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十九章两把剑的相遇

猫腻Ctrl+D 收藏本站

    剑舟缓缓后退,柳词便走进了天空里。

    他凌空而立,静静看着西海剑神。

    他没有说话,所有人都知道他接受了对方的邀战。

    修行者们看他依然负着双手,不禁有些吃惊,心想承天剑在哪里?

    哪怕通天境大物召唤飞剑只需要闪念,但依然需要时间。

    在这种层级的战斗里,难道不应该争取所有时间,提前把飞剑召唤出来吗?

    海风在柳词与西海剑神之间的天空里拂过,卷起长达十余里的细浪。

    清丽的阳光在这一刻也发生了折射,仿佛凌厉了很多。

    很多修行者忽然觉得眼睛有些刺痛,下意识里流下泪来。

    只是对峙,两位大物散发出来的剑意便已经是如此厉害,根本无法直视。

    对青山宗来说,这场绝世强者之间的战斗并不划算。

    但柳词是青山掌门,剑西来拔剑,自然要相迎。

    两道强大至极的气机已经隔空锁死彼此,双方随时可能出剑。对方也是朝天大陆的最强者,柳词在这种时候不可能分心去想别的事情,比如自己其实并没有剑,比如南趋在哪里……

    就算南趋如井九预算的那样忽然出现,他也只能暂时不管。

    青山皆在此,南趋就算出现又能如何?

    如果南趋想趁机前去偷袭青山,那么自然会有惊喜等着他。

    ……

    ……

    在冰封的海面上,少明岛就像是落在雪霜里的一颗黑宝石,最上方已经被西海剑神一剑斩平,光滑至极,把阳光反射出更好看的颜色,如果仔细观察,还能看到一些地道。

    上德峰的剑舟在天空高处,居高临下地注视着这个画面。

    不远处是中州派的云船、一茅斋的苦舟,云里隐隐传来果成寺讲经大士们的颂经声。

    太平真人就算再厉害,也没有办法在这样的阵势下跑出去。

    元骑鲸看着阴凤尾羽上的血渍,并不是担心它敢反抗命牌的意志潜入少明岛去帮助师父,而是觉得有些别的问题。

    那片血渍里有个很小的气泡,气泡里隐约有个很小的黑点。

    遥远的荒山破庙前,那盏红灯笼烧破的时候,这个小血泡也破了。

    血泡里的小黑点来到空气里,迎风而涨,迅速变成了一个小孩子。

    那个小孩子穿着深色的对襟衫,梳着小髻,脸色苍白如鬼,身形瘦小如鬼。

    “真是见鬼了。”

    元骑鲸的白发被风拂动,显得得有些沧桑。

    他的神情还是那般木讷,声音却有些感慨。

    南趋的剑鬼,就这样突兀地出现在青山剑舟里。

    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

    就连阴凤都没有反应过来。

    擦的一声轻响,那只剑鬼童子穿过了元骑鲸的身体,掠出了舱外。

    直至此时,冰面上的三尺剑才破空回到船舱里。

    南趋的剑鬼童子原来一直隐藏在飞鲸的身体里。

    飞鲸假意要撞击少明岛与太平真人同归于尽,被阴凤拦截。

    剑鬼童子顺着鲸血染在阴凤的尾羽上,借此避开青山弟子的剑阵直接进入剑舟,拉近了与元骑鲸之间的距离。

    更重要的是,元骑鲸的三尺剑一直在海面上,维持着对少明岛的冰封。

    这一切听着似乎很简单,却需要掌握阴凤与太平真人的真正关系,明白元骑鲸对太平真人的真实想法。

    这可以说这是修行界历史上最成功的偷袭之一。

    三尺剑归来,元骑鲸的身体迅速被极厚的冰雪覆盖,看不到有没有伤口,但从委顿的气息来看应该受了重伤。

    来到船舱外的剑鬼童子,明显也变得淡了很多。

    玉山师妹最先发现了这个诡异的事物,惊呼示警。

    青山弟子临危不乱,反应极其迅速,无数道剑光斩落。

    只是瞬间,剑舟的温度便下降了很多,甲板上起了一层浅浅的霜。

    剑鬼童子在霜雪之间飘行,竟是仿佛比那些剑光更快一些。

    段莲田重重地摔倒在地,没有了呼吸,胸腹处出现一道大口,剑丸竟是被直接斩成了碎片,飞剑无主,斜斜飞向海面。

    阴凤掠出船舱,发出一声愤怒厉啸,黑羽如剑,斩向剑鬼童子。

    然而剑鬼童子的身法极其诡异,如非真实的光影一般,竟在避开阴凤攻击的同时,继续着自己的杀戮。

    迟宴闷哼一声,断臂而退。

    鬼影飘飘。

    剑鬼童子完全超越了所谓剑道的理解范畴,倏乎间倒退数十丈,擦着阴凤的羽翼,来到剑舟某处。

    “护住师妹!”

