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十九章杨柳岸无题

猫腻Ctrl+D 收藏本站

    在青天鉴幻境里,卓如岁刺秦没有成功,但他与白千军谁强谁弱非常清楚,便是中州派的长老们也无法否认。

    白千军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宰相府里的宾客已经猜到他与卓如岁的来历,很是震惊。

    这只是朝歌城里的一次提亲,哪怕双方是宰相府与国公府,又何至于惊动这些本应远在世外的仙师?

    有些宾客很快便想明白了,就像神皇陛下亲自指婚一样的道理,这门亲事代表着更多的东西。

    如果宰相愿意与井家联姻,这便说明他与朝中官员有可能支持景尧皇子继位。

    问题在于,一茅斋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宰相不可能同意这门婚事,青山宗难道准备强行推动?

    ……

    ……

    不管是立储还是这门婚事,都是不可能靠武力推动的,至少现在不行。

    顾清站在树下,看着正与白千军对峙的卓如岁,在心里这样想着。

    这是一个很难解的局,青天鉴幻境里,咸阳城的那把火已经说明了一切。

    那就只能走别的路子。

    按照卓如岁的想法,不如直接把相府七小姐抢走,然后连井梨一道送回青山,但顾清知道这样做会带来很多后续的麻烦与坏处。最重要的是,师父要的结果明显不是这个。

    顾清看着那位相貌英俊,气度沉稳的詹国公世子,眯了眯眼睛。

    这位世子是个人物,哪怕提亲的日子遇着这样的变故,依然保持着平静。

    稍后看到那位姑娘与自己的儿子的时候,你还能这样平静吗?

    ……

    ……

    离宰相府不远的街上有间珍宝行。

    这间珍宝行是顾家的。

    天南大族顾家,经过数十年的努力,在鹿国公府以及赵府的帮助下,终于在朝歌城里占稳了脚根。

    在最隐秘的房间里,顾家掌拒望向那位抱着孩子、脸色苍白、风韵犹佳的shǎo fù,说道“不用担心,按照我们事先说好的办,我们会带你离开朝歌城,让你嫁个老实人,还会给你准备足够的银钱。”

    这位shǎo fù曾经是朝歌城青楼里最红的姑娘,前些年被詹国公世子私下赎,安置在别院里,生下一个女儿。去年詹国公府意欲与宰相府结亲,自然要把这件事情抹干净,只是谁也没想到,她没有死,而是被顾家藏了下来。

    shǎo fù想着那夜冲进别院的顾家管事,脸色更加苍白,把孩子抱得更紧了些,点了点头。

    按照原定计划,这时候她便会被送进宰相府,当着满院宾客与宰相的面,讲出这个真相。

    就在这个时候,一位书生走进了房间。

    这里是珍宝行最隐秘的房间,他是怎么走进来的?

    他看着那位抱着孩子的shǎo fù,怜惜说道“落在顾家手里,也落不得好,如果你不怕吃苦,不如去斋里作个洗衣妇,每月挣的银钱少些,但孩子可以免费听课,倒不失为一个出路。”

    ……

    ……

    没过多长时间。

    那名书生从珍宝行里走了出来,然后去了宰相府。

    岑相爷看着他,有些意外,向前迎了两步,说道“云师弟为何会来这里?”

    那书生正是一茅斋的奚一云,对岑相爷行了一礼,说道“老师也来了。”

    听着这话,宰相府里一片哗然。

    布秋霄是何等样的身份,居然会在这里出现吗?

    奚一云接着说道“他让我转告师兄几句话,但在此之前,我想与青山宗的道友说几句。”

    听着这话,相府里的宾客们有些失望,紧接着又有些激动。

    青山宗与中州派为了这门婚事已经闹了起来,现在一茅斋也要出手要替宰相大人撑腰了!

    有些出乎意料的是,奚一云没有望向卓如岁,而是望向了人群外的树下。

    无数道视线随之而去,落在树下那道身影上。

    奚一云对那人说道“景尧皇子的老师,居然动用这等下作的手段,实在是令我有些失望。”

    宾客们这才知道,那个看似寻常无奇的男子居然便是青山顾清,很是吃惊。

    顾清没有等到那个jì nǚ出现,便知道这一局被人破了。

    不过无所谓,他还为詹国公世子准备了好几样手段,这八天时间不是白过的。

    一茅斋在朝歌城里的影响力再大,也不可能尽数破了。

    但首先他需要回答奚一云这个问题,因为他代表着青山神末峰,还有景尧皇子。

    “你不愿意当景尧的老师,却为詹国公世子这等下作的人渣开脱。”

    顾清从树下走了出来,看着奚一云认真说道“我不止失望,更是愤怒。”

    场间一片哗然。

    詹国公勃然大怒。

    奚一云认真问道“那是一年多前的事情了,如果你真想救那个姑娘,想打抱不平,为何要等到现在?”

    顾清说道“你想说我心机深刻?”

    奚一云说道“不错。”

    顾清说道“我不是柳十岁,只想着打抱不平这种事情,我是商人,救人自然要有回报。”

    听完这两句对话,詹国公世子的脸已经苍白如纸。

    卓如岁忍不住了,说道“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奚一云挑眉说道“此事稍后再提。”

    顾清有些生气,说道“为了不与我青山弟子联姻,宁愿岑姑娘嫁给一个人渣,你的书究竟读到哪里去了?”

    “你误会了,我也反对岑姑娘嫁给詹国公世子。”

    奚一云摇了摇头,然后望向宰相大人说道“这也是师父的意思。”

    场间又是一片哗然。

    顾清有些意外,问道“那你为何要问我那几句话。”

    奚一云沉默了会儿,说道“我只是想不明白,你们究竟是用了什么样的手段……居然能让师父改变主意。”

    ……

    ……

    旧梅园里有片小湖。

    湖畔有片密林。

    林里有座旧庵。

    当年天近人曾经在这里住过。

    春风拂着岸上的杨柳,没有下棋的声音烦心,很是舒服。

    湖上有桥,桥上无人。

    布秋霄站在湖边,看着湖水里的杨柳倒影,蓝色的长衫如天空般落在水中。

    这位一茅斋斋主气度不凡,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井九从桥上走了过来,说道“我在信里说得很清楚,你先把这门婚事喊停,然后我们再来谈别的。”

    布秋霄说道“我已经让奚一云去了。但你应该清楚,婚事可以喊停,也可以随时重新开始,就算詹国公世子嫁不得,朝歌城总有很多能嫁的人,所以我希望接下来谈的内容,值得我专程走这一趟。”

    井九没有接话,向树林里的那座旧庵走去。

    ……

    ……

    {非常努力地从哈尔滨赶回来写的,情节是早就定好了的,不是蹭热点,只是巧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