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十三章天空又再涌起密云

猫腻Ctrl+D 收藏本站

    虚境无风无声,静寂的像是坟墓一般,更高处的空域里蕴藏着无数雷暴,仿佛随时会落下,又似乎永远不会落下,看着就像紫色、红色、蓝色的怪物眼睛,盯着下方的一切。

    井九望向自己的右手,同时望向身体的每个部位,确认自己发生了一些很细微、或者说玄妙的变化。

    在荒山破庙里接受柳词的邀请,成为他斩杀南趋与西来的一剑,对他来说就是向那条河里踏出了最重要的一步。

    他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向两个南趋提出的那些问题,终究得到的也是南趋的答案。

    那些并不重要,他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之所以这些年一直拒绝柳词,不愿意走出这一步,是因为他担心另一件事。

    他望向海面上的少明岛,从中州派与一茅斋等正道大派的阵势能猜出来,师兄应该就在那个岛上。

    这是你事先便算好的吗?如果他真是那只鬼,那这场战争到最后可能确实是你获胜,可是你还有机会享用吗?

    想着这些事情,他望向天空里某处,却发现柳词已经不在那里。

    ……

    ……

    天空里飘着雨。

    雨不大,只是略落了会儿便停了,很多修行者的衣服都没有打湿。

    就算脸上落了几滴雨,也没有人想着抹去,更没有人想着用道法把雨挡在外面。

    所有人都还处于那道剑光带来的极度震惊之中,哪里顾得上这些小事。

    那道剑光自天边而来,眨眼便至,重伤西海剑神,瞬杀无数,解体飞鲸,最后在高空里斩了南趋。

    天地为之开,鬼神亦要远避,不管是什么样的文字形容都不足够……

    这到底是什么剑?世间怎会有这样的剑?

    修行者们回想着自己的漫长修道生涯,回忆山门里的古老典籍,发现从来没有威力如此大的一剑。

    这甚至有可能是朝天大陆有史以来最强的一剑。

    无数道视线随着雨水回到场间,落在柳词真人的身上。

    那些眼神里满是敬畏。

    那一剑实在是太可怕了,能够斩出这一剑的人自然更加可怕。

    很多人想起了就在不久前,柳词真人对南趋说过的那句话。

    ——我是青山掌门,自然天下无敌。

    是的。

    有剑在手,柳词就是朝天大陆最强的人。

    即便是天下最强者,斩出这样一剑,依然要消耗极大精神与剑元。

    柳词看了眼少明岛方向,忽然挑眉。

    有风起。

    阴云密布于天空之上。

    ……

    ……

    十二重楼剑算不得绝世之剑,西海剑神却已经接近绝世之人。

    当年他被天近人带离南海雾岛的时候,还只是个少年。

    没有师长,没有宗派,就靠着几本剑书,他只用了两百年时间便修至剑道巅峰,开创西海剑派,这样的人当然很绝。

    在青山宗的极大压力下,把西海剑派撑到了今天,世上有几个人能做到?

    可惜他给自己起的道号叫一剑西来,终究胜不过天外一剑。

    好在当时的青山宗强者们都还在六星剑阵里,只能看着重伤后的他回到了坠仙岛。

    这里是西海剑派的主岛,与少明岛相隔很远,就算山门阵法被破,这里的防御也能支撑一段时间。

    岛东面对着海的那面崖上,有道宽约百余丈、高数十丈的巨大空洞。

    就像一扇巨形的窗户,海雨天风都在其间。

    海面生出一道白线,西海剑神落在了窗里。

    他回首望去,只见天空落下雨来,知道师父已经死了。

    现在想来,师父被称为南海剑仙,坠仙岛这个名字确实不好,当年就应该改掉。

    西海剑神的脸色有些苍白,没有情绪变化,问道:“这都是你们的局?”