    上德峰弟子们集齐飞剑斩落。

    鲜血四溅,不停有人死去。

    天空里的风雪忽然变得狂野起来。

    剑鬼童子身形微滞。

    下一刻,他令人震惊地潜进了剑舟里面。

    人们猜到这个怪物想做什么,却已经来不及阻止了。

    只听得喀喇巨响,剑舟阵核被毁,从高空向着地面落去,再也无法承载如此巨大的重量,散成无数碎片。

    上德峰弟子们纷纷驭剑而起,有些重伤以及死亡的弟子,则是随着那些剑舟碎片一道下落。

    阴凤厉啸,飞天而起,在天空里不停追逐着那道小而飘渺的鬼影。

    剑光闪现,别的青山剑舟有弟子前来相救,却被剑鬼童子瞬间杀死三人。

    风雪再骤,天空里忽然出现一个透明的冰团。

    剑鬼童子被困在了冰团里。

    但没有维持多长时间,冰团便生出无数道裂缝,就此散开。

    元骑鲸站在风雪里,盯着天空里的某一处,长发披散。

    他双手握着三尺剑,向着那片斩落。

    无数风雪笼罩西海。

    剑鬼童子的身影在其间若隐若现。

    不需要命令,所有青山剑舟的飞剑都向那边飞了过去。

    数百道飞剑,带着数百道凌厉的剑光,穿透风雪,追杀着那道身影。

    如此阵势,即便是再强的魔头与冥部妖人也绞杀了。

    但柳词知道这还不够,因为对方是世间最强大的剑仙,而且明显处于极其诡异的状态里。

    他看着风雪里的那道身影,细眉微挑,便要出剑。

    西海里忽然生出无数道潮水。

    十二重楼剑至。

    轰的一声巨响。

    潮水散于无形,海风吹乱风雪。

    各宗派的修行者抬头望向天空,只见极高处的虚境里,隐约有两道极高大的身影正在对战。

    雷电不停落下。

    ……

    ……

    荒山破庙里。

    井九看着南趋,向前走了一步,右手便很自然地握住了对方的手。

    南趋的手很苍老、很冰冷、满是皱纹,不像是手,更像是没有生命的事物。

    无数道剑光,从他们握着的手里喷薄而出,向着四面八方飘去。

    南忘身体里的隐伤受到剑意的牵引,再次发作,用头抵着井九的背,脸色有些苍白。

    白猫蹲在井九肩头,盯着南趋的眼睛,不停琢磨着出手的时机。

    别的时候可以怂,但今天甚至可能涉及到青山宗的存亡,它身为青山镇守,绝不能退。

    剑光继续从井九与南趋紧握着的双手间飘出,就像是雪花一般,然后从天空慢慢落在废墟里。

    铮铮铮铮!无数道剑鸣之声响起,破庙废墟与石砾被切割成了最细的微粒,被风卷起。

    那些风很快也被切碎了,变成最温润的春风,落在井九的脸上,他的神情没有任何变化。

    南趋看着他感慨说道:“果然是完美之剑,可惜你现在的境界太低。”

    这依然说的是剑随人起的道理。

    井九说道:“你现在就是一把剑,连境界都没有。”

    这说的是养剑鬼而夺魄的法则。

    南趋微异说道:“没想到你连这也懂。”

    井九说道:“你当年道树被斩,走上了逆修成剑的道路,身体确实坚不可摧。”

    南趋说道:“是的,现在很难有事物伤害到我。”

    井九说道:“我很特别。”

    是的,破海上境的南忘也无法伤到南趋,但他可以。

    南趋的手腕上出现一道极细的裂口,紧接着,他的虎口上也出现了一道裂口,可以看到里面的血肉。

    诡异的是,那些血肉是灰白色的,看着真的很像干尸。

    “没有境界,才尽是实在。”

    南趋看着他说道:“你的问题就在于你试图把剑修出境界,那当你境界低的时候,这剑也就不那么特别。”

    话音落处,井九的衣带飘落了一截。

    紧接着,他的头发也飘落了一段。

    再接着,他的一截耳垂落了下来。

    白猫看着他耳朵上的那滴血珠,震惊的无法言语,心想你居然受伤了?

    南趋看着他微笑说道:“不放手就会死,你怕不怕?”

    剑鸣在继续,在天地间不停响着,有些扭曲,如嗡鸣一般。

    剑光不停乱飘,斩断能够遇到的一切。

    井九在山村里对柳十岁说,自己最擅长的便是切断。

    今天他终于遇到了另外一个和自己同样擅长切断的人。

    只不过一个以人为剑,一个以剑为人。

    正如南趋说的那样,他的境界还是太低,如果坚持不放手,真的会死。

    井九不想死,但也不会放手。

    他对南趋说道:“青山剑阵要来了,你怕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