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十九章谈笑间

猫腻Ctrl+D 收藏本站

    按照井九的性格,他这时候更应该点点头,或者嗯一声,最多就是说一个是字,而不会附着后面那个啊。

    多了这个啊字便多了一些别的意味,大概就是随你吧,都行啊,你想干啥就干啥,看到那轮红日没,有没有兴趣?

    当然,灭掉玄阴宗这件事情,他也很有兴趣。

    那年他就对顾清说过,得找个时间把王小明杀了。

    前些日子柳词也说过,从白城回来的路上,看看要不要把王小明杀了。

    他与柳词都想做的事情,自然应该做一做。

    青儿坐在柳词肩头,听着他们的对话,很是吃惊。

    她知道这位老神仙是很了不起的人,也是她见过的最强的人了,但……那可是玄阴宗呢?

    就算玄阴宗声势不复当年,但还是有无数高手,更麻烦的是以烈阳幡为基础的山门大阵,你们两个人怎么灭掉对方?

    听着她的疑问,柳词说道:“别管那么多,先去砍一剑再说。”

    井九说道:“是啊。”

    ……

    ……

    宇宙锋在晨光里飞行,纵使天空一片红暖,依然那般寂清。

    从云梦山往南不远便进了豫郡,它折向西北而去,化作疾速的剑光,飞了很长时间,终于抵达了居叶城。

    从居叶城继续往前,便会进入冷山的范围,远处已经隐隐能够看到雪山的线条。

    井九当然不会过去,控制着宇宙锋的飞行高度,确保雪山能够遮住雪原那边的所有视线。

    来到冷山深处时,天色已晚,夕阳正在向着遥远的西海坠落。

    天地间一片昏暗,数百里外的烈阳峡散发着如火般的光芒,看着非常清楚。

    井九取出青天鉴,青儿附身而入,他再把青天鉴收了回去。

    柳词很感兴趣地看着他,问道:“这就是藏天下?”

    井九说道:“是啊。”