    几年前,玄阴子通过苏子叶联系上他,想要配合起来杀死太平真人。

    他不擅长阴谋,也知道如此简单的计划没有任何成功的可能,于是他又通过苏子叶把中州派拖了进来。

    按照最开始的想法,他的目标就是杀死太平真人,然后与师父联手杀死青山里的那只鬼。

    为了把太平真人骗进局里,他把天近人的命都送了出去……结果现在师父死了,西海要灭了,中州派却一直没有出手。

    问题出在哪里非常清楚。

    不管青山宗对西海群岛的进攻如何可怕,不管外界风雨如何骤疾,苏子叶一直留在坠仙岛。

    曾经的玄阴宗少主,邪道最有天赋前途的年轻人,在这场战争里掀不起任何风浪。

    兴风作浪这种事情,在这场战争开始之前他便已经做完了。

    他留在坠仙岛还有个理由,他知道西海剑神一定会回来,问自己这句话。

    “是的。”

    苏子叶平静说道:“从始至终,我要做的事情就是要杀你,这件事情结束之后,中州派会帮玄阴宗找一条灵脉。”

    西海剑神与他隔着数丈,伸手却扼住他的颈。

    一道剑意从苏子叶的眉心喷射而出,正中西海剑神的胸膛。

    西海剑神身体微微摇晃,伤势更重,道树更是险些垮掉。

    就算他今天能逃出去,没有百年苦修,也无法治好伤势,更没有希望再攀剑道巅峰。

    这道剑意很强大,凌厉而森然,带着一道他熟悉的味道。

    他想起来,这是裴白发的剑。(想起朝小树。)

    当年裴白发把这道剑意与残余的真元尽数灌进了苏子叶的身体里,直到这时候才终于显现出威力。

    苏子叶在西海群岛隐忍多年,为的就是这一刻。

    这时候西海剑神只需要动念,苏子叶的头颅便会落下。

    苏子叶平静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多年前,他亲手砍下裴白发的头颅,亲眼看到桐庐的头颅在海里飘着,从那一刻开始,他就没有畏惧过死亡。

    奇怪的是,西海剑神没有杀死他。

    “中州派居然许你一道灵脉……看来青山也要出事。”

    西海剑神面无表情收回手,转身走进洞深处。

    ……

    ……

    南趋死了,西海剑神逃了,西海剑派的弟子死伤惨重,尤其是最后那道剑光直接碾压了所有的对抗意志。

    但这场战争还没有结束,因为太平真人还没有抓到。

    少明岛被冰封,又有龙尾砚始终镇压,太平真人就算本事再大,也不可能无声无息逃掉。

    一艘青山剑舟向着少明岛落下。

    广元真人带着数十名青山弟子便要登岛。

    中州派的云船、一茅斋的苦舟及果成寺、昆仑派等正道宗派的强者们,在半空中注视着这幕画面。

    那座黑山被西海剑神斩去一截,露出光滑平整的石崖,还有隐藏在其间极为复杂的地道。

    最深处的那个石室里,玄阴老祖站在阴三身后。

    阴三看着身前的年轻人,眼里满是好奇与不解,没有说话。

    外面打的再厉害与他也没有关系,反正西海完了。

    南趋会死在那把剑下,那么孽徒应该很清楚自己会怎么做。

    他现在只需要拿到初子剑,便可以离开了。

    今天南趋的手段还有天际来的那道剑光,给他带来了一些启发。

    如今的朝天大陆也只有南趋和那一剑能够触动他。

    拿着初子剑离开西海之后,他便会尝试转剑身,一旦成功,他便会去青山重新来过。

    数十年后,那个孽徒死后,他便可以重新登上青山掌门之位,手执承天剑鞘,用那一剑横扫朝天大陆,完成千秋伟业。

    这很完美。

    遗憾的是,在完美开始之前,他便遇到了一个没想到的问题。

    放初子剑的房间里,还有一个年轻人。

    那个人满身灰土,但掩不住脸上的秀气与稚嫩,眼神却很淡漠。

    阴三觉得这个年轻人和自己很像,苏子叶也是如此。

    世间忽然多出两个与自己很像的年轻人,这真是很妙的事情,但并不好玩。

    阴三微微一笑,说道:“了不起。”

    “多谢真人夸奖。”

    童颜平静说道。

    他的双手握着青天鉴。

    青天鉴对准着阴三。

    嗡的一声轻响。

    一道白光从青天鉴里射了出去。

    那道白光里带着淡淡的金光,有着最纯正的仙家气息,充满着宏大的毁灭意味。

    玄阴子的脸上满是惧意。

    阴三的脸也被照的苍白。

    ……

    ……

    (按照黄阿狗同学的要求,这章继续使用歌词为章节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