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十章我们一起修行吧

猫腻Ctrl+D 收藏本站

    夜尚未深,小镇的居民还没有睡觉,很多院子里还有灯光透了出来,隐隐可以听到竹牌在桌上被推动的声音。

    水浪打着水浪,激起无数暗沉的花来,夜色下的大泽是那样的宁静。

    那个蚌壳应该沉到了湖底,这就不好找了。

    井九就算现在能动用冥皇之玺的部分力量,也没有了意义。

    赵腊月走到他身边,问道:“跑了?”

    井九说道:“嗯,不过要杀的不是他。”

    赵腊月有些意外,心想值得你亲自出手的人,世间就那么几个,不是萧皇帝还能是谁?

    井九转身向镇上走去。

    小镇居然有家很像样的医馆,匾的侧面还刻着些花,那些碎花被一根细枝穿了起来,不知道是泡桐还是什么。

    深夜时分,医馆已经关闭,但自然拦不住他们几个人。

    伙计揉着眼睛从床上爬了起来,还来不及抱怨,便看到了井九的脸。

    他再次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轻叫了一声,赶紧叫醒了大夫。

    没多时,几封卷宗便摆在了桌上,这些都是最近卷帘人收集的重要情报。

    顾清翻开那些卷宗认真理着。

    卓如岁百无聊赖地打着呵欠。

    赵腊月抱着阿大站在医馆门口,看着街上。

    井九说道:“会元在哪里?”

    “果成寺那件事情发生后,便知道您可能会问,所以一直在查。”那位大夫苦着脸说道:“可会元大师虽然是通化寺的太上长老,这几十年里一直在大陆各处游历,行踪无迹可循,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

    离开医馆后,井九忽然问道:“卷帘人是朝廷的?”

    赵腊月有些意外,说道:“你不知道?”

    井九说道:“应该能想到,只是这些年用惯了他们,没怎么想。”

    赵腊月沉默了会儿,说道:“会元大师应该是不老林里的重要人物,能够隐藏这么多年,想来卷帘人一时半会也无法查到,我们先回青山?”

    井九不想回青山。

    回青山还要与元骑鲸解释冥师的事情,那很麻烦。

    而且他对禅子说过,想再试一次。

    他说道:“去个地方,我带你们修行。”

    听到这句话,卓如岁没什么反应,赵腊月与顾清则有些吃惊,心想这句话说的何其像关心弟子修行进度的师长……问题是除了最开始扔一本剑谱过来,以及开过两场讨论会,你什么时候管过我们修行的事?

    阿大都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心想这是闹什么呢?

    ……

    ……

    在豫郡与北华州的交界处有道延绵千里的山脉,从最北方的隘口出去便是居叶城,往南便是繁华中原。气候在此的分别也是如此清楚,山南是郁郁葱葱的森林,山北则是人迹罕至的陡峭山崖,最高处的峰顶甚至有终年不化的积雪。

    对军队来说,这里的地理位置很重要,对能够自如飞行的修道者来说则没有太多意义,这里没有什么大的灵脉,只有稀疏的灵气,所以南面的秀美山林间只有两三个很不知名的小宗派,北面的崖间偶尔能够看到散修与邪道修行者的踪迹。

    剑光照亮峰顶,赵腊月落了下来,在她的刻意控制下,弗思剑没有发出醒目的血光。

    “北面七十里外,有个山妖正在往北逃,洞里没有人血味道,我没有斩它,南面有人感知到了,没敢过来。”

    那些小宗派的长老最多便是无彰境界,感知到他们的存在哪里敢过来。

    井九盘膝坐下,开始闭目修行。

    “就在这里了?”

    卓如岁看着上方的雪层,看着四周荒凉的山石,觉得好生荒唐,这里的灵气如此稀薄,为什么非要来这里修行?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赵腊月与顾清已经在井九的身边坐了下来,闭上了眼睛。

    阿大很自觉地爬上了井九的头顶。

    卓如岁更加觉得荒唐,心想掌门师叔不是说要带着大家一起修行吗?难道一起修行就真的是……一起修行的意思?您就没有什么丹药给我们?没有什么剑仙秘笈之类的东西要教我们?

