黯淡起来,就如真正的灰尘,落在崖间云里,再也无法找到。

    无数道震惊的视线落在井九的右手上。

    泰炉真人就被这么轰死了?

    就算井九是修行界历史上最年轻的破海境,但他还是破海境。

    就算他是景阳真人转剑重生,他也还是破海境。

    一个破海境,怎么可能用如此简单而直接的方式杀死一名通天大物?

    看着井九的右手,布秋霄的神情更加凝重,明显多了很多警惕的情绪。

    白真人的眼神微动,似乎在推算着什么。

    禅子叹了口气,满满的都是麻烦的味道。

    就算井九是万物一剑,右手再如何锋利,泰炉真人也能挡住。

    不是他的拳头厉害,而是他握着的东西厉害。

    那些参加过问道大会的修道者,比如白早与卓如岁还有奚一云、柳十岁,忽然想起了一幕有些相似的画面。

    当时在青天鉴旁,井九只用了一拳头便废了白千军,如果不是白真人出面,白千军肯定当场就死了。

    那时候的井九用的是左手,手里握着的是那道长生仙箓。

    今天呢?他居然能一拳打死一名通天,右手里握的究竟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