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十三章润万物而无声

猫腻Ctrl+D 收藏本站

    接下来的那些天里,又有两个人到访赵园。

    他们与一茅斋一样,都隐约猜到井九对这件事情有一定发言权,至少知情。

    果成寺因为禅子的怒意,与青山断绝了来往,所以来的是净觉寺住持。

    井九觉得这完全是脱了衣服淋雨,多此一举,谁不知道净觉寺从住持到香火僧都是从墨丘来的?

    他不待住持开口,直接说道:“不是伏望。”

    净觉寺住持失望离开。

    最后来的风刀教使者,对井九的态度非常恭谨,应该是得到了刀圣的叮嘱。

    看来曹园看到了那一剑的真相。

    井九这般想着,说道:“不是方景天。”

    风刀教使者满意离开。

    秋天很快过去,朝歌城刚进入腊月,便迎来了一场雪。

    冬天已经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这真是令人感伤的一句话。

    在风雪里,井九这样想着,坐剑而起,带着顾清回了青山。

    朝歌城在下雪,天南也在下雪。

    青山九峰就像他离开的时候那般安静,神末峰也是如此。

    往年这种时候,南忘都会要求柳词把青山大阵打开一条通道,把初雪迎进来。

    今年她还在闭关,柳词不在,自然没有落雪。

    井九坐在崖畔,双脚虚踩着云海,看着远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白猫趴在他的身边,显得很老实。

    寒蝉蹲在它的身边,更加老实。

    顾清站在他身后,看着依然青葱的群峰,忽然说道:“要下雨了?”

    明明现在外面是风雪天,他却问的是雨。

    这是整个朝天大陆都最关心,也是很多人最期待的一场雨。

    井九轻轻嗯了一声。

    顾清沉默不语。

    井九在赵园里否决那两个名字的时候,他就在场。

    连方景天师伯都不能成为下一任的掌门,那么会是谁?

    井九说道:“你怎么想的?”

    顾清想起好些年前。

    那天也是一个风雪天,井九就在这片崖畔对他说过一句话。

    你是要做掌门的人。

    想着这件事,顾清的性情再如何沉稳,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是得意的狂笑,而是荒唐的苦笑。

    他怎么可能当掌门?

    如果这件事情真的发生了,不用那些峰里的师伯师叔动手,他自己就往崖下的云海里跳下去,图个清净与心安。

    “元师伯如果继任掌门,对我们确实是最好的事。”

    顾清以为师父是这样想的,也觉得这是最好的选择。

    神末峰与天光峰、两忘峰的关系向来不好,比如白如镜,比如简如云,比如他那位兄长顾寒,只有卓如岁是个特例。

    如果元骑鲸做掌门,天光峰一脉必然要受到打压,想来没有什么精神理会神末峰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元骑鲸可以继续镇住方景天。

    那年云台之役,青山强者尽出,方景天站在虚境里看着神末峰,众人如临大敌。

    顾清当然不会忘记那个画面。

    井九只用一句话便结束了顾清的推理与对未来的美好想象。

    “元骑鲸不愿意。”

    可能是因为天光峰与上德峰争了太多年,元骑鲸大局为重,不愿意青山生出内乱,可能是别的一些原因。

    总之他不愿意。

    顾清怔住了,半晌后说道:“那就只能是广元真人了,他境界高,能服众,只是担心会引发一些别的问题。”

    这说的是广元真人在西海上拦住了布秋霄,让太平真人逃走。

    井九没有在意顾清说的,自言自语说道:“服众啊。”

    看着妩媚的青山,他摸了摸自己的脸,再次坚定了想法。

    他闭上眼睛,开始冥想修行。

    阿大看了他一眼,心想以后要对他更尊重些了。

    于是它没有跳到井九头上。

    寒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抱着寒玉髓啃了两口,然后向后一倒,闭上眼睛,举起前面的四根甲肢,开始吸收天地灵气。