    想归这么想,这时候没人听他说话,他也只好坐了下来。

    ……

    ……

    南方三百七十里外有个很小的宗派,叫做玄天宗。

    周云暮是玄天宗硕果仅存的三代长老,天赋异禀,已经修至金丹后期,换作青山宗的境界便是游野初境。

    不要说在如今的玄天宗,便是玄天宗开派以来,也没有谁比他的境界更高。

    前些年他不耐门派事务,把掌门传给了幼徒卢今。

    从那之后,他便一直在风景最佳、灵气最足的后山修行,很少有弟子能有福缘见到他,得到他的指点。

    但这两天很多玄天宗弟子都看到了,师祖居然没有在洞府里,而是站在崖畔的那块青石上。

    他在对着高处的那座雪峰沉默不语。

    周云暮的名字极有诗意,站在青石上凌风而立,衣袂轻飘的模样更是仙意十足。

    弟子们看着那边的画面,心里充满着敬慕的情绪,低声议论着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最多的猜测是祖师的修行到了关键时刻,正在感悟天地之间的至理,随时可能破境。

    整个玄天宗都知道,祖师的金丹后期已经圆满,正在冲击元婴期这个最凶险、也是最艰难的关隘。

    想到这种可能,玄天宗主卢今颁下严令,所有弟子不得靠近那块青石。

    如果这时候有人能够走到那块青石前,便能发现他们的祖师周云暮并不是在感悟什么天地至理。

    他看着那座雪峰,脸色有些苍白,低声地自言自语着。

    “这是哪家的前辈……按道理我应该前去拜见,可如果扰了前辈修行……那可是大罪啊。”

    周云暮看着被云雾半掩着的峰顶,喃喃说道:“只是此间的天地灵气如此稀薄,便是我也只能靠着丹药维持,前辈仙师为何会来这里?”

    按道理,以他的境界甚至根本无法发现井九等人的到来,只是那日他在洞府里修行颇顺,心意畅通,下意识里将神识散于山林之间,恰好遇着了弗思剑。

    像弗思剑这等仙阶飞剑,不要说亲自接触,他看都没有看过,哪里不知道对方绝对是自己惹不起的厉害角色。

    好在弗思剑的气息虽然肃杀,但明显是仙家法宝,不是邪修,他倒不担心对方会来灭了自己的山门。

    周云暮看着那座峰顶,心情极为复杂,羡慕、不甘、嫉妒不一而足,脸上的表情也在不停变幻。

    最终所有的心情归于怅然,然后平静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里忽然落下了一场雨。

    以时间与季节看,这可能是今年最后一场秋雨。

    周云暮依然站在青石上,没有离开。

    明明看不到什么,但不知为何,他就想多看一会儿。

    可能是因为他知道,那里是自己永远看不到的风景。

    峰顶可以去。

    风景却不相同。

    由金丹养成元婴,是绝大多数修行者无法跨过的一道门槛。

    雨水落在他的脸上,慢慢淌落,不如泪水般悲情,就像是清水洗去尘垢,让他更加平静。

    虽不能至,心向往之,看看何妨?

    忽然间他感觉到了些异样,伸手接了些雨水,发现雨水里竟然……蕴藏着淡淡的灵气!

    他的手微微颤抖起来,心想这是怎么回事?

    这里没有完整的灵脉,天地灵气向来稀薄,为何今日这雨水里都有灵气?

    那些灵气极淡,却是能够真实感觉到的存在!

    周云暮的手颤抖的越来越厉害,忽然转身,对着玄天宗里的徒子徒孙们喝道:“所有人都到雨里来!”

    ……

    ……

    那场秋雨过后,果然再没落过雨,但隔不了几天,便开始下雪。

    雪线逐渐下移,便是相对温暖的南山也积了不少雪,更不要说靠近峰顶的地方。

    某处崖前并排坐着四人,被白雪覆盖着,就像是雪人一般。

    当然,某个雪人头顶的白猫还是白猫,只是肿了些。

    南方的天空里忽然有剑飞来。

    那个雪人举起右手,把白猫拎了下来,接过那封剑书。

    冰雪簌簌落下,露出了那张脸。

    风雪再次添了些颜色。

    卓如岁也醒了过来。

    他举起双手放在身前,静静看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嗡的一声轻响,吞舟剑出现在他的双手间。

    剑身上灰色如鳞的那些线条明显变得灵动了很多,仿佛一条即将翻身的咸鱼。

    他沉默了很长时间,问道:“以前你们也是这样修行的?”

    ……

    ……

    (让我们一起来修行吧,一起来學习吧,一起来快乐吧,一起来淋雨吧,天下皆欢颜,祝周末愉快。)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