    他曾经对青儿说过,天宝真灵生而藏天下,但柳词说的自然不是青天鉴。

    微风卷动着地面的草屑,渐渐卷起,欲迷人眼。

    柳词闭上眼睛,开始调息。

    片刻后,他睁开眼睛,左手握住承天剑鞘平举于前,右手握住鞘外的虚无,缓缓向外抽出。

    天地间响起一声剑鸣。

    草屑骤然落下,微风顿时平静,夜空里的流云也都静止在了各自的星辰下方。

    井九再次飘了起来。

    柳词举起右手。

    无数道剑意从天地各处而至,汇聚至他的手间。

    柳词挥手斩下。

    嗡的一声。

    井九消失了。

    一道剑光向着数百里外的烈阳峡而去,无比迅疾,甚至就连视线都无法追上。

    那道剑光所经之处,地面不停裂开,裂缝深入地底,无数岩浆喷涌而出,变成艳丽的火瀑布。

    无数道火瀑布,顺着那条大裂缝,依次喷发,就像在送那道剑光行走,画面壮美至极。

    ……

    ……

    冷山看似荒凉,却与益州外的那片荒山不同,地底有着极其丰富的火脉,也生活着各种各样的生命。

    裂开的地缝里喷涌出无数岩浆,数不清的火甲虫与隐匿其间的妖兽惊恐的四处奔逃。

    地底深处的岩浆河流里,那条金色鲤鱼拼命地向下方流去,直到来到深渊处才停下,眼里满是惧意,哪有火鲤大王的尊严。

    它感受着那道惊天动地的剑意威势,身体瑟瑟发抖,尾巴拍打着那道透明巨墙,发出啪啪的声音,害怕到了极点。

    ……

    ……

    整个朝天大陆都听到了那声剑鸣。

    凡人可能以为是一道遥远的闪电,修行者却很清楚那代表着什么。

    西海上柳词真人惊天动地的一剑,已经传遍了整个世界,包括当时的所有细节。

    玄阴宗的人们也听到了这声剑鸣,却还来不及把这声剑鸣与传说中的那一剑联系起来。

    他们与这一剑隔得太近。

    就连示警都来不及,那道剑光便穿越重重夜色,来到了烈阳峡前。

    嗡的一声,无数团烈火从峡谷四周升起,连在一片,形成一道强大屏障,屏障的表面极其光滑,其间隐隐可以看到无数白骨与扭曲痛苦的脸,不知道当年生祭了多少凡人。

    这便是玄阴宗的山门大阵。

    这座阵法以烈阳幡为根基,养了四十多道鬼泣流,吸火脉灵气以自养,确实强大至极。竟是把那道剑光挡住了片刻。

    片刻后。

    嘶啦一声响。

    屏障表面出现一道裂缝,然后迅速散裂,变成不受控制的灵气,与那些被祭炼的生魂一道向天地间飘散。

    那道剑光飘了进去,峡谷两侧的坚硬石壁上,出现无数道极细却深刻至极的裂缝。

    这些裂缝不是这道剑光斩出来的,而是附带着的剑意造成的效果。

    烈阳峡里惊呼不断,建筑不停倒塌,崖石崩落,烟尘大作。

    剑光在峡谷里继续飘行,无论是法宝还是魔器,只要相遇,便会被切断成碎末。

    玄阴宗的弟子们恐惧至极,变成道道黑烟,向着四处避开,却像雨点般纷纷坠落。

    好在这些普通弟子、哪怕是长老级别的强者,都不是这道剑光的目标,还是有不少人活了下来,藏进了地底。

    剑光无声穿透坚硬的岩石,来到最隐秘的那座洞府里。

    那位七代长老高崖恐惧至极,伸手抓起石榻上的苏七歌挡在身前,却发现那道剑光已经自眼前飘过。

    王小明脸色苍白,眼底的野火猛烈地燃烧起来,烈阳幡发出无数声鬼哭,在他的身体上裹了厚厚的好几层。

    那道剑光消失了。

    烈阳幡里忽然亮起无数道光线。

    这件攻击力可以在修行界排进前十的邪道至宝,居然就这样碎了!

    被烈阳幡裹着的王小明,自然更惨,鲜血如箭般射出,瞬间染红幡面。

    洞府里回荡着惨叫声,他裹着破碎的烈阳幡在地面不停滚动,把血涂的满地都是。

    那道剑光从洞府里消失了,去别处的隐秘洞府里摧毁玄阴宗的历年积累,珍藏的魔器。

    高崖依然举着苏七歌的身体,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

    那个被烈阳幡裹住的血人已经不再动了。

    高崖的脸色更加苍白,苏七歌闭着眼睛,看似已经放弃所有希望。

    这就是传说中的那道剑光吗?

    西海的故事他们听说过,今天也亲眼看到了。

    在这样的剑光下,世间绝大多数事情都失去了原先的意义,比如计谋比如意志。

    这一道剑光应该不会杀死玄阴宗的全部弟子。

    但山门大阵被毁,烈阳幡变成了破烂的裹尸布,青山宗与中州派这些正道门派趁机来写攻,玄阴宗岂不是会被灭门?

    ……

    ……

    远处的某座山峰里,苏子叶看着烈阳峡的方向,青色的脸反耀着火光,显得极其诡异,看不出他此时的心情。

    青山宗在西海处理后续事宜,他自然不会再作停留,连夜赶回了冷山,准备召集旧部。

    有中州派的承诺,他有充分的信心把玄阴宗夺回来。

    没想到今夜玄阴宗面临灭顶之灾。

    苏子叶很清楚这不是无妄之灾。

    玄阴宗本就是邪道宗派,修行的功法很是邪恶诡异,而且他在西海之局里扮演了重要角色,给青山宗带去了很大的伤害。

    这是青山宗对他的惩罚吗?

