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68章 细细的红线

猫腻Ctrl+D 收藏本站

    越往深处去,通道越是幽暗,宇宙锋在离地两尺的地方无声飞行,如鬼魅一般。

    青儿离开庵堂后,第三次联想到坟墓这个词,感受到身体有些冷,下意识里靠向井九,抓住他的衣领。

    通道两侧是坚硬的、刻着符文的石壁,石壁里面隐藏着强大的禁制阵法。

    这里就是传说中的青山剑狱?为什么井九要来这里?

    青儿感觉到崖壁里散发出来的寒意,想明白了原因。

    上德峰底有一条寒脉,这里是青山群峰里最冷的地方,最适合雪姬修行、生活。

    她不知道的是,平时的剑狱不会像现在这般平静,通道两侧的囚室会散发出来如山如海的狂暴气息。

    那些狂暴的、阴暗的、污秽的气息,哪怕只是一丝便能污染普通修行者的道树,直至摧毁他们的道心。

    那些石室里关押着很多境界实力恐怖的妖魔邪神,在世间都是可以止小儿夜啼的凶物。

    但今天这些囚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拼命地收敛了气息,不敢有一丝外泄。

    雪姬坐在宇宙锋的最前面。

    她蒙着被子,没有向两侧的囚室看一眼,没有主动释放威压,甚至用承天剑意压制着气息,但那些囚犯们依然清楚地感觉到了她的存在,生出无限恐惧。

    那些妖物更是已经跪在了囚室的地面上,对着石门外以额触地,不敢起身,以此表示臣服。

    高阶生命对低阶生命的碾压,在这一刻展现的无比充分。

    井九看着雪姬的背影沉默不语,不知道在想什么。

    雪姬忽然嘤了一声。

    井九眼瞳微缩,然后很快回复正常,说道:“你的子民我会寻找合适的机会放出去,送回雪国。”

    雪姬没有再说什么。

    宇宙锋无声飞行,很快便来到剑狱的最深处。

    这里却不是最黑暗的地方,前方隐隐有灯光传来,照亮了石壁与地面。

    一间囚室里忽然响起脚步声。

    井九知道这间囚室里关着的是泰炉师叔。

    这位青山现存辈份最高的长老,也因为雪姬的到来而感到了震惊,想要看两眼。

    越往剑狱深处去,空气越来越干燥,通道越来越宽敞,直至变成一个大厅,地面铺着青石板,四周悬着明灯。

    大厅右边有条通道,两侧的灯光连成两条线,直指极深处一间孤伶伶的石室。

    宇宙锋无声无息向着那边飞了过去,没有遇到任何阻碍,通道两侧也没有任何禁制、阵法的气息。

    那间囚室里的陈设很简单,但很完备,除了床还有桌子以及各种器具,都很精美。

    石壁上有细水如泉般落下,溅出珠玉,法器投射出来的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被雾气衬得更有仙气。

    青儿心想这才勉强算得上待客之道,前面那些阴森可怕的囚室哪里是能住人的地方,只是……这间石室还是简陋了些,希望雪姬殿下不会有什么意见。

    “这里有一道寒脉,可以保证你的需要,你在这里暂时休息一段时间,然后再看如何处理。”

    说完这句话,井九带着青儿离开石室,向通道那头走去。

    他的神情很自然,脚步很稳定,靴底落在地面发出的声音不轻不重。

    石室的门缓缓关闭。

    井九继续向前走着,沉默而平静。

    但不知为何,一道紧张而压抑的气氛渐渐弥漫开来,笼罩了整条通道。总裁的不二妻

    忽然,石室里传出雪姬的嘤嘤声。

    井九就像是没有听到,继续向前走了一步。

    这一步落下去,便是第十三步。

    铮!铮!铮!铮!

    安静的通道里忽然响起十余道清亮的剑鸣声。

    青儿小脸苍白,感受到极大的恐惧,回首望向石室,只见十三道剑光出现在通道里,然后敛入石壁,只留下无数道凌厉而肃杀的剑意,如余韵般不曾消退。

    那些剑意强大到了极点,也可怕到了极点,境界也高到了极点,她便是看一眼都会不寒而栗。

    原先没有任何异样的通道,只是瞬间便被这座禁制剑阵封住,中间仿佛横着十余道天堑,根本无法穿越。

    这是怎么回事?