    ……

    ……

    日夜轮转,光影变化,季节交替,外界春意渐深,青山也渐渐醒来。

    广元真人出关、伏望出关、南忘出关……出关的人越来越多,这究竟是冥冥中自有感应,还是什么原因,没有人知道。

    醒来的人越来越多,青山里依然听不到任何吵闹的声音,安静至极。

    井九睁开眼睛,望向云海那边的天尽头。

    赵腊月、元曲、平咏佳以及寒蝉都已经醒来,与顾清站在后面等他。

    井九起身,说道:“走吧。”

    ……

    ……

    天光峰最高。

    今天峰顶的日光依然强烈,只是被那些纷纷到来的剑光夺去了些光彩。

    井九等人来到峰顶的时候,其余诸峰的人都到了。

    剑律元骑鲸、行云峰主伏望、清容峰主南忘、适越峰主广元真人、碧湖峰主成由天,神末峰主赵腊月。

    两忘峰这些年一直不设峰主,那就是除了在隐峰闭关的昔来峰主方景天,所有的青山大人物都到齐了。

    当然,那个人不在。

    这是青山宗多年以来,到的最齐的一次,以往即便是青山议事,也往往是以剑相商,很少亲身到场。

    顾清带着元曲、平咏佳去了崖下。

    过南山、卓如岁与顾寒等人,还有其余诸峰的普通长老与弟子们都在那边。

    墨池与白如镜等天光峰长老,则是站在峰顶稍微靠后些的地方。

    无数道视线落在井九的身上,因为他没有动,还站在原地,就在赵腊月的身边。

    只有六位峰主才有资格站在峰顶,你凭什么站在那里?

    白如镜的脸色有些难看,简如云的眼神微冷,顾寒挑了挑眉,峰间隐隐响起一些议论。问题是,最严厉的剑律元骑鲸没有说话,脾气最大的南忘也没有说话,崖间的数百名青山长老与弟子们,想到那个传闻,也沉默了下来。

    元骑鲸挥了挥手。

    青山大阵开了一条通道。

    所有人都向那边望了过去。

    一道黑线从天边而来,没有任何威势,就这样安静地穿过群峰,来到天光峰顶。

    啪的一声轻响。

    承天剑鞘插进了石碑,回到了它原先的地方。

    ……

    ……

    石碑下方。

    元龟缓缓睁开眼睛,苍老而浑浊的眼睛里,流露出淡淡的怀念。

    它送走过很多代青山掌门。

    这个终究是不同的。

    阿大不知何时从井九的袖子里钻了出来,蹲在地上看着石碑上的那道剑鞘,表现出难得的安静。

    上德峰底,尸狗缓缓抬起头来,望向那道天光的最深处,温暖的眼神深处,多了些悲伤。

    ……

    ……

    一茅斋在千里风廊最深处。

    柳十岁正在用管城笔练字,这是布秋霄给他的功课,练了几年,笔法已然纯熟。

    他手腕上的剑镯忽然震动起来。

    柳十岁依遁着不二剑的想法,起身走到窗边,向着青山的方向望去,才发现起风了。

    ……

    ……

    千里风廊。

    风,持续千万年不停。

    入口处的风势相对稍小些,所以那里还有些建筑,生活着一些凡人,只是生意也不如何好。

    小荷坐在窗边,撑着下颌,看着几天都没有人迹的道路,觉得好生无聊。

    忽然间,她看到了一幕画面,脸色顿时苍白。

    ……

    ……

    一辆马车从丘陵间行来。

    阴凤站在车顶迎着风,羽毛微乱,便如它此时的心情。

    玄阴老祖坐在辕上,稀疏的头发被大风吹得更乱。

    一道悠扬明快的笛声从车厢里传了出来。

    不是冥河摇篮曲,也不是羽化成仙曲,而是人间极普通的黄梅小调。

    只有车厢里的那人与井九知道,柳词是黄梅镇上的人。

    ……

    ……

    三尺剑。

    锦瑟剑。

    皆空剑。

    回日剑。

    潮来剑。

    弗思剑。

    远在千里风廊的不二剑。

    天空里的数百道飞剑。

    还有那把剑。

    所有剑都静静对着石碑上的那道剑鞘。

    青山弟子拜倒于地,齐声道:“恭迎掌门,剑归青山!”

    忽有春雨落下,打湿那道石碑,润万物而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