    那道剑光实在是太可怕了,不过也正因为太过锋利、速度太快,反而给玄阴宗留下了一线生机。

    最锋利的飞剑,斩断一件事物很轻松,想要斩断所有细微的事物,却比较难,不如一把野火。

    今夜过后玄阴宗便算是毁了,那些年轻弟子应该还会有不少活下来。

    留得那些火星,总有一天能够重成燎原之势。

    苏子叶决定待那道剑光走后,自己收拢还活着的弟子,便会离开这里,越远越好,唯一担心的是,中州派看会不会一个残破的玄阴宗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于是毁诺……

    忽然,他眼瞳骤缩。

    北方出现了一道刀光,轰鸣至来。

    群山震动,星光闪避,无物敢挡在其身前。

    看着那道刀光,苏子叶绝望了,青色的脸上写满了茫然与无助。

    他不需要担心中州派会不会再毁诺,也不用再庆幸至少还有些年轻弟子能活下来。

    今夜。

    玄阴宗就此而绝。

    ……

    ……

    即便是世间大物,见着那道剑光,也会心生敬惧,或者心生避意。

    也有那么一两个人,非但不惧不避,反而生出更多豪情。

    那道来自北方的刀光,便是如此。

    但它并非是来此与那道剑光争锋,而是相和。

    这就是高山流水。

    这就是我见青山。

    那道刀光落在了烈阳峡里。

    剑光还在里面飘着。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是一场惊天动地的爆炸。

    轰的一声巨响。

    整座峡谷离开了地面,然后落下。

    所有人都死了。

    高崖、苏七歌、长老与弟子们。

    雄图霸业,至此成空。

    玄阴宗没了。

    ……

    ……

    放眼朝天大陆,只有一个人能斩出这样的一刀。

    刀圣曹园。

    这位孤刀镇风雪多年的修行界传奇,在白城小庙里枯坐多年。

    今夜见着柳词真人这剑,他难得来了兴致,自千里外来了一刀助兴。

    夜空高处,剑光渐隐其间。

    柳词望向北方,说道:“曹园果然不一般。”

    井九说道:“是啊。”

    ……

    ……

    短短数日发生了好几件大事,震惊了整座朝天大陆。

    雾岛老祖被杀,西海剑神被逐,西海剑派被灭,紧接着……玄阴宗也被灭了!

    柳词真人与刀圣联手,世间谁人能敌?

    不要说玄阴宗,就连冷山里藏着的邪道妖人受到波及,也死了数百名强者。

    风刀教徒与镇北神卫军同时进入冷山,开始进行清剿。

    邪道本就势衰,经此一役,只怕没有千年以上的时间,再也恢复不了元气。

    震撼还没有结束。

    数日后,朝天大陆又有奇异的事情发生。

    浊水被染红了。

    这里说的不是商州、南河州、陨阳城哪一段的浊水被染红……而是……万里浊水都被染红了!

    很多民众以为是灾难的天兆,惊恐至极地跪在河畔,不停地磕头,到处都是燃香。

    各地的道观与禅院香火变得旺盛了很多,道士与和尚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安至极。

    朝廷清天司开始急查此事,很多正道修行者也开始在浊水里查找真相。

    这个时候,陆续有无数巨大的尸体从浊水里浮了起来,都是些极其可怕的妖兽,如鬼目鲮这种。

    这些妖兽很多年前被冥部暗自驱使,通过大漩涡,再由海入河,一直藏在浊水里。

    正道宗派清剿多年也没有清理干净,因为这些大妖藏的极深,或者极难被杀死。

    一夜之间,它们居然死光了?

    据清天司事后的报告,浊水变红前的那天夜里,河水两岸不同地方的民众都曾经看到过一道光。

    于是修行界与朝廷都知道了,原来是那道剑光。

    那道剑光用了一夜时间,穿过了整条浊水,从西海到东海。

    修行界震惊无语。

    柳词真人难道是要把青山的敌人全部杀光吗?

    就在这个时候,朝歌城里又传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神皇颁下圣旨。

    景尧为太子。

    钦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