    青儿震惊地望向井九,发现他的脸色也很苍白,显得极其疲惫,仿佛消耗了很多精神,但神情却又似乎放松了很多。

    这道禁制名为万物冰封,脱胎于青山剑法里的锁清秋,威力与层次则是要高出无数倍,由十三道剑阵组成,里面蕴藏着无数道剑意。

    井九离开石室后走了十三步,通道里出现了十三道剑光,这并不是他在布阵,而是在关门。

    “我说请你来青山休息一段时间,只是这段时间需要多长现在还无法确认。”

    他没有回头,望着前方被灯光照亮的大厅说道:“在找到合适的方法之前,我只能先关着你,这是唯一的解决方法。”

    石室里安静了很长时间,然后再次传出雪姬的嘤嘤声,有些微弱,不知道是愤怒还是难过。

    “人类在无法控制一种强大的力量之前,很难信任这种力量,甚至宁肯把这种力量毁灭。”

    井九继续说道:“你应该很清楚这一点,所以请同意我的做法,而且请不要生气。”

    说完这句话,他没有再作停留,向外走去。

    青儿看着他震惊无语,心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不是请雪姬来青山做镇守的吗,怎么忽然把她关进了剑狱里?

    难道在庵堂里你说的话都是假的,只是想把她骗到青山来?

    井九没有说话,继续走着,脚步还是那样稳定,落在地上,发出的声音如先前一样不轻也不重。

    不知道他此时的心情,究竟是沉重还是轻松,还是说根本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青儿觉得更加寒冷了,不是因为剑狱底的寒脉,不是因为通道两侧囚室里的那些恐怖妖魔。

    她觉得井九好可怕,不敢再坐在他的肩上,悄悄回到青天鉴里。

    井九知道她在想什么,没有出言解释,也没有理会,走到了尸狗身前。

    天光落下,照亮井底。

    尸狗与他对视一眼,没有说话,却清楚地感觉到了彼此心里的沉重。

    ……

    ……

    是的。

    井九同意童颜的做法,带着沉睡里的雪姬离开冷山,没有通知青山,也没有通知白城,包括在庵堂里等着她醒来,与她说那些话……都是假的。

    这不是阴谋,不是诡计,不是冷血,不是贪心,不是无耻,而是唯一的解决方法。

    雪姬是女王的后代,如果无法控制,来到人间,极可能会给人族带来覆顶之灾。

    所有的修行宗派,包括果成寺,甚至是玄阴教这样的邪道宗派都会要求杀死她。重生之我是神君

    这情形与当年的太平真人没有什么区别。

    把雪姬留在青山当镇守?这是没有可能的事情,绝对会引来举世围攻,就算青山不怕……可是为什么?

    基于某些原因,与同情无关,井九不希望雪姬死去,他便必须想办法关住她,而且是真的能够关住他。

    放眼朝天大陆,有什么地方能够关住雪姬?

    镇魔狱不行,就算苍龙没死也关不住雪姬,因为它是活物,更何况苍龙现在已经死了。

    只有青山剑狱,而且只能是那间囚室。

    那间囚室曾经关押过太平真人,提前便布置好了万物冰封的强大禁制。

    当初井九能带着赵腊月走进那间囚室,因为他是这道禁制的钥匙。

    今天他带着雪姬走进那间囚室,再走出来,这个过程便是用钥匙重新关上了那些门。

    现在他的境界远不如当年,无法重新布出万物冰封阵,但门还是当年的那些门,钥匙还是那把钥匙。

    雪姬就算再成长一些,也还暂时不及太平真人当年的境界实力,那间囚室能把太平真人关三百年,便也能关住她。

    离开囚室的时候,井九表现的很平静自然,实则紧张到了极点。

    不是因为愧疚或者怜惜而生出的心理挣扎,他只是担心雪姬发现了问题,提前冲了出来。

    这是他生命里最艰难的几步。

    如此紧张的时刻,在他漫长的生命里也只经历过三次。

    第一次是六百多年前青山内乱,他跟着师兄吃了顿火锅,提着剑向莫成峰走去。

    第二次是三百多年前,他与柳词、元骑鲸吃了顿火锅,提着剑向师兄走去。

    还有一次就是今天。

    ……

    ……

    通道里,剑意已经尽数隐入石壁里,感受不到半点凌厉的意味。

    但除了世间最微小的那些事物,比如镇魔狱里的蚊子,再没有活着的东西能够通过这里。

    雪姬裹着被子,静静坐在囚室里的床上,看着有些可怜。

    忽然,她抬头望向某个地方。

    啪的一声轻响。

    一粒极小的冰晶落在地面,摔成粉碎,看不清楚是什么。

    那是一只镇魔狱的蚊子。

    井jiǔ píng着这些谁都看不到的蚊子做了很多事情,对她却没有任何意义。

    下一刻,很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雪姬的脸上忽然出现了一道细细的线,从左边延向右边。

    就像有只无形的笔,在那里画着。

    那道线很红,像血一般,然后慢慢分开。

    雪姬咧嘴,无声地笑了起来。

    似乎对这一切很满意。

    ……

    ……

    〔前天夜里带外甥女去泡温泉了,新年愿望实现了一个,半夜去看星星的时候,领导在湖边喊,你们要不要躺着看,我与外甥女便老实地躺了下去,确实星空更加动人,但也很冻人啊……过了段时间,浑身寒意地爬起来,回到湖边,发现领导面带微笑,很是满意的样子。〕